八 富二代(第1/2页)
    两人的饭很快就端了上来,关晴点的是石锅拌饭,王荣荣只点了一份蔬菜沙拉。

    这种由鸡蛋、豆芽和泡菜覆盖的拌饭在外观上确实给人以丰盛的感觉,然而当你把饭和菜部拌匀之后,就会发现能吃到的菜实在少得可怜,充其量不过是给米饭增加点酸爽的味道而已。

    一分钱一分货啊,当填饱肚子吧。

    关晴用勺子把饭里里外外的拌匀,然后一大口塞进了嘴里,这么一大锅米饭,填饱肚子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关晴指指王荣荣面前的沙拉,“你就吃这个吗?”

    “我正在节食。”

    王荣荣为了减肥,交待服务员沙拉也不要放,所以那碗蔬菜沙拉里除了蔬菜别的什么都没有,颜色看着挺漂亮,绿的黄的和红的,很养眼的一大碗,吃起来就完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王荣荣兴致索然地叉了个小番茄,塞到嘴里,实在是味同嚼蜡。

    对面的人吃得大快朵颐,很快半碗米饭被关晴消灭了。

    王荣荣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胃口这么好的女孩了,特别是还长得这么苗条的。

    根据她以往的经历,那些但凡自认为有些姿色的,在进食方面无不是挑剔拣四,挑精捡瘦的,从吃饭的卫生环境,服务员的高矮胖瘦,到菜品的口味搭配,都要评论上一番。

    象关晴这样不带一丝作秀的她还是第一次碰上。

    感觉很亲切。

    当然,王荣荣也是有自己的小心眼的,她看了看自己在光洁的勺子上留下的倒影,原本就是圆圆脸的脑袋看上去几乎可以拿来当球踢了。

    王荣荣用近乎哀叹的口气说,“为什么我每天只吃那么一点点,却还是那么胖呢?”

    这个问题关晴可回答不了。

    王荣荣又往嘴里塞进片生菜,“我有时候真想变成一只北极熊。”

    关晴:?

    “冬天一觉醒来就变瘦了。”

    关晴:……

    关晴想起个问题,“公司这次招了几个新人?”

    “招了两个,除了你以外,还有一个是助理设计,其余有十几个人都被淘汰了。”

    关晴饭咽得太快,堵在嗓子口半天没有下去,又喝了一大口汤,才咽下去了,“我其实本来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王荣荣好奇心上来,问,“打听个八卦,我听说程娟和韩天原本已经拒绝你的求职要求,后来是在郑总的坚持下才把你招了进来,你该不会是郑总认识的什么人吧?”

    走关系在公司里是一件正常不过的事,前台就是靠着程娟的关系进的公司。

    关晴愣了愣,“郑总?”她想起面试那天吊儿郎当的那个年轻人。

    “就是那个穿着破洞裤的郑总?”

    “他那条裤子可是范思哲的,好不好。”

    关晴直摇头,“我不认识他。”

    王荣荣眨眨眼睛,“那他为什么要力排众议把你招进来?”

    关晴自己也很想知道原因。

    王荣荣语气暧昧,“会不会是他看好你?”

    关晴歪着头想了想,自己好象没什么是能拿得出手的,究竟是什么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潜力股?

    “他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第一次看见我就知道我以后有发展前途?”

    看着关晴一脸懵的样子,王荣荣也是服了,她叹一口气,“怪不得你差点踩了前台的坑自己还不知道,你可真是够后知后觉的。”

    王荣荣说得委婉,关晴还是明白了,这不是拐着弯说自己笨吗?

    “那你说是为什么?”

    王荣荣拨拉着碗里的玉米粒,看着关晴津津有味地把最后几口饭放进嘴里,吞了几下口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你知道我们私下里都叫郑总叫什么吗?”

    关晴觉得吃饱饭的身体又开始充满活力,又端起桌上的大酱汤,一口气喝了半碗,擦了擦嘴,“叫什么?”

    “郑三多。”

    “哦,这个名字有什么说法吗?”

    王荣荣把郑总的情况简要介绍了一下,声色公司有一正一副两位经理,王义刚是正的,公司的业务都由他负责,郑总虽然是副职,而且是个不管事的,但王义刚很多事情都要听取他的意见,原因就是郑总的父亲是总公司最大的股东。

    “哦,”关晴点头,“就是说他是富二代。”

    怪不得那天自己看见他的时候感觉有怪怪的,有些人天生就是好命,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一辈子也不用和别人站起跑线。

    王荣荣继续解释,这位年少的郑副总名叫郑多,靠着老郑董的关系,进了这家子公司,虽然兼着副总的职位,其实完是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儿,偶尔才来公司报个道,走上一圈,签上一撂文件,就算完成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