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五十章 谁是凶手(改章节名了)(第1/2页)
    两个房间,两扇门,很遗憾的是,蔡并不可以从房间号上判断这是否就是,他翻下来的房间所代表的门,因为这些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这让蔡有些犹豫不决。

    他仅仅知道的是,所要去的走廊是左边的,哪知道,走廊那些打不开的门都不见了,除了这两扇门,但直觉告诉他,其中一扇门一定是他应该推开的,如果可以一探究竟,那个黄金小右手,是不是怪物,即将揭晓。

    “唉,瞎搞些事,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蔡扣扣鼻子,摇着头,随意打开了一扇门,嘎吱一声响,些许灰尘抖落在地,他推开后,眼睛瞳孔猛缩,因为他看见了三个人!

    至于说是人,还有待商议,但视觉上的猎奇,让蔡的动作有些僵硬,不过他耸耸肩,心情难掩吐槽:卧靠,这个游戏越来越猎奇了哈!

    因为,房间里,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物品,那就是现在亮着的一盏灯,就简简单单放着一张桌子,四个椅子,其中空着一张,样子与普通动物无二的兔子、狼、乌鸦依次坐在了座椅上。

    望见蔡,房间的另一头,绅士打扮的兔子笑了,毛茸茸的爪子摩挲着嘴唇的胡须,打招呼说道:“哦豁,各位,看来,有一位先生要来打扰我们的争辩了。萝卜萝卜(拟声词),你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

    萝卜?卖萌?盯着眼前,这像极漫画里拟人化的兔子,蔡表情毫不见一丝丝慌张,尽管兔子兄他槽点满满,微笑的嘴巴,隐约可以看见明晃晃的獠牙,蔡打包票,这绝逼不是个素食动物!

    兔子看上去和蔼可亲,而狼就显得不客气了,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他怒气满满,毛发直直竖立,锋利的爪子在空中比划,吼道:“死兔子,我说,不要打断我的话!”

    “有趣。”心里暗笑,蔡饶有兴趣,难免稍微留意了这位狼先生,而坐着的乌鸦就显得毫无表情波动,发亮的翅膀扑腾,打了个哈欠:“不要理会,先生,那请你介绍一下!可否。”

    当乌鸦说完话,狼同一时间,别过头,兔子也眼睛不经意间凝望着蔡,仿佛空气就凝固住,三双暗红的眼睛,直勾勾看着蔡,莫名的笑容在他们嘴角勾勒,仿佛这一幕已经出现排练了,熟悉的感觉让蔡皱起来眉头,这幅景象好像已经上演了不下好几次。

    这一切都被蔡尽收入眼中,面孔平淡如水,有力的双手拍了拍桌子,他将手肘撑在桌子上,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蔡嘎嘎大笑:“哎呦,各位,为什么,这么激动啊,在下蔡某,姑且称呼我为【木偶】,如何?”

    他们好像松了一口气,狼继续怒视兔子,有力地喉咙大骂道:“我说,你为什么要,抓着我不放?我难道就是惹你了?别找麻烦!”

    兔子却是轻蔑一笑,看了眼蔡,毫不示弱,继续说道:“要我说,我们三个,谁才是最有可能有嫌疑的,不就是你吗?对吗?木偶先生。萝卜萝卜哦!”好像还调皮微笑,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狼恶狠狠的表情。

    话锋引到蔡的身上,尽管还不明白事情,蔡也干脆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舔舔干裂的嘴皮,咧开嘴角:“兔子先生,不要这样说话哦,先说说看,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当蔡说完话,却见兔子的爪子搓了搓,就欲说话,狼保持沉默,然而乌鸦黑色的鸟喙张开,露出一层层密密麻麻的小利牙,插了一句话:“木偶先生,你可以看见,这里本来四个座椅,然而那一位已经不在了,就在前不久,灯光忽然暗了一时间,就被杀害了。可房间一直是关着的,我们三个互相指责,以为是对方杀了这位朋友。事情大概就是这些了。”接着乌鸦嘴巴就是又合上,兔子点点头,狼也不做声,过了一会儿才以大嗓门道:“所以说,我们争执不下,各持己见,你来的巧,不如来分析,你觉得我们谁才是凶手?”

    说完话,蔡刚想出声,他的面前就是出现了几个选项。

    1.拒绝2.同意(进入怪物的游戏——谁是凶手)3.直接从房门离开

    那还有疑问?直接就是上去怼。

    瞧我这暴脾气,不搞死你们?

    蔡就是摊开手,开口道:“那么就简单多了,我正擅长这个了,我将请你们接着说一句话,轮流来,如何?”表情嚣张极了,一副我就是大侦探的模样。

    似乎没有想到,蔡竟然如此配合,他们三个都有些诧异,但也只是一瞬间,他们都点点头,表情迫不及待,并且三者都有一定的小动作,似乎他们必须要决出一位凶手,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尽管没有任何关于“案件”信息,但是游戏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游戏默许规则)。

    蔡清了清喉咙,指着兔子,严肃道:“就一个一个来,兔子,先找你,怎么样?”

    兔子不以为然,翘着兔腿,甚至还整理了短短脖子上的领带,说道:“请你继续,萝卜。”

    狼、乌鸦没有做声,似乎默许了蔡的行为,打算把分辨凶手的行为全权交给蔡,也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