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三十一章 舞动的血(下)(第1/2页)
    大庭院里,已经站满了人,一身黑色西装,每个人的面孔,都被头顶低低压住帽檐的阴影,模糊不清,气氛犹如死一般的寂静无声,为首者优雅持着一支拐杖,梳理整齐的发丝闪闪发亮,抑郁的脸,奇异地目光注视着,图书馆的大门口。

    直到蔡手扶着木栏,悠悠顺着长长的楼梯而下,木板被踩地嘎吱嘎吱作响。

    脚步终于到了,大门口,蔡掩着手,轻笑道:“鲁卡爵士,再次相会,还是那么精神啊。就是~这排场还是小了点。”

    迎来的却是,挥手,下令,“干掉他。”

    等候的诸位黑衣人,宛如机械直勾勾地盯着蔡,就是动手。

    然而下一秒,流淌在地的鲜血,在空中飞舞。

    一个速度极快的人,贴近蔡的身子,就在他黑色的利刃出手时。

    蔡神情不变,嘴里砸吧嘴,牙齿发咔咔声,在咀嚼着什么。

    “嘭”靠近蔡的半米的区域,迸发一股微弱气流,虽仅仅只是初级御风术,却已然是足够了。

    使其身形不稳后,流畅的动作被阻隔,黑色的闪电亦是,萦绕在蔡的手心,激射如影,焦黑的头颅便噗通落地,掉落的无头尸体,鲜血滴滴浸入松软的土壤,落地的一刻,还有血液在空中飞舞。

    空气弥漫烤肉的气息,有些恶臭。

    “啧啧啧,可惜了烤黑了点,不是我喜欢的焦褐感,应该收点力量的。”抬脚按在头颅上,不断转动皮鞋,踩踏着,“噗噗噗”粘稠的脑浆和肉沫溅射。

    蔡嘴角咧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挑衅的眼神扫视在场的所有人,幽深的眸子,见不到一丝人类应有的情感。

    行为犹如恶魔般的残忍和血腥,这些人的神经被触动。尽管早有准备,但还是有些异常的心理被勾勒,他们现在知道了,对付的不是一个正常人 ,也拥有着特殊能力,但蔡却肆无忌惮。

    “你太过分了。”鲁卡爵士阴郁的目中,愤怒的火焰被点燃,“你不该折磨一名战士!还羞辱他的尸体。”

    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蔡哈哈哈大笑起来,“你跟我说战士?那我是什么?你口中的敌人?那么作为你的敌人,我还应该尊重你们?这真是我听过最有意思的逻辑了。”

    笑声噶然止住,蔡歪着头,语言带着森然的气息:“你们应该明白,即要做好好死的准备!”

    “小心!”脑海温和的声音响起,随后蔡眼睛中神秘的拓印转动,黑色影雷之力,毫不犹豫,犹如黑色的粘液覆盖了身,保护自己。

    下一秒,脚底下,浓郁巨大的火焰携带着看不见的风刃,就淹没了他。

    强大的能量波动几乎可以瞬间击杀毫无防备的a级能力者。

    鲁卡爵士看着这一幕,却是失望地摇摇头,眼睛有着一丝精彩的赞叹。

    “得手了!”两名偷袭者内心激动,就欲退去,身为b级能力者,刚刚一击已经消耗完了他们所有的力量。

    借着身上所披,隐匿效果绝佳的黑袍,他们自信可以脱身,可我们都知道,偷袭的人,往往也是炮灰。

    “亲爱的小辣椒,谢礼还没拿呢?”轻浮的笑声从火焰中传出。同一时间,一把刻着银色花纹的血色之剑,激荡起气浪劈开火焰,浑身覆满影雷的蔡,扭动脖子,骨骼咔咔作响。

    精神负荷浩大的精神力一时间笼罩了场,两个小虫子被他洞察。

    空中一道黑影掠过,当蔡开启瞬间速度,短短几秒,便出现在图书馆的楼顶,两人还没发出声来,只来得及望清,面前狰狞的大笑脸。

    潜伏的黑袍,就被剑劈碎碎片,夹着骨骼肉沫,随着爵士之剑腐烂之力的作用,化作一滩美丽的臭血水。

    “呜呼呼!既然不客气,那我也不留手了。”蔡深知自己状态维持不久,便是放开力。

    随后,借着踏地的劲力,黑色的雷光,好似死神的镰刀,收割着一个个的生命,低调而暴虐。

    这些人尽管有着特殊的能力,可无论如何,血肉之躯都完比不上考验中变态级的墨士,一个个在世间的最后一秒,感受到了非凡的恐惧。

    看着一名a级干部都被瞬间秒杀,他们最后脑子只想到的是:这根本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唯一的原因只有一个:“我们是被上面特意派过来送死的!”

    高超的格斗技术配合影雷,一旦被蔡快速近身,那就唯有死。

    深知书籍记录着离弃者的可怕,鲁卡爵士表情不变,就静静站着,打一开始,高层就不打算抓获,离弃者是不可能死的,严格来说只有考验中,他们才会死去,就比如蔡现在,也只是一个投影。(前文,爆成一团礼花)

    随着最后一名来场的人死去,被剑带飞出的脖颈肉,就要挨着站立的鲁卡时,就消失不见。

    粘稠的血水缓缓渗满庭院,吸收着腐蚀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