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二十六章 交谈(第1/4页)
    静悄悄的街道,在深夜,凌晨两点的时刻,依旧是明亮通彻,纷纷的行人满怀期待地来到熟悉的角落,却得到唯有不解。

    一个牌子摆在大松木门口,涂抹着已经开始掉皮的老红漆,上面配有一段文字“今天身体有恙,暂不接客”。

    优雅温润的绅士,弯腰,俊美的颜容带着些遗憾的表情,祝福了一声:“希望,老约翰早日康复。”就转身离去,也没有试着敲门询问。

    拥挤到这里的行人,若是仔细考究一番,尽是联邦大都市的名人和富豪,穿金戴银,浑身上下透露着奢华与高贵的气质。

    看见牌子后,有抱怨声,也有小声嘀咕,但无一都是在埋怨今天无法照例进去,这些权势的上层人士,看到牌子后都是没有迟疑,如之前的绅士一般,迈步离开。

    他们来的准时,走的也快。

    老旧的玻璃橱,昏黄的灯光打射在木质的地板上,典雅悠长的音乐,被年轻的演奏家缓缓拉起,他举着不起眼的小提琴,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按着上端,仿佛在拨动起天堂的乐章,随着音乐的低声细语,他的表情很愉快,整个身子随着音乐有节奏地摇晃,蔚蓝色的大眼睛充斥着陶醉之情。

    曲子是不知名的古典曲谱,让人感受到,小溪激荡起稀碎的泡沫,打在身上,入口的是甘甜的果实,身心灵魂飘扬随风,化作天地的一点点,那是融入山水的独特魅力。

    老约翰微眯着眼睛,轻松的乐曲,让他的心情放松下来,这熟悉的乐曲,他想起来一些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还有作曲的那位。

    一杯酒水轻抿入口,他放下琉璃色的杯子,拍着手,不加吝啬地赞扬:“米克朗姆先生,你的技艺真的很超群!你可以成为我酒店——夜酒,驻场琴手吗?”

    年轻人含蓄微笑,点点头,浓密的金发下,是青春活力。但并没有意外,这把不知名的琴带有一种稳重的独特感,让他今天的试曲超常发挥,他很开心,能得到这位老人的认可。他轻轻把琴放入绒毛铺底内,金玉的琴盒中,谦虚摆手,“主要是,老约翰先生,你的藏品太过优秀。”

    “它应该属于你!”老约翰欢快极了,能应聘这样的人他伸出手,上前拥抱着年轻人,面容容光焕发:“哦!你的琴艺,应该被更多人赏识,这样,它才不会被埋没。”

    没有拒绝,米克朗姆接受了老约翰的谢意,摸着这把古朴的琴,手指轻触每一根琴弦,就像对待一名绝色女子,温柔至极。

    与他之前的琴相比,这把魅力十足。

    看到米克朗姆抱着琴摩挲的痴样,老约翰笑意难掩。

    这位偶遇的年轻人,那么单纯地热爱音乐,大概是内心的情绪作怪,也或许是老约翰的记忆中某人影子。

    但一曲终了,老约翰只愿明珠不被蒙尘,能走上盛大的舞台。

    是的,宝剑配英雄,美酒赠豪杰,这把琴是时候应该给予一个优秀的演奏家了。

    老约翰递过一杯亲自调配的酒,三种颜色的酒液协调的摇晃流淌,在琉璃色的杯体,犹如天空的颜色,杯口插着一支不知名的白花,“白色天空,尝尝吧。”

    “谢谢。”米克朗姆礼貌点头,双手接过酒杯,虽说早已听闻,这位老先生的调酒之闻名,可亲眼目睹,还是难免被这传神的技艺惊呆了。

    欣赏着这杯酒一会儿,他抿了一口,入口,酒液清香萦绕,并没有白酒浓郁的滚烫,相反口感相当之和谐,酒味柔绵不息,果香扑鼻,有一种平和且广阔的复杂性,这杯酒相当符合白色天空的意境,清冽而浓厚,入口是很舒服的感觉。

    米克朗姆砸吧嘴,感叹:“真的太棒了,老约翰先生!”说着,他又是抿了一口,眼神异彩连连,喝的停不下来了。

    擦了擦手上的冰水,老约翰眉头也是舒展开了,一名调酒师,若给一个人特意调酒,那么那个人的评价是很重要的,也是对他的认可。

    想到这,他脑子奇怪浮现一个,满是虚假笑容的男子,不免脸一黑,小声嘀咕:“除了那个混球,有点可惜啊,不过死了也清静不少。”

    “谁啊?”米克朗姆捧着酒杯,仿佛面对一杯珍馐,有些好奇问道。

    “你肯定认识,但我不想提他。”老约翰摇头,表示果断拒绝,表情稍微流露出遗憾,可还是忍不住加了句:“一个很有趣的人,就是脑子有点毛病。”

    米克朗姆:“?”一头雾水的同时,更加好奇了,如此好脾气的老先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可以让其生气,心里有点猜测:莫非那个人惹了老约翰了不成?

    其实呢,米克朗姆想的不假,何止是惹了老约翰,他跟那人简直是熟的不得了。

    “咚咚咚!”老松木门,被敲的嘎吱嘎吱作响,老约翰抬了抬眼,一脸无奈,又是哪个不知事的年轻人?

    他望着米克朗姆,和蔼问道:“先生,我腿脚不便,你可以帮我看看是谁吗?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