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十六章 行尸之城(6)(第1/2页)
    在昏暗的灯光室,一场惨不忍睹的拷打正在上演,一条带满铁钉的长鞭,疯狂鞭挞着人类的血肉之躯,血肉横飞!

    “嗯哼。”满身血痕的男子,被铐在座椅上,看上去神智不清。

    皱起眉头看着男子脸,杰克感到心情烦躁,怒火积累胸口不得抒发,面前的男子实在是太倔强了,无论他如何拷打都是撬不出半点信息。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将手中的鞭绳丢给一旁的助手,杰克表情冷漠,狠狠踹了脚男子,以发泄积郁的怒气,助手低着头,冷汗滴落,生怕这位暴脾气的主子继续发怒。

    男子呵呵一笑,抬头,一口含着的血痰吐在杰克的衣服上,黑色的眸子透露着深暗的幽光,“你个渣渣,继续啊?要不要老子在你娘炮的性感小屁股,小菊花口开个刀,才敢使劲?!”

    杰克的瞳孔犹如火焰跳动,但他没有继续,心里很清楚这个男子是上头要求拷问的对象,现在男子已经不能再接受拷问,如果死了,杰克将有很大的后果。同时内心对其愤怒和畏惧感同步上升,实在太可怕了,这个男子,尽管饱受折磨,可语气中浓浓的不屑之意,加上神情一如既往的轻蔑,明明是囚笼的等死之人,看待杰克的眼神却是那么的漠然,宛如看待世界可悲的走狗!杰克无法接受一个囚徒,以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平息心中的怒气,打开房门便是走了出去,他现在需要冷静下来,助手匆匆跟上,离去后,望着男子一眼后,一把带上大门。

    顿时,幽暗的室内,只剩下了男子,他的胸口微微起伏,气息微弱,这些天来,无数次的拷打,治疗,继续审问,他的心灵疲惫不堪,但尽管这样,他目中流露的坚毅与行为举动,高调告明那些混蛋的组织人员,他——吉普路德,心中的信仰,从未被击溃。

    “呵呵。”吉普路德吐出一口血痰,感受着浑身的剧痛,思维迷糊,“也不知道,希望究竟在哪......”他呢喃着,孤独感与痛苦滋味无时无刻都体会着。现在,他清楚的明白,身体的状况,虽然每次拷打后,组织都会用着高效的医疗设备去治愈他,可满目疮痍的身躯已是时日不多。

    吉普路德是致力于拯救事业的人类,几番波折后,却被制造病毒的组织抓捕,并为了撬出其余人类的最终藏身地点和一个只有他知道的极其重要的信息,但他绝口不提。而他,最终希望则寄托于还活着的同伴,可不久前,他们都被捕,现在的境况的恶劣,让吉普路德感到希望迷茫,但只要还有其余人类对抗生存,那么就有希望。

    他静静凝视着,眼神绝望之意浓郁,因为不久前杰克亲口告诉他,新一代的计划就要启动,人类即将灭绝完毕。

    空气如死一般寂静,唯有吉普路德面前的桌面上,一个死去枯干的种子在萌发的新芽的logo,闪动着时间的倒计时,每三十分钟后,滴滴响起,就仿佛为了恶意挑衅着,故意安放在其正对面,让他深深体会无助感。

    logo下面撰写着名称“THE SWORD OF GOD”——上帝之剑,纯白的字体,圣洁而残酷,代表以神的旨意清扫的利剑。

    “贾斯丁,艾娜。看来我们真的完了。”嘴里反复念叨着伙伴的名字,紧绷神经的线被崩断,吉普路德昏睡过去,他实在太累了。

    幽暗的金属通道中,杰克迈着步子,眼神却是流露奇异色彩,低头看着手臂上的手表:“还有37个小时,这个世界就要被我们清扫了!”

    难以言喻,快乐的情绪洋溢满了胸腔,他哼起小曲子,来到厕所间,脱去裤子,表情舒畅,入水的哗啦声响起,但他不知道,危险已经靠近!

    天花板上,灯光投射下,一抹缓缓移动的影子不经意间,覆盖在马桶盖上,眼睛瞥见马桶盖上的黑影,杰克心一颤:不好!!!

    已经晚了,一个手掌从背后贴进,一击手刀切在动脉上,重重的一击阻碍了血液流畅,眼前一暗,杰克闷哼,不省人事。

    在他身体要倒下去的,手掌托住他的身体,把他贴靠在墙壁,整个过程流利,堪称完美。

    正如蔡所说一样,宇墨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刺杀者。

    “呼,终于等到机会了,我还以为你们都不上厕所!”刚刚得手的袭击让他很兴奋,等候将近一天的,精神高度紧张,终于得手的一刻,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

    不错,与蔡他们,待遇不同,宇墨竟然直接出现在最终地点,打入在“上帝之剑”这个组织的内部的,嗯,厕所。

    扒下了杰克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并将其五花大绑,拿袜子狠狠堵住他的嘴巴,至于会不会有有介意,宇墨表示不关心。

    紧接着,他拿出一个面具,薄如蝉翼的材质散发着淡淡的尸臭,空洞的眼孔仿佛有丝丝鲜血淋漓,阴冷是将它带在脸上,的唯一感觉,直至面具与脸完贴合。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面具上开始生长出密密麻麻的血肉触须,它们满布在宇墨的脸上,从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