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三十章 舞动的血(中)(第1/2页)
    触景生情的时间只维持了一点点时间,蔡略带思考的模样,顺着高高的楼梯,来到了图书馆的最高层,卿龙紧跟其后,无论来了几次,他都难免感慨,这里藏书之丰富,关是各种语种就有五十多,收藏来自时世界各地的名典,不知来历的书卷,奇异文字的古怪书籍。

    “唔,到了。”蔡不断在如同迷宫的书架中,准确找到了藏起那张纸的书架,但具体那本书放着它就不记得了。

    那是看上去无其他书架,毫无不同的普通书架,但蔡果断的语气确定这就是他藏书架的地方。

    “你确定?”卿龙有些疑惑,这些摆的书架也没看出什么不同啊!

    “准确说,我是随意挑了个地方放的。也没有刻意去放和进行记忆,甚至专门进行了遗忘。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问我知道在哪测谎仪时,也问不出个事实的原因。如果可以的话,我一点也不想去再次见到它。”蔡耸耸肩,他的意思表明他对此不以为然,开始在这些书中翻找起来,看着卿龙在那发呆,不由挑眉:“发什么呆!快点!”

    “哦哦。”卿龙敷衍道,眼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其实内心只是在吐槽蔡,他如此了解,根本就是忘记罢了,还说的那么有理有据。

    其实并不是这样,运用的是特殊的记忆处理,理论上,一个人如果可以把记忆进行储存后,进行消除和隐没的话,再如何重要的事便可以彻底忘记忘记。

    蔡一遍翻着书页,一边讲起了他的事情:“依我看,大脑处理信息是具有优先权的。这么来说吧,一个事情的本质我姑且称a,一个事情的重要性对于这个人就称b,而得到的益处称c,而人判断的行为准则我用s来表达。当一件事情,a大于b,就会出现极其易忘的情况,大多数人极少记得某一天做了些什么繁琐的小事就是因为这样。当b大于a时,相反的,你主动认为了它的重要性,大脑会以此为积极因素,进而发展这件事情,就会出现熟练和技能,天才,往往就是因为天生的处理机制建立的优先权更加完善,若一昧强化b,则是进行记忆的强化。”

    说到这蔡顿了顿话,指着这些书架说道:“但是也会有反效果。比如,明明这张纸的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可我如果一昧反过来强调其不重要性,去逼迫自己遗忘,却达不到遗忘的效果,而是在强化b,也是在变相记忆这件事。可如果以c来划分的话,我就可以利用此,减少我对其益处的认知,认为其毫无意义的话,既可以削弱b影响,也可以达到削弱a。就相当于一个正常人,把吃饭的c,当作了去杀人一样得到的c,那么就不会去想到这件事。而s只是一个人的行为准则,而我极其善变,也利用这一点,大量附加在这件事情上的额外记忆,则记忆就会困难的,也更加模糊不清,比如我在放纸的位置,可我若是要强行严格来记,那么我顺带记忆整个图书馆的话,这件事的附带记忆就会大大削弱a,变为一件微乎其微的事。就好比你可以直接去追妞,但是绕过加上要求,你要以最后一名成绩变为第一名成绩,才可以泡妞,那么斗志与兴趣就会极大削弱,再加上自我就丑的话(a),那么怎么可能做到。”

    蔡一段侃侃而谈,卿龙就是觉得脑子浆糊,但总体来说,蔡是利用记忆和心理暗示,和自我催眠的行为,来削弱“他关于那张纸”的所有事情。

    “那你现在怎么又记其来了呢?”卿龙发现不对劲,提问道。

    “很简单,我利用了简易的回溯记忆法,把这件事分为两个不同的记忆啊,一个是放纸在哪个位置的记忆与那天最后来到图书馆的位置记忆,诺,所以我只记忆了第二个,遗忘第一个。那么我现在稍微回溯,第二个原来记忆,于是一下得出来,不行吗?”蔡一副你怎么这个也不知道的样子,硬生生把卿龙的话憋会了肚子。

    行行行,你厉害,你真不是个人!卿龙得出结论,不再跟蔡计较,学习的欲望瞬间就没了。

    分成两类记忆的法子,这跟一个人,恶意认为,把米分为食物跟对自己没用的垃圾,有什么区别啊!

    通俗来讲,你会,把到一个地方特意吃了什么食物,还额外分为另一个事情记忆成,因独自孤寂和男朋友生闷气,最终让我只能一个人自怨自艾进食吗?

    “好,算你狠!”卿龙内心默默无语。

    可很快,翻书籍的同时,他手触摸到了一张极其质感完不一样的纸张。

    卿龙呼喊几句,同一时间蔡也是凑过来头,随手丢开一本书,表情黑的一批。尽管他以方法快速找了近大半书,可卿龙只用第三本就彻底秒杀了他的努力。

    看来,这世界上,某种意义对于某些人具有某点恶意啊。

    那是一张白莹莹没有任何污点的纸张,严格意义上,它更像一面轻薄的皮肤,表面有着明显的血管细络网,细微的毛孔仿佛在呼吸,一缩一开,摸上去还带着体温。

    卿龙一副被恶心的样子,嫌弃丢到蔡的手上,当纸张碰到蔡手的时候,仿佛带有什么感应,上面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