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三十九章 木偶人(7)(第1/2页)
    人们总是天真以为自己的行为,可以得到主位者的怜悯,但只是可怜的虫子,打碎骨头,也改变不了自身的恶劣,侵蚀完最后一丝的线条,衣服也不再遮体,愤怒的反抗也只是渴望,“掌权者”的饶恕。请了解事实,亲爱的。上位者看到,沾满油水的黑暗料理,甜美丰盛,桌面下趴着的是奴仆,他们不会管的!竟然自己甘心拉动金字塔,强迫的手段也成了,温柔的铁链。

    ——蔡

    临近午夜时分,阿卡姆精神医院终于来了一个久违的拜访者,甜美的笑容挂在耳边,蔡整理好不太合身的衣服,对着映不出面容的镜子,摆出合适的表情,调整五官的角度,让自己尽量看上去像一个正常人。唔,不得不说一下,可爱布莱德的牛仔裤,小蓝外套,还带着异味,可那有什么呢?他并不介意。

    锁着大铁锁的铁门,被他用手指扣住,敲响。

    过了一会儿,保安骂咧咧摔门,打着手电筒走了过来,亮着的灯光柱扫在蔡的脸上,刺目感让他不悦地皱起眼睛,莫名的感觉,人他的耐心很快消磨殆尽了。

    他再次尽量给出一个微微抱歉的笑容,拿出一包烟递给保安,拱手不好意思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保安先生,刚刚我的气球一不小心飘进去了,你能捡一下递给吗?我给我女儿刚刚买的,她很喜欢那可爱的小熊图案。”

    保安皱起眉头,很奇怪,半夜三更叫人捡气球你逗谁呢?他不悦地呵呵一笑,抢过蔡手里的烟,得意挑挑食指冷言相对:“我可不管,不过,你的烟就当做礼物道歉吧,混仔玩意。”他撇嘴不屑,不管门外的二喜子,心里则乐开了花,摸着手里的玩意,这包烟可不便宜啊,寂寞的夜,有着落了。

    “那算了吧,先生,可以给我一根烟回来,让我抽吗?那是我最后一包了。”蔡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叹着气哀求道。

    保安正掏出打火机,就是不耐烦拆开烟盒,转身要劝其滚远点,可不料他刚一转身,黝黑的枪口就是对准了他。

    他咽了咽唾沫,内心慌张,嘴巴还不忘劝阻,“小子,别紧张,这里可是有监控的!这烟还你,冷静!”

    可蔡已经很不开心了,他踮起脚,脚尖的皮鞋哒哒在地面,发出不安分的动静。

    “唉,搞什么玩意,老老实实按我规则玩,不就是了,烦躁。你让我很不开心,比那个小子不听话多了,嗯,说这么多,就这样了。”蔡捂着额头,无奈撇嘴,耸耸肩,一枪打爆了保安的头,消声器发出噗的轻声细语。

    在保安身体要倒下的一刻,蔡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掏出他右手下腰带挂着的钥匙,找了找一会儿,直接打开了锁,哼着小曲,就是迈进了,朝思暮想的地方。

    “嘟嘟嘟,让我看看,小可爱们,好不好玩。”蔡邪笑说道,就是踏入了疯人院的建筑里。

    一共五楼,里面有治疗场所,单独的病房,值班室,医务室,院长室,杂物间,等等正常医院的措施,但里面关押的人都是疯子,嗯,或许说,恶劣的变态。

    随着深入,很快他嗅到,一股腐朽的味道,没错,一股混着莫名味道的腐朽气息,病恹恹的水分弥漫,相当潮湿和安静,是给蔡的第一印象。

    他没有怎么说话,哼着小曲,好像漫步在花园,一大挂钥匙,被他像玩小呼啦圈一样,在手心不断转动,啪嗒啪嗒的皮鞋踩在地板的声音,在悠长的走廊里,格外明显。

    奇怪的是,本来应该干净的地板上,满是呕吐物被扫掉的痕迹,没有拖洗,还有着屎尿混杂的恶臭味。

    蔡没有吭声,但有人已经从梦中醒来了,一双眼睛投过铁门的缝隙,凝视着蔡,这位来访者,他没有头发,干瘦的身体,蓝色的眼睛好像耗子一样小。

    “who  are  you?”跟环境一样阴沉的声音,从那个人嘴里吐露,滴溜溜转动的眼睛中带着莫名的希翼,他身体紧紧贴在门上,试图靠着昏暗的手电筒灯光,看清来者的面貌,但他发现,那陌生的亚裔男子,只顾着嘴里哼着意义不明的小曲。

    蔡注意到了他,笑着走来,脸对视着那个人,“不急,先生,请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奇怪的思考着,什么玩意?还有人不认识我?

    但他沉住气,沙哑的声音传来,他用极具煽动性的话语,诱惑道:“先生,这不重要,放我出去,我可以给你很多的钱!”

    蔡不悦挑眉,他的时间并不多,幽幽的话语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不屑道:“钱?可笑,先生,我再问你一句,你叫什么?这是最后一次了。”

    他拉开保险,枪口不经意从袖子里露出,手就是倚靠在铁门上,慵懒的眼睛对视着铁门背后的人。

    仿佛从蔡的话语听出来浓浓的不耐烦,他只好说道:“维特萨斯。你可不可以……”

    然而在他说出姓名的一刻,蔡已经决定了他的生命。

    噗!枪声响起,他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