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五十二章 最终裁断(第1/2页)
    “我要申明一下,黑的时间只有二十秒左右,那时间,猪肯定已经不见了,房间里没有什么多余冒出的东西,我们几个都坐在原处上,如果要说清楚的话,兔子之前手上还有一根萝卜,后来没见了,而狼在灯黑下后,在当灯亮起时,就在咀嚼着什么。而在往后推移时间,我们就开始争辩,也没过过久,你就来到了房间。”乌鸦平静下来,对着蔡说道,语速正常,但从他思索的眼神中,可以看明白,他似乎来不及进行内容的加工。

    而这,也正是蔡所需要的,同理,询问的话如果就行一定程度改变,换了一个不一样的切入点,那么别人的回答也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会使得内容更加难以提前想到。在此,蔡特意利用了规则一,既然被询问者必须强行所清楚事实,回答他的话,何必不要的更突兀一点呢?

    虽说目的都是为了得到:案发现场的信息,可如果蔡询问的是“你可讲讲现场具体发生了什么”,那么乌鸦就可以预料到这样的问题,回答出水分十足的“真话”。而“房间里改变了什么”就直戳,案发现场的详细内容,这种语言的表达上,也多出于教育家的具体实际行动,针对学生,可以更有效得出结论。

    “是这样吗?”蔡若有所思手指有节奏敲打着桌面,他已经有一些判断了。

    “我要提醒你,时间也不够了,木偶先生。如果充分利用时间,你还有一轮的询问权!”突然,乌鸦的双眼泛起幽绿色的荧光,机械般说道,看见这样的乌鸦,兔子和狼表情都僵硬,可以看见惊恐的神色在他们的行举中。

    乌鸦浑身都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气息,就像是一个冷漠的玩偶被操控着,浑身都搭着一条条的黑线。

    这位谁是凶手?游戏设计者的正主,终于借此露脸了。

    而蔡却是轻蔑挑起嘴角,翘起二郎腿,搭在了桌子上,比划一个中指,同时右眼突然闭合一瞬间,缓了会儿,然后才说道:“已经足够了。”

    但从蔡做了那个“触发义眼”的动作,微微不平静的语调从话语说出的表现,可以表明,他的看见的东西,让内心无比惊讶,否则他不会做出那样失态的举动。

    因为,左眼看见的画面,是那样的惊悚。

    本来空荡荡的房间里,站满了一个个背着女式背包的男子,他们跟蔡穿着无二,但表情呆滞而显露不可置信的神色,都紧紧注视着蔡的位置,没错,就是那一张椅子!

    而狼他们本来正坐在椅子的动作,在蔡看起来,也不再那么正常了,因为蔡看见的一幕中,他们不是自己愿意坐着,而是一双双黑色的女手,紧紧扣住他们的身体,而灯的模样,是一只小猪的头颅,眼眶中血泪流淌,表情就像在控诉是你,狰狞扭曲的肉汁因为热量不断焦化滴落在,他们四个人围绕的一口大锅中!猪的嘴巴张开,皮肉模糊的口中,放着一支冒着黑烟的,口红!

    锅中,冒着滚烫的热水,翻滚的尸骸在里面热气腾腾,而那些尸骸的形状,细细回想,与人肢体有何两样!

    不过那副场景只维持一瞬间,不过,却深深印在蔡的脑海之中,尽管只是看了一会儿,义眼就像被刺穿一样,有种剧痛袭来。

    “该死!这就有点吓人了哈!”虽是不留神色的,维持表面的淡然,但蔡其实已是默默擦着冷汗,现在,他看见这张桌子,都是有点慌。

    原来,游戏的失败者,不止他一个,换句话说,蔡不是,这场撒旦口中游戏的唯一玩家,那些误来者,都已经失败在了,对凶手的错误判断,死在了惩罚里,丧失了一次机会。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们都死在了这里呢?

    蔡的内心暗暗不解,但是他并不着急,而是望向兔子,眼神都是严峻许多,但兔子的神色还是老样子,自顾自摩挲着小爪子,怒对狼,可在蔡现在看来,那毛茸茸的兔头的小眼睛里,却一直都在瞥着蔡,那显露的是一丝冷冷的“可笑”啊!

    乌鸦也恢复了神情,而狼依旧还是一副惶恐不安的表现,因为频繁的愤怒行动,暴露了他的心理是多么的不平静。

    他们给蔡的感受都是那样古怪,狼的某些举动,一直在刻意表现什么,而兔子却冷冷旁观,就像一个看戏的,而乌鸦,平静的令人可怕。

    而这,将是要轮到最后一轮的询问,这样三次询问,四个人的话语判决,让蔡不禁想起来,某本书记载的著名推理故事,所以,他还有机会。

    结局与过程,蔡都一清二楚然而他面对的是怪物,而不是,可以揣摩心思和漏洞百出的人类,他们狡诈,而且深受背后主办者的管辖,或许他们三个也都只是,主办者的游戏玩偶,蔡不得不承认,人的行为方式,在他看来更容易判断。

    但现在他还有最后的办法,那就是,最终询问!

    “兔子先生,狼先生,乌鸦,先生。”蔡交叉着双手,气质忽然显得更加深邃且阴冷,淡淡的开口。

    兔子、乌鸦、狼的动作都是一阵僵硬,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