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二十章 行尸之城(10)(第1/3页)
    滴答的声音吸引了注意,“什么东西?”玛蒂娜奇怪,内心疑惑,手上的动作稍慢一步,被蔡轻松以剑架住。

    但当她以超常的精神力观察,门内,恶心的画面让她这位心狠手辣者,都都不由面色苍白,冷汗流淌。

    蔡缓缓后退到玛蒂娜身边,盯着眼前的事物,表情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淡定,对着玛蒂娜故作惊讶状:“哎呀,亲爱的。看来我们的事要先放下一段时间了。”

    玛蒂娜紧了紧拳头,可是现在对于蔡挑衅却只能保持赞同。

    在破开的门内,广阔的空间,本来陈列的各种设施都是相当凌乱,一大滩鲜血顺着金属表明滴落,里面只有一个玛蒂娜比较熟悉的人杰克,但他现在的样子却是那么可憎,只挂着一层皮肤的嘴巴,裂开大大的缝隙,里面伸着蠕动的触须,戳进人的眼眶进去,宛如在喝着一个“饮料”,唔,如果那个饮料瓶体不是一个人的话,也不发出“吮吸”的声音(其实动作我觉得还是挺可爱的——蔡)。

    “吧唧嘴的声音可真讨厌,不知道吃饭的时候不能吧唧嘴吗!有点不可爱欧。”蔡竟然在这么严肃的场面还能进行一定的评价,似乎很有介意,不得不说,对此,玛蒂娜都是一副(你特么逗我的)表情。

    仿佛已经注视到了他们,“杰克”一遍捧着饮料快乐喝着(如果他的微笑算的话),眼球像电灯泡突出,却只有黑色,耷拉的脑袋竖立起来,蠕动下身,向着这里行走过来!

    盯着缓缓靠近的“杰克”,玛蒂娜和蔡同一时间咽了咽口水,感到一股无力,再三思考后,都觉得面对眼前那个怪物机会根本没有,正面冲突根本是送死!

    “你们这些离弃者!搞出来的什么怪物!”玛蒂娜立刻将这个怪物的出现归责给蔡,然后不断退后,撒腿就是跑!

    但有一个人已经没见了踪影,说完话,蔡早就溜了,谁留谁爱留!

    这个家伙!玛蒂娜觉得很天真,这个男子太无耻了。狠狠在心里发誓,逃走的第一时间,就是把这个混球按在地上摩擦。

    听到玛蒂娜的呼声,蔡只是撇撇嘴:“唉唉唉!不是我啊!我冤枉。”他这句真的发自内心,大概只能猜出来,估计是宇墨林沐,如果大boss把这事怪在他身上,他就不乐意了,他,蔡,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会作他自己吗?他像是一个喜欢作死的人?

    某处卿龙举手:嗯,我深表赞同。

    脑海的蔡氏拍拍胸脯:我很确定他的抖质!

    第三稍微迟疑:如果,大学以尸体解刨为论文,然后走火入魔,甚至把尸体打包去食堂,无数同学被臭的吃不下饭,被举报上新闻也算;当教授时,去证明能感化罪犯的说法,特意去偷五十多电瓶,被关进监狱里,最后狠揍整个监狱罪犯进行物理感化也算的话,嗯我记得好像还上了新闻——什么,知名教授偷电瓶表示生活太难混不下去无奈被逼?30岁生日,在吹牛皮吹大,为了佐证自己,喝醉酒随性编造的教育实验理论,坑蒙拐骗不良小孩数十名,将其关进自己的培训班,深度进行爱与鼓励的三年教育,彻底戒去网瘾(对网络产生恐惧感)使其高考一鸣惊人,以后生活深深爱上学习(相当痴迷!洗澡也不让书籍离开肌肤一瞬间),唔,虽说他们之后接受访谈表示了——一大段惨不忍睹的读书过程,逼退家长(想要使自己孩子也优秀起来的想法)的故事,也算的话。我觉得....额....还行吧,比其他一些还不太严重,还是不算作死吧。

    卿龙:!!!蔡氏:!!!(这还不算严重?)

    蔡:?拜托,别揭老底!卿龙你不是在考验,怎么可以跨思维吐槽?

    好了,以上只是对蔡那句话,一个吐槽。

    蔡虽然表情很帅气,但他卖力奔跑在通道来回穿梭的样子很狼狈,一条条触须这么疯狂蠕动靠近他的身体,他表示很慌,一点也不想被抓住。

    可悲剧还是发生了,“咕噜”!“杰克”嘴巴发出类似章鱼的声音,嘴角吐出的一条巨大的触须伸出,重重拍打在墙壁上,同时,下身随着疯狂的收缩,整个身体都开始干瘪起来,下面排出大量充溢海腥味的粘液,瞬间就接近了蔡。

    狭窄的通道里,蔡来不及躲避,躯干被巨大的触须用力一握,抬在空中,狠狠拍击在天花板,胸口肋骨被可怕的冲击力足足断了三根,蔡只觉喉咙一甜,鲜血滴落在地面,接着又一根触须缠绕在他的右手,将他拉扯向“杰克”裂开的大嘴。

    若是主角,正常已是陷入生死危机,顿悟开挂,立马开启爆种状态,无双秒杀怪物,可这不是电影,他已毫无反抗之力,仅剩的右手被抓住,无法拔剑砍断挣脱,逃离,迷离的眼角有鲜血渗漏。

    法克朗:“警告!”,蔡先生,你的身体已受到巨大创伤!内脏有一定程度被挤破,大动脉出血,软骨骨骼挫伤断裂,请尽快逃离!

    可蔡并没有就此结束,长发的幽香擦过鼻尖,眼前,黑色的雷弧划过一道优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