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四十四章 木偶人(12)(第1/2页)
    静悄悄的房间,凭空冒出了一个人,蔡捂着额头,缓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不知名的地方。

    他依稀记得,自己差点被那些狗比笑脸,咬成了骨架子,但精神和意志却神奇地保留着,随着被撒旦当成棍子的柱子被捅进去,他来到一个金光闪闪的,箱子库,还没来得及待几分钟,一个东西就是糊上他的脸,接着一转眼,来到了这。

    “该死,这是个游戏,但也太劣质了吧!”蔡低声骂道。

    因为他刚要思考这个游戏怎么一回事,眼前就莫名浮现一个粗糙的模板,像极了手柄游戏的像素画质。

    模板,最上端画着十颗小红心,上面有一个蔡简易的头像,旁边有一个对话框,一个小帽子形状的图案,写的是——提示二字。

    蔡脑子不由闪过一个模糊的想法,“游戏?还真是个游戏,只不过是低配版啊。”

    撒旦诚不欺我。

    他开始观察房子附近的装扮,里面摆布着正常的设施,一一应全。

    洗手台对面放置镜子,上面布满了裂缝,奇怪的是,蔡走上前按了按手龙头,里面没一滴水,但洗手台的瓷面确遍布了潮湿的苔藓,蔡有些疑惑,他转过身,手指亲亲触摸了墙壁上的镜子,但稀碎的镜子的投影模糊得不可思议。

    一阵风呼啸而来,穿过老旧的木框玻璃,嘎吱嘎吱摇晃,框子里大多空荡荡的,只安有一块毛玻璃,模糊的白月光映射出,不明的幽冷。

    对话框:你触摸了镜子,没有什么反应。你望向空荡荡的窗户,毛玻璃映照“死人”之脸,它透露着诡异的气息。

    获得提示:7.“我从外面看向你,穿着花色洋裙的模样,动人心魄。”

    蔡不由一愣?难道这个对话框会出现,我所干过的事情?

    浓浓的寒意好像虫子一样爬上脊梁骨,蔡咽了咽唾液,心脏开始加快。

    圆月白的发亮,但却带不来一丝丝的安全感,那股感觉像,棺材口的一张张白头巾,蒙住世界,寒冷而又窒息。

    “下面有东西!”念头浮现,蔡咬牙,跑到窗户口,往下面一望,一个苍白的面容正直勾勾与他对视,仿佛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面容扭曲成一个夸张的微笑。

    就像磁带机被卡住,沙沙的声音随一阵幽风吹来,嘴巴裂开夸张的大洞,咯咯咯笑道:“我来找你了!”

    蔡心跳骤停,冷汗湿透了额头的发丝。

    呼!一阵大风刮过来,带着不知哪飘来的粉末,迷住眼睛,蔡不禁闭上眼睛。

    待到蔡再次往下一望,那张面容低下头,好像一只扭动的蜘蛛,就怕再次被蔡看见,身形快速一闪,进入了幽暗的楼梯口,风中还飘散着模糊的咯咯笑声。

    在月光下,像破裂的白色塑料袋飘入民居一样正常。

    但却没有一点点的影子,身躯也别扭的结构,思考着种种的诡异,蔡眼睛微眯: “他”是个鬼!

    “不得不说,还是个恐怖游戏。”蔡尴尬苦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脚,刚刚抖的不像话,着实有点丢脸。

    现在,他有些了解了,这个游戏的机制,或许那十颗心就代表着他的命数,也就是死亡重来的机会,这意味着他要格外小心,不得被杀死,还要做到通关。

    他陷入了一个真人版的恐怖游戏,面对重重的杀机和来历不明的恶意。

    对话框:你看见了“他”,他要来找你了!

    所描写的字体,瞬间被染血的红色,给遮覆,感叹号冒出时候,甚至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嚎叫,钻入蔡的耳膜。

    身临其境的恐怖感,随着那宛如死前的尖叫声,化为想象的画面照射在脑海。

    甩了甩杂乱的思绪,蔡让自己尽量镇定起来。深知厉鬼来临的过程,如果被萦绕在心中的恐惧给灌入,至于行动中,不断想象画面,那么丰富的想象力就将致命,这会使你在面对死亡时,像个傻子一样呆愣。

    看着模板的字眼,心里默默感慨,“有点难啊。”蔡有些虚,直接走到了梳妆台,没错这个房间,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

    女孩子的原因是因为,桌子上,静静放着一张学生证,但上面的人头像位置,却被用火燎黑,带着焦化的塑料凝固体,不偏不倚也遮住了姓名的位置,只留下了一个性别:女,年龄16岁。

    察觉学生证(跟身份证一样的设计成卡)无果后,蔡便低下头检查梳妆台,很多的化妆品,可惜的是,那些化妆品都已经,因为多多少少的损害,受到一定程度变化。

    对话框:你接触了梳妆台,你意识到,里面有什么你需要的,打开它!

    蔡每天微皱,过于鲁莽和直接的行动,不符合他谨慎的行动方式,于是沉吟一会儿,便快速查看起,抓起一根口红,打开盖子,入眼的是正常的柱状口红,上面被留下歪歪扭扭的刀刻。

    “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