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七章 真相(第1/2页)
    再次从废弃医院出来,蔡已是思路清晰,他看着迷迷蒙蒙的大雾,他已是没有过大的担忧,兜里揣着医生的药剂,蔡捋捋头发,面目浮现灿烂的微笑,“现在,让我踏上离开这里的美妙旅程吧。”

    现在,让我们回望之前发生的一切,从书籍与日记中,蔡得到了非常重要的提示,在接触中,镇长虽说没有表现不好的意图,但是这样一个恶劣的变态,同时身为这里的镇长,蔡会单纯相信他吗?不不不,打一开始,指示一就告明了,独自寻觅的人才能找到幸福,在日记里,对幸福的描写充斥着小镇的部,不错,加上小镇里本身的环境都表露出,这里生活的是那么“幸福”,但是虚伪的幸福是假的,从一开始病人小镇就是变态堕落者的聚集地,被操控的思想的人会找到幸福吗?

    这就是蔡如此小心的原因,整个世界的主观描述是那么诡异。

    再说,日记提到,约翰对镇长的肢体藏品很欣赏,所以约翰也是个病人,加上对遇见缇娜的日记,记住,是缇娜主动找上约翰,且面对宴席应该知道真相,但她没有去阻止约翰,或者可以说,她也是知到小镇真面目的人,亦称呼主谋!

    约翰已经被在宴席后,日记本就提现了他已经如别人无二,医生的措辞也证明,清除,就是宴席的本质,于是蔡去第一时间没有寻找缇娜,她是危险的!

    虽说桌面的信息遭到了一些故意损坏,有人特意不改变信息,就是利用误导有一定可能苏醒意识的约翰,那么蔡也是有点奇怪,约翰在这小镇究竟扮演着什么?这个小镇又是什么!

    之前,蔡询问摩登的信息仅仅只是问了三个问题,“外面是什么?”,“缇娜在哪?”,“现在几年。”,让他感觉到不安的是,摩登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摩登告诉他,摩登他也没有出去过小镇,可他曾出去过望了几眼,外面很荒凉,什么都没有,小镇本身没有时间不明,日子都是大家口头约定,他告诉蔡,缇娜就是在小镇的一个具体的地点。

    这样一番询问后,为了得到验证,他来到了医生那里,得到了完不一样的回答,结合指示三(疯狂的面孔下,目睹光与影下,沉默不语的话)思考后,蔡把真相看得七七八八了......而现在他要揭开真相的一颗,并亲眼见到真正的缇娜,完成首次考验!

    在医院门口蹲着等候,雾气终于退去,蔡起身微笑注视,慢慢走入其中,狂乱地雾气肆意侵蚀着蔡的身躯,让他身体慢慢冰冷,可他只是快步前进,一边哼着一名学生给他写的曲子,一边把药剂打开,服用入肚,小镇的人们犹如机械一样趴在窗户上,头颅僵硬转动,齐齐凝视着蔡,蔡只是撇撇嘴,“真是,一群小辣椒,有本事出门跟我solo。”

    当然,小镇人民没有戏剧化冒头,冲出来,一个意料之中的人已是眯着眼睛,站在苦口等候,血色的光亮闪烁浑身。

    “哦豁!镇长先生,你是来恭候我的吗?”蔡大声笑道,语气充满了讥讽,不屑地挑衅着镇长,镇长淡淡地把苍老的手拦在蔡的身躯前,浑浊的眼睛散发出摄人心神等我血光,他整理着衣着,瘫着手,“很抱歉,约翰,你不能离开小镇。”

    “atui!”蔡眉头一挑,竟然是吐了口痰在镇长的衣服身上,用手帕擦拭掉污秽,镇长面色阴沉,低沉开口,“你不要激怒我!”

    结果蔡理都没理会就是一溜跑走,镇长刚想追击,一个色子就是滚落到他的脚尖前,于是他牙齿咬的卡卡作响,不得不停下了,回身注视着走过来的矮小身形,面色变得凝重,“你要放他走吗?摩登!”

    “是的,愿赌服输,这么有趣的人,实在是太有趣了,我还是忍不住无法看着他被留在这个可怜的地方。”矮小的摩登,深深低着头颅,身上的气质宛如博注的恶魔,以着不容置否的语气开口道,“那么,我们赌一赌吧!利拉德爵士。”.......

    说实话,也不清楚谁会胜利的蔡,只能寄希望于摩登能拖延足够的时间,现在他玩命快跑着,吸着浓重的雾气,就算用着药剂,精神数值也在慢慢的下降,这么一会儿后,就是逼近55。

    然而很不幸,当前方一把黑色的吉他已经隐隐出现后,蔡的浑身都是一个激灵,出口就是一阵吐槽,“卧槽,你不是中立的吗!搞蛋,我不来惹你,你还铁心了是吧!”

    黑色的吉他,无形的演奏拨动琴弦,无名之曲收割生命,悠悠的曲调,开始如潮水侵入大脑,只是那么一会儿,嘴唇感触湿润的感觉,蔡伸手摸了摸鼻子,鲜血滴淌下来。

    “先生,很抱歉,留下来吧。”声音响起在耳边,蔡骂骂咧咧地抓起了一瓶药剂,一饮而下,“不管了,是你逼我的!我倒要看看boss有多强,就陪你玩玩吧!”

    暴走药剂:品质罕见(短时),一名精湛的医生调配的药剂,激发潜能!独特的黑暗药剂魅力,可让你大幅增长身体强度,但前提是你承担的住代价。

    服用下药剂的一瞬间,蔡脑袋一阵剧痛,浑身都强烈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