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宿舍吵架(第1/1页)
    ()    “阿九!我和你吐槽个事。”张海洋在阿九即将关上房门的时候,钻进阿九的房间,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事?”阿九有些懵。

    “荆泽用洗衣机洗鞋子!”张海洋有些委屈略带气愤的说道。

    “啊?”阿九发现自己的火气,有些压制不住。

    “我刚刚都和他,发了一通火了。我内、衣裤都是洗衣机洗的。”张海洋还在吐槽,阿九的眉毛越皱越紧。

    “我也是用洗衣机洗的啊!”阿九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其实是有洁癖的,还稍微有些强迫症。

    张海洋小声嘀咕一句:“她这次真的有点过份了。”说完,转身离开阿九的卧室。

    阿九关上门房门,转身坐在床头,想了想,又打开房门。走出房间,来到厨房,透过洗衣机的玻璃门,阿九看到里面有看到滚筒洗衣机里,有两双鞋子在翻滚。阿九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荆泽!你为什么用洗衣机,洗鞋子?”阿九说完,还看了一眼,坐在荆泽对面,他每周都要带回来的亲戚,脸色更加难堪。

    “为什么不能洗?”荆泽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内衣裤……要不要在里面洗?”阿九气的声音加大了很多。

    “洗衣机有除菌功能,除下菌不就完了吗?”荆泽无所谓的说道。

    “那玩应能像杯子一样,拿出来洗吗?”阿九被荆泽气的有些急了。

    “高温杀菌……还有什么臭氧杀菌。杀毒,很干净的。”荆泽继续辩解。

    “真的吗?那回去我也试试,我家那个也是什么,都用洗衣机。”荆泽亲戚接话道。阿九听到,眯了眯眼睛,再次看向那个亲戚。难道是他教唆的?

    “那马桶洗干净了,能当脸盆吗?那杯子装完马桶的水,洗干净了,还能用吗?”阿九怒火到了极限。

    “那有什么啊?”荆泽无所谓的说道。

    “啊?你觉得拿马桶的水,你要不要喝一口?”阿九压抑着愤怒说道。

    “喝一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荆泽很是嚣张。

    “你邋遢点,带人回来,我们都能忍受。但是,你共用资源这样用,我们很生气的。不管什么理由,再次不许在洗衣机里洗鞋子。”阿九最后通牒,再说不通,阿九可能就要实施一些不好的行动了。

    “那下次不洗不就完了吗?”荆泽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阿九内心火气无法爆发,硬生生的压了下去。阿九怒气冲冲的转身,重重的摔门,回到自己的卧室,忙碌自己的事情。

    次日,阿九早上起来,推开房门,看见荆泽正在餐厅念经。阿九看着就心烦,大德高僧念经,使人净化心灵。而他只会让人烦躁。阿九开口说道:“你能不能换个地方念经?”

    “不能!”荆泽态度恶劣的说道。

    阿九笑笑,没有说话。欢迎作死,**傻x!阿九进了卫生间,洗漱完毕后,走进厨房,热了两片面包,和一杯牛奶。这时,荆泽也走进厨房,洗漱自己的餐具。荆泽天天吃,刺激味道特别大的各种咸菜、泡菜之类。只要他一吃早餐,整个餐厅没办法待人。然后还放冰箱里储存,冰箱里都是各种难闻味道。阿九时常想,把它们扔掉。

    阿九厨房里,等待着面包。这个东西不及时拿出面包机,会被烤糊。他看见荆泽进来,阿九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说道:“德行不够,修佛有用吗?”

    “谢谢你!不过,修佛也是要有原则,不能妥协,否则没有办法修佛。”荆泽不屑又嚣张的说道。

    “要不,你搬到李文羲哪里去住吧?他也是修佛的,你们好相处。这样,对大家都好!”阿九说完看了荆泽一眼。

    荆泽低着头,没有说话。阿九拿着自己的面包和牛奶,走出厨房。餐厅里,依旧是刺鼻的泡菜味道。这让阿九很恼火,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吃饭。

    阿九在心里说道:“佛祖,你自己的弟子,你自己约束。不然,就别怪我,出手教训他了。”阿九快速吃完早餐,收拾干净自己的餐具,回到卧室拿起自己的背包,关好房门。下了楼梯,往学校走去。走在路上,阿九才发现,自己的录音笔没带。

    若是平时自己都会检查一下,今天光顾着怎么解决荆泽的事情,居然忘记检查要带的东西了。

    “唉!”阿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路边缓缓下落的树叶,心情稍微好转。现在临近初冬,路边的落叶,常常是清扫不净。黄黄的叶子,随风散落,落在路边的车上、草坪上、马路上,甚至落在行人的衣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