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十九章 行尸之城(9)(第1/3页)
    回顾电源被切断的前一段过程:

    随着一瓶就好药剂到手,小丑身体仿佛感受到什么,手指跳舞的小刀停止了玩耍,竟然掉落在地上,本要就该直接给予了蔡及其重要的提示后,平时直接消失的他,却是沉吟一会后告诉蔡:哦,我亲爱的小可爱,说句题外话,担心你的朋友!

    这句话包含深意,得到及其重要提示后,安然的心又是被激荡起波澜,蔡的眉头难免一皱,内心有些惊讶:“担心我的朋友?难道他们出事了?”

    毫无疑问,对于自己的队友的了解肯定是不够的,他们有所隐瞒也是情理之中。

    “但愿他们造成的麻烦,可以轻松解决吧。”蔡如是想到,来不及瞎想,发现得到对于宇墨的信息更为隐蔽,难免进行衡量一会,但目前蔡觉得解决问题的要素还是出于组织,于是他便是朝着“普罗米”教堂进发。

    路上他尽可能避免危险后,实在无法通过重重丧尸群,就直接使用布料,进行隐匿,速赶往,随便一套合乎逻辑的计划已是在脑袋形成:“唔,The pleasantly sruprised,已为你们准备。”

    赶到教堂后,已经用去了半小时(隐匿状态),接着他顺着通道来到了地下(组织总部在深层),自然,在这里各位就知道了,小丑交易给他的重要提示就是:地下的组织地图!在使用了一些时间后(很难缠的人员,副武装,加之一两个也具有精神力,成功切断总计用了40多分钟),切断了电源,等待了一些时间后(15分钟左右),发现没有追击和人来检查,蔡猜想估计组织的内部出现了变动,并为了躲避接下来的还有可能人员袭击(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人),使用了最后一次的隐匿,到此那个道具报废,化为泡影。

    蔡来到了中层地区,发现了实验区,莫名已经没有一个人员,空荡荡的令人不安,得到部分信息后,随便做了一些小手脚。

    然后接下来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一幕,蔡赶来到了审讯室门口(隐匿),亲眼一个来自于克苏鲁神话的不可描述之物,所做的无解杀人一套流畅,蔡看到发生的一切,有些懵逼,虽说中途有些小惊喜,但总体无恙,再说也比不上这个几乎灭组织的怪物吧!

    至于场景不过多描述,太过血腥。

    出于一些推断(小丑的额外提示),他也隐隐知道了,那个不明怪物,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小镇的同一个世界,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那么只有很有可能是与蔡相同的,离弃者!只有可以进行多位面考验的离弃者,才可能干涉这个世界。

    “你的朋友,可不会像你一样聪明。”领袖的话语带有神秘的魔力,又一次出现在蔡的思绪,浮夸的表情望着前方幽深的通道,却是挑嘴一笑:“我可不只是一个人,领袖先生。”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他寄希望于宇墨他们,还是指代自己。

    通道内,粘液滑溜溜留满在地板,海腥味越来越浓重,挥之不去。粘液好像是怪物分泌的排泄物,消化的附赠品。无尽的黑暗带着未知,注视着面前的男子。

    蔡悠然自得,不紧不慢地走着,好似在自己的庭院散步,独剩的右手抓着手电,爵士之剑背负在背后,黑暗交织着光芒下的脸庞,宛如狰狞的恶魔一样可憎。

    咚,咚的脚步声,突然停止,地图已经走到最终的地方。前方就是总部了。

    本来安置的门,被犹如神秘的巨力崩裂开,金属碎片四处散乱。

    只要进去,就可以来到,可以结束考验的最后地点,但蔡没有迈入。

    反而是仰起头颅,手抚着额头,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鼻涕眼泪夹带在一起,流满了面部,过了一会儿后,他止住了笑声,一手把上衣脱下,随便抹了抹,丢在地面上,笑容依然留在面上,戏谑的语言出声:“还不出来吗?还是要等我探完路,被你玩弄于鼓掌后,吉尔达女士你才会冒出来,发表胜利宣言?”

    背后,幽深的黑暗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很聪明,但你是怎么发现的?”

    不屑的眼神丢给“吉尔达”,蔡舔舔干涩的嘴唇,嘿嘿一笑:“很简单,你的暗示太过粗糙了。加上你的拙劣演技让我作呕。我猜猜看,你就是上帝之剑的真正首领吧,唔,我想想,你这个冒牌货,真的吉尔达已经被你杀死了。”

    话音一落,身着皮衣的“吉尔达”终于现身,身躯在灯光下凸显着凹凸有致的弧线,但蔡的眼睛微眯,寒光幽幽。他很明白,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不知名的女子,秀气的眉毛挑起,颇感兴趣的表情玩弄之意浓郁,红唇微启:“蔡先生,你可真是有意思呢,你可不认识什么吉尔达,那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蔡踱步在女子的身边,围绕着她,丝毫没有一丁点的紧张,也没有面对敌人可怕的颤抖,只是以轻松的语调,悠悠的解释道:“你的交易人类的语言太过拙劣了,换取物资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