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五十一章 深入佳境(第1/2页)
    蔡双手轻按桌面,慵懒而带着些许随意的表情,却不经意间,细细打量,因为这三个东西,就是“怪物”,每个都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目前看来也不见什么,太大的异常点。

    “难道,什么限制了他们?被迫跟我就行这个所谓的【谁是凶手】的游戏?”蔡心里揣测,但也只能默默作为假设。

    他眼前的乌鸦,表情淡定,等候着蔡的询问,兔子也是冷笑看着,狼却皱起来眉头,红色的眼睛表露出些许的不解,似乎不能理解,蔡的裁断方式。

    蔡没有直接询问,而是小声自语了几句。

    “唔,看上去都很可疑啊。”

    也不知道是蔡没有控制好,声调,恰好都可以让他们听清楚,话音一落,附近的 兔子耳朵晃动,对面的狼更是眉头紧锁。

    “请你快点可以吗?”乌鸦突然催促道,大大的鸟嘴张开,表情有些不耐烦。

    “好啦好啦。”蔡嘴角挑起愉悦的弧度,抱手歉意微笑,便是望着乌鸦,问道:“你可以说清楚,灯黑后,发生了什么吗?”

    说完,蔡邪笑注视,那双慵懒的眸子,让乌鸦感到一股,莫名的惊悚,皱着的眼皮跳动,浑身肌肉一缩,爪子划过椅子,足足十秒后,才悠悠回道:“我记得,似乎听见了猪的尖叫声,有人在黑暗中走动,我是确定的,伴随刮过羽毛的风,有几根毛发落在了我的身上。”

    为了让蔡确信,乌鸦拿出了几根黑色的长毛,递给了蔡,毋庸置疑,这是狼身上的。

    “木偶先生,你看,这就是我的证词和证据了,希望你为真相加把劲。”乌鸦语气加重道,似乎很希望真正的凶手被找出来,而蔡耸耸肩,随意看了几眼那些毛,就撇过眼睛,若有所思点点头:“我想吧,这是必然的,对吗,狼先生?”

    长毛直对狼,可看见这一幕,狼就像被戳破的火药桶,指着乌鸦,大骂道:“不要随意诬陷!”

    蔡只是一直保持微微的笑容,无法看明白他究竟想什么,对于狼的话,他只是毫无波动。

    “萝卜呀,狼你可不要狗急跳墙,木偶先生呢,你可以确定,我们可都不敢说假话啊。”兔子毛茸茸的面孔,让人看不清他的具体心情,但大概可以看出他很幸灾乐祸的,或许是为了狼之前的指认的报复,故意挑衅道。

    “那,既然不说假话,我问你们是否为凶手,你们干脆,直接坦白谁是凶手不就好了吗?”对于兔子话中的内容,蔡反问道。

    “当然可以,但你要相信,那样可是得不出结果的。”乌鸦给予蔡神秘一笑,狼听见蔡的话,也是冷笑几声,兔子也大笑不止,仿佛认为蔡说出这句话,显得格外愚蠢。

    有意思了,蔡心里流露出一点的窃喜,看来这个所谓的游戏,规则一:当蔡身为裁断权的人,去询问他们,乌鸦一众不可以说假话。但这是不要以为这样就万事俱备了,因为,说什么真话,取决于他们自己。

    一番思考和总结,也只让蔡看起来愣神一会儿罢了。

    乌鸦、兔子、狼都直直盯着蔡,等待蔡的开口。

    也是时候问一些关键信息了,蔡点点头,现在要重新来一轮了,便对着兔子,继续问道:“好了,不过我没询问,你们都不要开口好吗?”

    乌鸦等人都对蔡的要求没有什么异议,也仅仅表现出一点点的不爽,似乎蔡的要求很过分,但他们心里却也在暗自奇怪,因为案件中获得线索,明明可以从别人的话得知部分信息,为什么要封别人的口呢?但蔡自然有他的用意。

    “当然,如果这有助于你分辨凶手,我们会配合的。”他们点头同意。

    蔡得意的露出大白牙,对着兔子低声道:“现在,兔子,你可以说说,你们几个人跟逝去的猪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面对蔡的询问,兔子眼睛滴流一转,似乎没有想到蔡会这样询问,他只好卖萌般的,拍拍可爱的小爪子,如实回答道:“哎呀,我们都跟猪的关系不怎么好吧,因为来到这个莫名其妙房间的以前,他老喜欢吃我园子里的萝卜,搞的满屋子血沫,还需要我打扫。不过,狼跟猪的关系也不怎么样,狼一直对猪的身份不感冒,很想吃了猪,当然,他也曾为此付出行动,但也自然没得逞,不过,来到这里,我就不确定了哦。”

    说到这,他顿了顿,抛给狼一个冷笑,狼只是皱起眉头,蔡听见兔子的话,也只是有些感慨,果然是肉食的,要不然,萝卜怎么有“血沫”?

    不过蔡也得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看来兔子他们之前并不在这个房间里,而是突然来到了这里。

    看见蔡没有打断,然后兔子继续道:“当然,乌鸦跟猪的关系也不好,乌鸦他可是有前科,吃过不少猪的同胞呢!”

    到此,兔子也表示他的证词就这么多,蔡则不禁摸了摸下巴,心里思索:唔,你们这些关系有些复杂,也太民风淳朴了吧!把猪跟你们关一起的神秘生物,是不是早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