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四十二章 木偶人(10)(第1/2页)
    寒风呼啸,高谭市的夜,宁静而厚重,他们的举动已经引起了黑暗骑士的注意。

    “不知道,蔡先生那边怎么样了。”布莱德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在高楼之顶给自己开了一瓶酒,他低着身子凝视酒杯中摇晃的酒液,眼睛中流露的是别样的情绪。

    啪嗒啪嗒!背后响起了脚步声。

    布莱德微微一笑,拿起另一个酒杯倒满了酒,举起杯子,往后转身。

    “哦!欢迎你,布鲁斯韦恩先生!”

    “你在说些什么?布莱德!为了什么,你要做出这样的事。”沙哑的声音,好似咽喉癌晚期的病人,询问布莱德。

    蝙蝠侠面具下,只看的见犀利的眼神,精良的装备和熟悉的打扮,听见布莱德的话语直接道破他的身份,他坚持隐瞒。

    “不着急,准备给你的酒,可不要辜负我的好意。”布莱德避开话题,把杯子递过去,笑容灿烂,甚至友好地起身弯腰鞠躬,像一个绅士。

    蝙蝠侠迟疑几秒,接过酒,或许已经不再担心,但他的姿势时刻在提防在任何突袭,如果布莱德有任何异动,都将遭受暴雨般的迅捷制服。

    “你知道吗?我以前很佩服你。我以前没有想过,一个花花公子,却有着拯救世界的举动。”布莱德静静喝着酒,走到大楼高层的边缘,感慨地看着这座城市,但他嘴角却勾勒轻蔑的冷笑。

    他知道,只需要轻轻一迈,他就彻底离别这个世界,但他不会,他还没必要为了不说出来事实,就舍弃自己的生命。

    “可是,你现在,却由一个为城市勤勤恳恳服务的司机,成为了罪犯。”蝙蝠侠淡淡的说道,那连番的策划爆炸,损失了不少警力,但值得庆幸的是,警察已经到了阿卡姆疯人院,他认为很快就能平息这场风款的事件,只需要逮捕眼前的人就好了。

    “哈哈哈!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这就是为什么,我如那人所言成为现在的模样!”那句话,就好像刺激到布莱德的内心,他捂着额头,无奈的大笑起来,甚至于把杯子都摔着地上,发怒般,面对蝙蝠侠对质道。

    这实在是太太可笑了,对于布莱德。

    “你根本不懂什么!一个富家的继承人!还为了正义?”手指胡乱比划着,对着下面的城市,里的一座座建筑,布莱德情绪激动,“我一直都在欺骗自己,用那些可笑的理想麻痹自我。”

    看着布莱德扭曲的面容,蝙蝠侠打断其话,话语却罕见带有波动,问道:“我不明白,这个城市不是越来越好吗?只要没了罪犯污秽存在,环境顺其自然使人幸福。”

    得到的却是布莱德给予嘲讽的不屑,他冷冷哼笑:“哈哈哈,天真。”

    他顿了顿,眼睛流露疯狂的期望色彩,“依我看——”拖着语气,“这里需要一个新的制度,由木偶人打造的新城市!”

    不知道为什么,木偶人这个词给蝙蝠侠带来一股,强烈的未知,布莱德的话,就好像一个宣言,彻底掀起了暗潮汹涌。

    “放心好了,你的伙计,会被罗宾给制服的。”蝙蝠侠摇摇头,不以为然,将布莱德逼到无路可逃的地方,一个迈步,做出肘击欲将其击倒。

    可布莱德冷冷望了一眼,伴随着疯狂的大笑,吐出最后的字眼:“我们会再见的,某种意义上的见面。哈哈哈哈。”

    他后退一撤,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落下。

    蝙蝠侠趴在地上,注视着这个年轻的面容。

    突然一个巨大的气球从布莱德的衣服上鼓起,嘭的一声化作烟花,像浓烈的血一样。

    “这是什么!”他惊声出嘴,眼睛的神色也开始带着一丝凝重,那绽放的烟花形成了一个大大的轮廓,实质而又清晰,四肢断裂的木偶,被血色的丝线链接,五官扭曲着神秘的笑容,好似注视着他。

    但又像幻觉一样消散,蝙蝠侠沉默了,一会儿,他以高超的技术,确确实实发现那爆裂的礼花奇异的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痕迹,他感到不解,便接通了某处的电话,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这是罗宾,自称木偶人的......”

    “我知道!罪犯,蔡先生,我说的对吗?还要不要加一句,小心行事?我亲爱的罗宾。”

    但传来的却是一个亚裔男子的声音,似乎为了让其刻意明白,还把语气带着浓浓的中式英语味道。

    蝙蝠侠,哦不,罗宾一号,生气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情绪不再冷静,他低声吼道:“你干了什么!”

    但在疯人院不远处,炸裂的坑道里,蔡哼唱着小曲,撇了眼尸体,一脚狠狠踩踏在血肉模糊的头颅上,英俊健朗的青年已经不再会站起来,蔡开心地笑了,拿着焦黑的面具,就好像对小孩子一样哄道:“哎呀呀,不要着急吗?我就说,一个粗制滥造的地方,就不怎么好玩,不愧是,随心所欲的祂。”

    “你在挑衅他们。”一旁冷眼相看,保持沉默不语的男子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