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九章:是否继续帮?(第1/3页)
    最新网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谋天医凰 妙笔阁()”查找最新章节!

    开始是朝堂会客,褪去朝袍后舞姿更添了洒脱大气。刚而不拙,柔而不懈,韧而不僵,脆而不浮。

    完颜澈座下那个衣衫华贵的青年勾唇坏笑。

    中原女人果然一个比一个会装,这般撩人尤物竟能装成个木头人!歌舞坊的人怎么会有木头?险被骗了。多亏给她个表现的机会,这回,大哥可在父皇面前露脸了吧?

    这支《江山丽人》让人仿佛乘舟而行,观万里江山之富饶,赏美人儿变换的深浅舞姿,慢而不断,快而不乱。

    在明灭的光影的衬托下,她是如梦如幻的江山之景,她更是那景物的构成,她是江山的不可或缺,她演绎着完颜澈所渴望的治下盛世。她在明暗的光影中舞动,她在他的掌中舞动……

    云树懂得这舞中的意念,所以整支舞流畅且动人。一支舞完,退到后台,众人皆松一口气。

    林安找到了灵舞——她被人弄晕了,藏在假山洞里了。林安打着灯笼才发现暗影中的她。

    于林安来说,既然没出大乱子,大事化小为好。

    娇滴滴的灵舞一身素白底衫坐在凳子上,整个人缩的小小一团,因为这一变故满眼含着泪花,更显楚楚可怜。云树按过脉,见她并无大碍,只是有些吓到了,便让人倒杯热茶来。

    灵舞喝下半杯热茶,人稍稍缓过来。

    云树握握她的手,为她抿了抿有些凌乱的鬓发,望着她的眼睛,温柔道:“还能上台吗?”

    灵舞有一瞬觉得她听错了。

    云爷果然不懂怜香惜玉!什么都不问,不理会她的惊恐就让她继续登台表演。谁让自己是卖身之人?灵舞眸子微暗,朱唇微抿,认命的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云树拍了拍她的肩,让人给她重新净面、上妆,为下支舞做准备。

    众人重新开始有序的忙碌起来,云树却装扮都未来得及卸下就抬脚出去追林安。

    灵舞既被人悄无声息的弄晕,她很难知道什么,下一支舞催的紧,未免她分心出错,也没有问询更多。但林安既然找到了她,或许知道更多的内容。

    “林管事~”

    林安停住脚,“云管事,有事情交代?”

    “不敢,只是此事……”

    林安圆滑一笑,“灵舞姑娘既没事,这件事不若大事化小?”

    尚未卸妆的云树眸色深深,望着林安的眼睛没说话。林安却觉得周身有一层莫名的威压,话也不像刚才那般随意了。

    “让灵舞姑娘受惊了。我会请主子多些打赏。”便没有更多的话了。

    云树想听到更多的信息。“林管事误会了。我并非为索要打赏而来。此事有蹊跷,又发生在王府内苑,关系着贵人们的安危……”

    “多谢云管事提醒,我会让侍卫们多加留意的。”

    云树见他似乎知道缘由,却避而不谈的态度,便没再继续追问。

    “那便不打扰林管事了。”

    林管事捧了捧手便去忙了。

    云端还没回来,云树看看身后跟着的云河,轻轻朝林管事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云河会意,将手上的外袍给她披上,闪身悄无声息的融入暗夜。

    云树若有所思的往回走,一个熟悉的声音调笑道:“姝美人儿,想什么呢?”

    云树抬眼,又看到下午见过的那个人。

    云树矮身下去,“请贵人安。”

    “可知你请的是哪位贵人的安?”

    “民女不知。”

    “不知?”

    “不知。”

    那人冷笑一声,“还是这般的会装?”同时上前一步欺上身来。

    与此同时,云树后退一步避开。

    “民女不敢。”

    “别动!”那人声带威慑,又进一步。

    云树却没听他吩咐,又退一步。

    “贵人何意?”

    “我便再抓一个美人儿?你才会听话?”

    敢情灵舞的事是他干的!这混蛋是闲的了!

    云树淡声道:“这里是大皇子府,民女是奉命带人来献歌舞的。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贵人大人大量,高抬贵手。”

    那人听到她的话不以为意,还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而后迅捷的去扯她的面巾,云树闪身避开。

    一击不中,那人招数由调戏变成了攻击。云树以灵敏的身姿左避右闪。

    那情形不像是对招儿,更像是一刚一柔的两人舞蹈。

    那人面上由云树的不驯惹起的愠怒变成起疑。为何她总能避开他的招式,而看样子又柔弱的不行,凭舞姿的迅捷……他还就不信了,驰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