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十八章 行尸之城(8)(第1/2页)
    破旧的生命尽管短暂,可坚守的理念不会被摧毁,人们因此变得不同。但将其捏的粉碎,那一捧的希望,也会顺着指缝,落得一干二净。

    ——蔡

    (解密,蔡如何进入吉尔达的基地,因为金属板被多次按擦,且吉尔达的影雷的特殊性,一定程度在上面留有淡淡黑色的晕,将其结合吉尔达的动作,便可以依照其几次尝试后打开通道。在输入极长的密码前,蔡就断定其为推算的,不然不可能会为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这样会出现错误,吉尔达不可能如此愚蠢,同时的逻辑运算才可以不出错误。加上吉尔达特意看了看外的金属通道,暗示了蔡。不出意料,蔡在以其视角里,发现了,一处微小的黑色笔记,经过给予蔡的书本的文字结合,是一处复杂精神魔法公式,于是通过计算与蔡氏快速的反应力,成功打开大门。)

    “滴答滴答!”悠长的警示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审讯室,鲜红的大字跳转到24.00的时候,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代表计划的最后一天。

    激烈的钟声,刺激到了吉普路德,很快他如溺水者,猛地一睁眼,喘着粗气,心跳剧烈,从睡梦中苏醒了。

    “怎么回事?”看着时表上的时间,他不可思议,竟然睡了12多个小时!表情有些疑惑,按道理,平时,杰克,都已经照常拜访他了。

    疑惑不解的同时,随着“噗!”的一声,天花板的灯光明暗不定,继而瞬间熄灭,吉普路德的苍白的头发中,电流声滋滋作响。

    他一愣,但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坚不可摧的组织基地,被人切断了电源!

    笑容久违地爬上吉普路德的脸,消瘦的眼瞳在黑暗中闪耀着白光,干瘪的精神之种,慢慢充盈了力量。

    但冥想的力量要恢复精神力,还需要一定时间,他轻声嘀咕:“希望......”熄灭已久的胸中之火被点燃,一种念头被重新回忆,再难以被遏制。如今报复的时间到了,他的杀意弥漫,他打算要亲手杀掉,这一切的引导者!

    仅仅片刻,白光从吉普路德的瞳孔褪去,挑嘴一笑,一抹灰色之光从身上蔓延,然后粘黏在金属锁铐上,叮当一声,金属中间深深崩塌崩裂,被巨大之力被拉扯,他起身,许久没活动的关节发出咔嚓的响声,满是肌肉的巨硕手臂伸到了后脑勺,狠狠一拽!

    一条带着血皮的金属缆线被拽出,终端还挂着一条条生物质的线条,这是困了吉普路德长时间的装置,它链接在座椅上,由电源提供着其干扰,被接入者被启动装置,就深度沉进入精神状态,也便无法冥想去恢复枯竭的力量。

    把其抓握在手,他沉默看了眼后,手上蔓延的灰光将其捏成粉碎。被其深深折磨了六个月的他,那种异物在脑的痛苦,和饱受煎熬的绝望太过痛苦,但这一切都是过去式了。

    嘎吱一声,打开大门,入目的景象,让他瞳孔缩小,本以为会遭遇到组织的人,已然准备好的他,神情仿佛见到了地狱。

    黑暗的金属通道中,到处都是残破的肢体,滑溜溜的内脏仿佛遭到啃食,但上面布满的却是被钻开的窟窿,一个看上去还算完好的身体靠在墙壁上,吉普路德走过去,不小心踩爆了一颗眼珠,脚底清晰感受到汁水的爆裂感,让他有些不适。

    他伸出手,可手指刚一触碰,身体就软塌塌的凹陷下来,原来,腹部已被开出一个浩大的口子,仔细一看,内部的血肉被吃的干干净净,但或许更应该用“吸食”一次来形容。

    吉普路德不仅低头思考,神经更是前所未有的紧绷。看来有一个怪物路过这里了。血腥味的浓重气息,让他甚至好像回到了病毒传播的一开始的一幕幕,那股惨烈感,记忆犹新。

    “噗通。”吉普路德感觉到脚上似乎有东西在攀爬,他看过去,一只细小的触须明明挪动着,对准他的血管刺去。它,渴望着血肉。

    但灰光已经擒住了它,手被灰光包裹,以至于他能够保护好自己,吉普路德捏住这个触须,神情凝重,他敢打包票,这个东西他绝对不认识!在他看来,也肯定不是组织弄出来的,这与生化科技不同,表现出来了部分与精神力相同的唯心力量。

    目前这个触须表现了极大的攻击性,但吉普路德还是试着捡了一块血肉,喂给血肉,但触须表现了厌恶抵触,仿佛只有新鲜的血肉才能让它感兴趣。

    “或许,它能让我找到那个怪物。”吉普路德若有所思,但他手灰光一闪,触须被炸裂成肉泥,他起身离去,毕竟他还要做更要紧的事,最好这个怪物杀光了组织的人。

    现在既然这么好的机会,吉普路德自然不会放过,他迈步前进,灰光覆盖满了皮肤,向着深处前进。

    在他转身离开后,一个黑色的触须探出,早悄悄黏在了的衣领的边角,上面一颗颗眼珠闭合,然后一张空洞嘴巴裂开,表露诡异的笑脸。

    几分钟后,幽暗的通道响荡起滴答的水滴声,一团团残肢鼓起了肉包,随着不断蠕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