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十五章 行尸之城(5)(第1/3页)
    幽暗的城市里,洋溢破败的气息,嘶吼声接连不断,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遇见破碎的肢体,在这里,它们那无法消止的贪婪与索取,让这座城市一片死寂,一股萦绕的腐烂臭味,深刻在城市的心脏,仅仅屏息以待,恐惧就化作触手,不断缠绕住每个人的心灵,收紧窒息。

    蔡静蹲在城市里,一处的高树冠,眼睛微眯,手里竟然还有一只吊脚杯,摇晃着琥珀色的酒液,轻抿一口后,“直接闯进去吗?”里面游荡的丧尸太多密集,就算能干掉,体力也无法支撑,更不用说少数的异变体,更是棘手,只要稍有动静,就可能陷入死亡。

    对此,在拿布将锋利的刀刃再三擦拭的吉尔达,终于是思考好了:“不,运用智慧!让我没想到的是,前往的路线本来是比较安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聚满了丧尸。”

    说着,手表的轻轻震动,让她的心跳不由加快:“没时间了!冲吧!你要注意!尽量活下来吧。”随着丢下一颗微型炸弹,爆裂的碎片气浪掀翻一整片的丧尸的一刻,她就是纵身一跃,幻影宛如化为快速的雷电穿梭不停。

    “叮!”高脚杯被抛弃,跌砸在地面破碎,晶莹的酒液从玻璃片上滴落,混在了粘稠的体液之中。

    蔡就欲要跳下去前,瞟看了眼那片街道的一处,突然注视到,高楼上面一根随风摇摆的尼罗绳,挂着一只带着衣服的还算完好的手臂,干净的截口上,已凝固的鲜血的亮丽的刺目。

    “呼,看来,旅途不顺利啊。”

    便亦是进入在丧尸群之中,举剑砍杀。

    一条条肢体被撕裂,粘稠的汁液溅在衣服上,腐臭味让人的嗅觉恨不得失去。

    “啊,太恶心了,该死,又担工具人.....”蔡气息平稳,刚砍出一片行动空间,这些疯狂的丧尸就汹涌而来,它们速度快的惊人,尽管被爵士之剑杀死,但一波又一波,延绵不绝。

    一阵风声响起,不知那里冒出一头强大的异化丧尸,蔡没来及闪躲,锋利的爪子将他的左手背刮伤,伤口瞬间就被腐化感染,只要三十分钟蔡就彻底完了。

    这一次攻击彻底把蔡的怒气给激发,“你在找死!”大吼一声,一个健步,丧尸直直被饱含怒气地剑劈飞,同时几步跟上,快剑将丧尸脑袋切裂,没有犹豫,就是快步向前。

    随着几分钟的时间推移,蔡已是靠近了一处高楼,甩出一只长钩,挂住受力点,接着用力击飞数只丧尸,蔡便急忙踩着墙竭力爬了上去,来到玻璃窗,一拳打破玻璃后,钻入进去,里面是一处乱糟糟的办公室,地上有一些墨色血迹喘着粗气,嘴里低估骂道:“shut,剧情杀?哪冒出了个丧尸!看来这就是一只手臂的代价.....”说着话,他已是脱下衣服,病毒已经快侵入到整只手臂,看来,不得不舍去一只手,先用酒精在感染的肌肉后一公分左右消毒后,便抓起一把干净的匕首削断手臂,一瞬间,足已使人昏厥的神经的疼痛感袭来。

    不得不说,因为左手的负伤,差点因此丧命,要不是蔡氏的反应够快,已经死在那了。

    打开背包,拿出药粉倒在伤口上,便包扎起来。一番操作后,蔡已是浑身冷汗,浑身哆嗦,整个人都是颤巍巍。

    “啊哈哈哈哈。真要老命。”蔡擦了擦汗,因为衣服沾满了病原体,为了伤口的考虑,在换上了军事服装后,便躺在原地休息。

    精神世界里面的蔡却在指指点点,一脸庆幸:“啊哈,还好叫他去工具人,要不然肯定疼死。”

    第三却是问道:“你发现什么不对劲吗?”蔡自然知道:“有人故意阻扰我们!”根据推断,那根血迹斑斑的绳子很有可能就是诱饵!蔡甚至可以想象出就在不久前,有人杀害了“同伴”的过程,将他用绳子吊在高楼上,不断折磨,鲜血与哀嚎吸引大批的丧尸,等到时间后,便砍断他的手,匆匆离去。那么,如此一来,这个人肯定对吉尔达的路程很了解,或许可以换句话说,他们很熟!那那个人,为什么又要阻止吉尔达去基地呢?

    明明发现信息,可为什么蔡不去提醒?他们不是同伴吗?他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我还需要去找他吗?”蔡氏疑惑问道,但对此第三神秘微笑,摇头说道:“不不不。我们本不该相信他们,其实在一开始,蔡是想去的,毕竟聚集到那有很大程度上,宇墨林沐两人都可能在那。可因为见到吉尔达的表现异常,我与蔡就不打算去那些人的基地了,既然现在吉尔达已经放弃我们,不如准备好我们的计划。”

    蔡氏也很聪明,一下子就领会到意思,若有所思,但最终他得到的结论就是:感情我就是个工具人?

    有些尴尬于对蔡氏的羞愧,蔡抢着说道:“我来说的更直白吧。我们是必须要特意独行。不过辛苦你了,还是需要你,要不然,我们根本完成不了接下来的计划。我想,之前那个住所就是不错的目的地。”......

    已经休息的差不多后,蔡把剑绑在了背后,随着几分钟的平静,发现确实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