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毫不意外(第/页)
“好,前辈,既然你要把这一个传承交给他,我没有意见,我也知道我改变不了前辈的决定,但我还想要问聂凡一个问题…… 聂凡,我想知道当你看到我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惊讶,我自认为我一直以来都隐藏的很好,从来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蛛丝马迹,但你却好像识破了我的伪装,这才是让我真正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不知道你能否为我解答疑惑?” 在急剧的愤怒过后,凤灵儿忽然冷静了下来,一个高傲的人,猛的冷静是极为可怕的,她仿佛是做了一些什么决定,也不再和那男子争论,反而是对着聂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