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二十九章 舞动的血(上)(第1/2页)
    黑色的雨滴落,微小,却寒冷的出奇,刺骨的冷意凝聚在每一个行人的身体,可他们神情自若,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或交谈,或沉默地盯着手机,这个城市生机勃勃,却已经陷入了病态。

    天空已经许久没有阳光穿过,死灰色雾气常年萦绕,窒息的沉重感是单调的低语,那通体银白色的金属构成了,这个世界的骨架,流淌着的是,人的麻木,行为的单一。

    蔡注视着这一切,黑雨滴落在他的肩膀,浸湿了衣服,让他感觉来自内心的困惑,一次又一次问着,为什么世界会是如此的进步路线?

    他自小就生活在这,却第一次感觉到,深深的陌生感和明显的失望。

    “也许,我本就不属于这。”他呢喃细语,任由雨淋湿,踏上了街道,融入了人群中。

    嘴角绽放一丝可笑的讽刺。

    卿龙沉默着,他忽然有些明白了蔡为什么执着于教育了,因为这个世界的思想已经病态,蔡只是想做出一些改变,可现在彻底的放弃了。

    从一开始,蔡的教育理念虽然被宣传,可只不过犹如可笑动物园的明星,单作了一种无用的理论罢了,高层从未取纳过,只有少数的精英人士孩子才能被实施,不是蔡的不行,而是这个世界的本质像这黑雨一样,就是冷的让人发慌!

    摇摇头,但如蔡想的,“这一切跟自己已经毫无关系了”,卿龙苦笑一声,攥紧了脖子的项链,看了看盖子里的照片,内心流淌暖意,拿起一个高帽子带在头,低着身子,便也随之蔡消失在茫茫人群。

    悠悠的话语带有一丝感慨,自夜酒传来,“当你死过一次,离弃者就已经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了,就像存在的幽灵,对什么最终,留下的是毫无眷恋。”

    再次再见,蔡。

    .

    .

    “啪嗒啪嗒。”一把黑伞被收起,靠放在手中,在地板上留下厚厚的水渍,匆匆刚来的中年人,望着外面,没好脾气地骂了句:“今天的黑雨,下的格外的大啊!”说着话,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想递给前面守靠在门板的人,“新来的,抽不?”

    年轻人苦笑,但也不好拒绝前辈的好意,修长的手指接过烟来,但没有抽,有些疑惑的问道:“我们这样松懈的守卫,不会出事吗?”

    “哼哼。”中年人自顾自地点了烟,吞吐云雾,还带有火星的烟灰落在手指,他不禁微眯着眼,不以为然道:“没什么大不了,待久了你会发现,毛事都没有,可我就是奇怪,为什么上面要派我们守住这里。”

    他看着年轻人若有所思,感觉到这位新人的紧张感,不由笑了,稚嫩的孩子虽说是高层派下的人,可终究还是个新人,不懂一些条条框框,也不懂人员资源大都是被浪费罢了。

    “可这是,蔡先生的私人博物馆......我不明白。”新人苦着脸,不理解的说道,挠挠头,在二十左右的年轻一代的人,都深深崇拜着蔡,基本是当作偶像来看待。

    他还有疑惑,明明蔡先生的遗嘱都在,可哪些资金和任何房产都被牢牢监控住,因此外界现在,还在轰然大波地争执不休。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只要记住高层所说,我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人,就老老实实干着工作,就完事了。”中年人又是深吸了一口,表情陶醉一番,最后直接捏死掉烟蒂的火花,走过后,拍了拍其肩膀:“你看着点哈,我去丢个垃圾。”

    看着中年人离开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年轻人摸了摸头发,莫名有些害怕,看着博物馆旁偌大的庭院,摆放着奇奇怪怪的雕像,感觉在黑暗中的目珠凝视着他,紧了紧兜里的刀,低声给自己打气:“没什么大不了的,前辈都说了,没什么事情!咱好歹也是个有着电影的超能力的人物啊!”

    他就这样慌张的嘀咕着模糊不清的话,站立在门口,却没有人,会发现收敛在目中最深处的阴寒。

    果然,门口如期而至的出现了身影,年轻人微眯着眼,内心中二冷笑,终于还是来了吗?——“一群妄想盗取图书馆的神秘人士!”

    模糊不清的面容渐渐清晰,年轻人愣住了,蔡随意迈着步,微笑打着招呼:“hello,boy,how are you?”

    走到门口,蔡哈哈哈大笑,捏了捏的年轻人懵逼脸皮,唔,很有弹性,相当有手感,除了温度极低之外,他撇撇嘴:“很抱歉。”

    年轻人傻愣愣地看着蔡,但很快反应过来,眼睛冷冷的寒芒凝聚,怒不可遏:“既然冒充我偶像,你这个混球!”

    他贴上蔡的身子就是一拳,拳头附带着一股肉眼可见的寒气,在空中的路线,带起冰花。

    果然 ,这些人都有着特殊的能力!

    思绪闪过,玩弄的微翘起嘴,远超其速度,侧身闪躲过去,一个绕步到年轻人背后,眼睛满是挑逗的眼神。

    年轻人一刹间蒙了,刚想在身体凝聚寒冰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