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三十五章 木偶人(3)(第1/2页)
    关是奖励二就让蔡心动不已,存在传说中的物品,他曾依稀记得,在某些书记载着,多远宇宙的某位存在,似乎可以以此扭曲事实概率,强制事情进入骰子赌局,可以进行操控骰子点数,来完成所要的效果,何等惊人,简直是bug级的金手指。

    “唔,这些奖励是在扰乱我的心神啊,没想到,厄运卡竟然是唯一性质的卡,如果失败那可是错过绝佳的机会。”蔡摸摸下巴,心中亦是决定发挥部的实力,如果一个不慎,那便是错过了,如果这样他便会与,那些成功通过的离弃者,留下一个决定性的差距。

    “先生,请进。”一个女仆微微低头,恭请道。

    蔡回过神,看着女仆身材的火辣和小巧的脸庞,还有那标准日漫的女仆装,面色古怪,莫非这个老男人,也是同道中人?

    啊~甚好!

    他捂着嘴,咳嗽一声,接过女仆递来的拖鞋:“抱歉,想了一些事情。”他微眯着眼睛,不留痕迹地,仔细看光了女仆上下,啧啧啧,好身材,八分!

    随着穿好拖鞋,蔡落在缪斯几分钟了,凭借着女仆的引导,进入小庭院,来到了一个大理石的花厅,新鲜的空气,让他耸着鼻子,多嗅了嗅。

    这个地方的老爷,科拉伯爵正躺在藤椅上,微闭着眼,静静凝神倾听。

    他应该只有四五十岁,但他的头发因为化疗落得精光,皮肤干瘪耷拉,浑身干瘦,薄薄的白衣,看得出胸口骨骼凸起,死亡的气息萦绕在身。

    唯有面容依稀可以看出,跟缪斯的五分相似,微微动的胸口说明他还活着。

    但蔡注意的是,他垂落在胸口的项链,好像在哪见过。

    缪斯他们静静看着他,没有做声,女仆悄悄退下。

    此时,庭院中,伴着好似泉水叮咚响的钢琴曲前奏,浸入湖泊的感情在每个人心中滋生发芽,安静而祥和,灵魂沐于阳光的明媚,整个人都是平静。

    随着一两分钟,演奏家灵活的弹奏着,手指在琴键上狂舞,旋律紧凑,狂风打破了美好,歇斯底里的杂乱声,撕破了宁静,每个人的心神恍惚,瞬间坠入地狱的感受并不好受,那轰隆的声音又缓缓降低,雷鸣般的一拨,变为细细的低语,好似美人轻笑,但过了会儿,那细细的低语,声音渐渐听起来,烦躁不安,就好像一只只手,挠入心脏,慢慢的,一点点捏碎片片血肉,不再似美好的幻想,变幻为了一个噩梦的深影,铬进脑海,不会离去......

    “呜呜呜....”随着最后的特殊技法,手指轻按键位,缓缓低压,那哀鸣之音惊起,琴曲就此,落幕。

    “啪啪啪。”掌声响起,老爷睁开眼睛,悠悠醒来,就看见一名未曾逢面的亚裔男子,笑着鼓掌,满意地赞叹:“好曲!更是优秀的演奏家!”

    表情没有惊讶,更有一种对蔡感兴趣的眼神,“先生说的是,贵族科拉伯爵很高兴认识你,阁下是?”沙哑的声音,让人怀疑他下一秒就会离开,他随着一旁管家小心的搀扶,缓缓起身,爱意的眼神最后,停留在缪斯的身上,她站着很近。

    蔡微笑,没有说话,径直走到陈放的大钢琴,这位面容隐藏在帽子下的,优秀钢琴演奏家,他真的很想见一面。

    那种水平,已经超过他结交的太多钢琴家了,也只有几位闻名遐迩的孤僻天才,才可以与其比较。

    至于站在伯爵身边的缪斯,闪躲着他的目光,尽量装出冷漠的样子,但她之前,想要冲过去扶起科拉伯爵的动作,已经出卖了她的担忧。

    她缩回手,帮蔡介绍,“蔡先生,我新认识的朋友。”接着闭着嘴,可还是忍不住问道:“父亲,你还好吗?”

    望着眼前,亭亭玉立的美人儿,完没有在意因为之前事情的隔阂,科拉伯爵眼睛难掩溺爱,“我的心肝,你回来了,我的身体你还不必担心,还能撑个几天,不见到你结婚的那天,我还不想离开。”

    缪斯眼睛有泪光闪动,她有些难受,他似乎比几天前见面,看上去更虚弱,心中的愧疚感让她鼻子发酸。

    说着话,他挺直背,微颤的手,用力想拽下项链,可太过艰难了,缪斯压下他的手,轻轻扶着科拉伯爵的头,含着泪,亲吻额头,“爸爸,让我来吧。”

    她解下项链,放在科拉伯爵的手心,父女的拳头握在一起,他深吸一口气,支支吾吾地开口了:“这是你母亲的,现在我给你,等你结婚那天,可以打开它,那里面有她最后的照片。”

    说完这些话,他的眼神更加黯淡无光,不断的咳嗽,摆着手可还是嘱咐管家,“走吧,我困了。”

    缪斯点点头,想要跟了上去,但科拉伯爵丢下的话,有些不符合以前的常理:“你跟你的朋友好好玩下,就不用陪我了,我跟管家,有些话说。”

    管家对缪斯鞠躬,便扶着科拉伯爵,走到了庭院深处,“小姐,放心,你的关心,我替你跟老爷表明。少见的朋友,多多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