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6章 作茧自缚?(第1/2页)
    “长,伊利来晚了,还请长恕罪”唐泗水在心思复杂的同时,便只见到伊利上前几步,来到段浪身边,毕恭毕敬,又满是惭愧地说道。

    长?

    唐泗水在听到这个词汇时,整个人瞬间就不淡定了。

    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竟然被伊利称之为长?

    而且,还是如此的小心翼翼,毕恭毕敬,莫非,他的身份地位,较之于伊利,还要恐怖许多吗?

    那可是伊利啊,天府巡抚,在天府这一亩三分地上,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可以比拟的。

    若真是如此的话,凭借自己先前的行为,那岂不是铁定死翘翘了?

    一想到这里,唐泗水整个人的身体,不免都是一阵颤抖。“不碍事,”段浪淡淡回答一句,冰冷的目光,这才投向唐泗水父子,道,“他们父子,不但企图调戏军队脑人物家属,而且,还企图谋害军队脑人物的性命,这件事情

    既然涉及到军方,你们就将他们移交给蓉城军区来处置吧。”

    “是,”伊利闻言,身躯忍不住一颤,看唐泗水父子的目光,可是充满了同情。伊利跟段浪,虽然算不上多熟,但伊利却也大致了解段浪的性格。段浪位高权重,身份特殊,又是天榜强者,当世神话,唐泗水父子这等凡夫俗子,若不是真正的惹怒了

    段浪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如此大费周章?

    军队脑?

    唐泗水在听到这个词汇时,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之前,究竟犯了怎样的弥天大错,再看唐闺臣时,唐泗水可是恨不得直接将唐闺臣给扒皮抽筋,挫骨扬灰啊。

    自己的儿子,究竟是什么德行,唐泗水可是一清二楚的。

    可是,唐泗水哪儿想到,唐闺臣这次,竟然招惹到了如此厉害的人物?“长,误会,这都是误会啊,都是我家教不严,教子无方,还请长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唐泗水在极度的惊骇和惶恐之余,一想明白了这点,便几乎是来不及多想,连忙对着段浪哀求道,但是,当唐泗水见到段浪根本没有理睬他的意思时,这才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伊利,道,“巡抚大人,这真的只是一个

    误会啊”

    “是不是误会,军方自然会给你们一个公道,”伊利声音冰冷,说道,“来人。”

    “在,”十多个警察,齐声回答。

    “带走,”伊利道。

    “是,”十多个警察,再次回答一声。

    “扑通!”

    唐泗水听到这整齐而嘹亮的声音,可是被吓得直接十分没有形象的瘫坐在地,心思复杂,面色难看,懊悔无比。

    而这件事情的罪魁祸唐闺臣,却是早已经傻住了,他的脑子里,完完,都是一片空白了。这件事情开始以来,唐闺臣因为有一个副知府的老爹,可都没有太当成一回事,哪怕是段浪血洗刘家,在唐闺臣看来,也是无比虚无缥缈的事情,即便是他心中略微有所

    害怕,但是当唐闺臣看到自己的父亲唐泗水,带着那么多副武装,真枪实弹的武警来时,唐闺臣就彻底的有恃无恐了。

    在唐闺臣看来,哪怕段浪再厉害,难道,还能够挡住子弹?

    但是,当伊利带着人出现的一瞬,事情的结果,可就完不一样了。“混蛋”唐闺臣在惶恐备至,心思复杂之余,立马从身边一个武警战士手中夺过枪,对准段浪的脑袋,就直接扣动了扳机,“横竖都是一死,既然你不让我好活,我也不

    会让你好死。”

    谁也没想到,唐闺臣在这个节骨眼上,会有这样的举动。

    无数人想要阻止,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

    “闺臣”唐泗水更是吓

    得身体一颤,连忙叫喊。

    若是唐闺臣不开枪,他们可能还有一线希望,但是现在,唐闺臣一旦开枪,那事情的结果和性质,可就完不一样了。

    只可惜,唐闺臣在此时此刻,早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哪儿还有一丝一毫,听得进去唐泗水的话意思?

    唐泗水的阻止之声,刚刚吼出,沉闷的包厢内,便只听得“嘭”的一声枪响,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

    子弹,精准无误,射在段浪的面门上。

    不过,让无数人都颇为惊诧的是,那一颗颗子弹,射在段浪的面门上,却像是芝麻击打在段浪的面门上一样,没有惊起任何波澜。“这,这怎么可能?”唐闺臣惊骇无比,在完还没缓过神来时,沉闷的走廊内,再次一阵枪响,已经有警察连续射击了几枪,几颗子弹,精准无误地射入唐闺臣的脑袋,

    唐闺臣“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俨然已经失去了呼吸。

    直到临死前的那一刻,唐闺臣也完不明白,自己射出去的子弹,为何对段浪没有造成一丝一毫的威胁。“闺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