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四十一章 木偶人(9)(第1/2页)
    热浪拍击着脆弱的血肉,模糊的尸体依旧被烤焦着,无论是警察还是小混混,都可悲的死去,就好似蝼蚁,带不了任何的波动,唔,或许戈登局长,会稍稍为这件事愁苦了脑袋。

    毕竟抚恤金也不菲的一笔费用啊,哈哈哈哈!

    幽暗的长巷里,侏儒急匆匆地就要打开一扇铁门,激动地双手不断颤抖。

    刚刚在背后的爆炸,让额头滴着冷汗,他隐隐明白发生了了什么,在几个小时前,那个奇怪男人嘱咐的事,和策划袭击这些警察的事,必然是有所联系。

    那个男人却仅仅是叫他去送个字条罢了,可表情的诡异与笑容,是如此难以忘记,深深刻在脑海里。

    虽说侏儒当时有所犹豫,可那昂贵的雇佣金额实在太过丰厚,他无法拒绝。

    “亲爱的小家伙,你只要等在那个路口,到时候,会有有警察经过,你只要递给他这个就好了,我不希望你有所迟疑,其他你就不要停留,否则我会不开心的。”也就在几个小时前,蔡随意找到了一个酒吧的人——侏儒,笑着说道。

    “不管了,只希望不会发现我。可恶,那个男人在利用我!”侏儒恶狠狠骂道,同时打开了这该死的门,一些铁锈被剧烈的动作,不慎掉落在地。

    可实在是没有搞清楚,去做这件事的原因,是侏儒主动答应的,因为金钱。

    “嘎吱。”铁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侏儒用力推开,但当他已经认为安的时候。

    一个身着女仆装的青年,正依靠在墙壁上,脸上带着微微一笑。

    布莱德迈步走到侏儒面前,仅仅轻轻一开口,就让侏儒浑身冷汗,侏儒焦躁不安动起来,张开喉咙想要说些什么,“求求你....”

    他看着这个女仆装的青年,突然想起,那个男人最后说的话,慵懒的眸子闪动诡异的光,推过给他钱的同时,语气重重地加了一句话:“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千万不要慌不择路的逃窜,否则我会很苦恼的。老鼠,也不许别人去抓住,尽管只是小小的碰面。”

    之前还不能理解宛如神经病般的话语,现在侏儒意识到了,所谓“老鼠”,指的就是他,一个被小小利用的老鼠。

    但布莱德并没有耐心,有力的手臂捏开侏儒的嘴巴,把黝黑的枪口直接深入口腔,丝巾不紧不慢地,缠绕住这位可怜人的眼睛,好像是在安慰一样,温柔轻语:“不好意思哦,先生。”

    侏儒想要动弹,却因为体型的差距,回击无力至极,恐惧感随着眼前黑暗越发浓郁,他哭诉哀求的想喊叫,却被坚硬的枪口堵住,发出无意义的呜呜声。

    “现在就好了,不是吗?”布莱德冷笑道,手指扣动扳机。

    侏儒身体痉挛抽搐,手臂无力的耷拉下,布莱德瞧都没瞧一眼,将其丢在地上,哼着那名刚刚其实才见到的男人,所哼唱的小曲,但他加了自作的歌词,“我无药可救了,我病了,谁能救赎我,我在干什么?吃饭吗~”

    阴森森的歌词,病态低沉的语气,布莱德无意义挥动着四肢,像一个疯子。

    很快,布莱德的身影隐匿在街道中,唯有浑浊的脑浆在小巷的石砖上,画出美丽的圆圈。

    布莱德,感受到了新生。

    他歪着头,笑容灿烂:你说的对,蔡先生,你的游戏很有趣。

    .变化的内心充盈着恶魔的思想。

    .我们回到蔡还在车上的一幕。

    “你说什么?游戏,你在开玩笑吗?”布莱德差点大声叫了出来,他很不解,就算危险是那么明显,但无用于他的吐槽之魂,这个眼前的变态,竟然叫他跟他玩一场游戏,什么游戏,“摔跤”吗?

    蔡挑着眉头,似乎看出来这位年轻人的无惧和疑问,但是没有关系的,他会让这个小年轻,走上跟他一样的正途!

    蔡笑了笑,一大把的钱从女仆装的口袋里掏出,直接撕成了碎屑,小手指抵在嘴唇:“不不不。”他顿了顿,眨眨眼睛,俏皮地说道:“我直接明了的说吧,布莱德,你已经完了,任何意义上都凉了。”

    布莱德却是很不解,眼睛流露疑惑。

    但蔡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浑身一冷,“你应该明白,我杀了人,而你是跟我接头的人,先生,无论你如何辩解,都逃不了干系,车子也会被扣押,你也要去捡肥皂,我说的不是吗?”蔡笑笑,脸上流露莫名的得意,再看到布莱德面色的难看和沉默,手指敲打座位上,干了的血液在上面越发明显。

    “那你也好不到那里去!”如果这家伙真的杀人,利拉德且坐在出租车上跟他待了那么久,必然会遭受到怀疑,想到自己将正如所言,莫名被卷入风波,布莱德眼神有愤怒被点燃,因为这个奇怪的变态,他现在彻底毁了,便歇斯底里的骂道。

    警察会查到他的头上!失去这辆车,他将因此欠一大批债务,和帮凶的指控。

    “哎呀,别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