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四十八章 木偶人(16)(第1/2页)
    他丝毫没有避让,反而更加亲切的说道:“看上去,你对我的灰色幽默并不感兴趣。但我觉得很不错。”

    “你本来就很奇怪,我能接受的。”头里放立的头颅嘎嘎笑了,并不介意,甚至靠上去,直接抱住了蔡。

    与面皮上的冰冷的面容,不同,她似乎格外热情,贴着衣服,嗅了嗅蔡的味道,歪着头颅,神秘微笑:“充满愚昧的气息,你好像失去了什么?”

    这举动或许有些突兀,但蔡内心的喜悦却是更加浓郁,点点头,也不在乎,那拥抱时,入骨的寒冷和内心提示的诡异感,邀请了这位来客进来一坐。

    看到这位来客,对他背包的眼神中,所流露出的迫切,他嘴角扯出的笑,越发变态。

    现在,各位先生,请注意这位,提示出现的来客,目前似乎,这是蔡第一次所正面遇见的怪物,而且她好像可以沟通。

    这对于蔡,实在太重要了,他最喜欢跟别人打交道了,无论“别人”意义上是不是人。

    你说什么?以前?没有说过你可爱?

    怎么可能,你现在在我看来真的很可爱啊!思绪万千,但蔡的表情的凝固变化不到几秒,一抹深沉的笑容浮现。

    “噢!忘了。”尽管一瞬间有点愣住,但蔡很快调整了,出于他曾经过训练的本能,他摸摸后脑勺,不着痕迹地把背包放到了胸前:“啊哈哈,你瞧瞧,大概是见的,最近事情,有点多了。”

    然而那双眼睛却紧紧注视着他,那袒露的肚子小女生,表情含蓄笑了,苍白的嘴唇上有微小的裂口,直到蔡将那个娃娃重包里掏出,放到了她的面前,她身上莫名的诡异感变得更加浓郁。

    但,这就是蔡所需要的。这位来客的出现,给了他太大的帮助了,无论是从她所说的一句话,还是她跟那个娃娃的联系。

    满是厉白和狰狞的手臂,直接从蔡的手里抢过,力气大的不可思议,她发自内心的笑了,青灰色的眼珠子,有泪痕滴下,“你是个好人,但你不该回来的。”

    那个娃娃的眼珠,有暗红的血痕,散发一股奇怪的臭味,这股臭味太熟悉了,一直萦绕在蔡的脑海,那是尸臭。

    但蔡只是无奈摆摆手,嘴角挑出好看的微笑,手指有韵律地敲打在桌子上,他试探性地询问。

    “大概是忘记了,不过,我并不介意,这是个很easy的小游戏,罢了。”

    听到蔡以“easy”来形容,小女孩嘎嘎笑了,她起身,起初没有吭声,就欲离去,蔡也保持沉默,幽暗的瞳孔是,表露一丝丝的轻佻。

    果然,她还是在离开门口的时候停住了脚步,有些犹豫,但女孩头颅开口了,那是一种警告的语气:“我只能帮你一点,他们不会让我透露更多,可我还是相信你的实力,记住,你只有十次机会!同样的,他们也只有十次机会!”

    话语一落,就好像触动什么,窸窣的声音开始迫不及待地从,每一处的地板和墙壁传出,女孩的骨骼也就好像被什么重力给挤压,发出不堪重负的摩擦,令人牙酸。

    尽管动静很大,可蔡却在沉思:什么?他们也只有十次机会?

    一句话,就好像一把钥匙,忽然解开了为何莫名死亡的答案,一瞬间下来,内心还无法平静,终于蔡微眯起眼睛,笑了。

    森白的牙齿闪闪发亮,他低头致谢,“了解了,你有一颗善良的心。”

    然而没有回复,她只是继续低下头,就像幽灵一样,踏着步子,向着下面一步步地,就好像面对深渊,模糊的楼梯,直对着不可告知的她。

    不是不愿回复,而是她似乎被谁扼住了咽喉。

    蔡屏住呼吸,心里暗叹惊呼。

    她踏下的动作,诡异而僵硬,身体就好像被托住在空中,也没有一点点的脚步声,嘴巴紧绷着,肌肉好像被捏的死死的。

    她,被“拖”下去了,被口中的,他们!

    然而这一幕,却好像女孩刻意说出信息,去表露出的。

    就好像最后,也要给了蔡一个重要的信息,它的重要程度,以至于必须用当面的牺牲。

    而正因为,她透露信息,换句话说,帮助了蔡,因此被他们所阻止!

    至于为什么,女孩要这样做,就不得知,仅仅因为“娃娃”?不不不,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值得肯定的是,女孩一定知道,蔡这个游戏中的“玩家”的身份被。

    蔡有些苦恼地捂着额头,现在,那么有了几个问题。

    第一点,口中的“他们”似乎在刻意隐瞒什么。

    第二点,他饰演的身份不是他自己本人,而是另一个面貌!这里没有一块完好的镜子。而这些突如其来的怪物,就是在针对这位饰演的人。这方面有证明,蔡行动时也渐渐发现不对劲,他的动作习惯与以前也不一样,作为一个研究多方面的人,他也发现了不对劲,他的步距、手长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