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三十二章 到临的噩梦!(第1/2页)
    “噗嗤!”血肉被异物捅入的声音,是蔡离去世界后,响彻耳边的声音。

    仅仅只有的疼痛与生命流逝的感觉或许并不好受,可大概几秒的精神延迟感,很快他的视线,重新接入了休息空间处的真实身躯,入眼处只有空荡荡的蓝色光芒。

    有些莫名的失落感,萦绕在心头,蔡打起精神,“不急,去做个考验放松放松心态 。”他说着这样的话,便拿出了物品空间的书籍,准备花些时间来研读,毕竟好不容易交易而来的东西,加上它的重要性,已经让蔡迫不及待了。

    书的封面带着,地下室潮湿的腐朽味道,破旧的书皮被深深渗入黑色的血迹,血迹很整齐,宛如曾有人用粘满血的长剑,在上面擦拭好几次,血留下的边缘痕迹整齐,血迹很浓很浓,仿佛留下了血迹后,就被放着风干,以至于黑印的厚度在书皮上显得极其突出。

    在厚厚的黑印上,仿佛有剑,隐隐留下了几道花纹,蔡详细观摩着花纹,觉得有些熟悉,这时候,封面的一段文字,彻底引起了他的兴趣。

    “这是一段古希伯来文!”

    这种截然不同的意义,开始稍微有些意思了,蔡托腮思考着,手指有节奏地敲打这封面,脑子大量信息快速浏览。

    与此同时,精神海已经天人交战。

    但蔡没有过多理会,他正在细细思考着,每一根神经都高度集中,终于一段尘封的记忆被他找寻回来,思绪终于顿悟而来。

    书皮的字写述着一句话:一名伪神的话语,它记录着我部的经历

    暗暗记下这段话,蔡拿出爵士之剑,用着反光的剑面,对准了书本的黑印花纹,渐渐对齐聚焦,找对了角度后,他望着经过镜像反射的花纹。

    瞬间看到文字后,他下意识的肌肉,夸张牵动着拉扯面皮,不免笑了起来,相反的,变得阴寒的脸,更流露着莫名的冷意。

    花纹,其实是经过艺术化雕刻在剑的文字,配上血迹,留了下来,也给了蔡一段重要的信息。

    那跟他一开始,就是一个多月前拿到生命册那张纸,在他还没有被触摸到,转换为他常用的母语(汉字)前,就原始附有的文字,如出一辙,它们简直是一个文字体系的!

    深深学习多种文字的蔡,了解语言的变化和差异,但他以自我造诣可以断定,这文字绝对不是人类所拥有的,那带着某些规律的文字痕迹,只有与他所开始看见的生命册纸的不明文字,一模一样,有小段繁杂的花纹甚至可以说与那段文字,一模一样。

    当然,如果蔡没有第一时间以备小心,谨慎拍下了那张纸第一面的模样,并深深记忆在了脑子,到了可以默写的程度,蔡也无法发现其中的奥妙联系,这与他一贯的直觉和判断,是抹不开关系的。

    “唔,事情还真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蔡挑嘴笑了笑,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仿佛已经陷入某些计划之中,但他并不介意,因为棋局,对于每一枚棋子,若无足够的把握,那就要小心了。

    有时候,棋子也可以翻身成为棋手!

    不悦地面色开始恢复正常,蔡将其揣到怀里,随着空间波动,就是被收纳在了专属的物品空间。

    至于为什么明明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交易到这书,就要提到一开始,遇到那张纸给予蔡信息的时候了,也是那张纸透露的话语,让他抓住了一线生机,并早已为此扭转了先机!

    你必须换取到一本书,它就放在,高层元老会议所的地下室,伪神之血沾染在上,被离弃的人,这是你最后的希望,等到时机,运用独到之处,困惑便如红海被直直拦断。——先知

    这其繁琐的思考就不必多提,蔡曾为此深深苦恼,但其中有限的内容还是给予他警告,他是一名有信仰的人,在经过解读,蔡便决定等待。

    不出预料,那一天,鲁卡爵士的拜访,要求寻找那张纸,蔡就明白了,这世界真的没在开玩笑,一时间蔡短短几秒,就已经策划好了计划,他运用纸张的信息,赌了一搏,表明知晓鲁卡爵士的身份——元老会议员,并经过某些交谈,确立了交易,当他成为纸张预料的结果时候,鲁卡爵士就必须如约带来那本书!

    接下来就如同,发生的一切,蔡被关押进入监狱,等待所述“时机”的到来。

    这也是为什么,当蔡听到离弃者一词后,眼神的变化,心中那刻就是轰然大波。

    现在,一切的关系都彻底被理清楚了,蔡隐隐洞晓了那张纸的力量,不可思议的“预言”,但似乎只有一次机会,从第一次预言消失后,纸张不再显示了(卿龙触摸的一刻没有变化),只留下了一段上述所看到的原话。

    “还真是美妙等我一段过程,我现在总算来到真正的美妙中了。”蔡扭动脖子的骨骼,笑容出奇的甜美,现在,疑惑先放在一边,他要开始考验了!

    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不一样的考验开启方式,让蔡略微惊讶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