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四章 赌局(第1/3页)
    裹着薄薄的的衬衫,蔡感受到了入骨的寒冷,此刻,似乎还没有到出门的时候,街道上空荡荡的,墙壁上画着阳光和各类的彩画每一幅画都充斥着幸福的氛围,可这一切表现的太刻意了。

    蔡扫视了一圈,突然发现背后有道道眼神注视,他看见人们都隔着窗户的一层玻璃,面无表情看着他,但并没有出来,冰凉、麻木,像...一具具的傀儡,他感觉到了不对劲,大脑危机感提醒着他,于是立刻加紧脚步,跑了起来,路中见到了小镇地图,花了些时间记下来后,便朝着镇长事务大厅一路飞奔。

    小镇的人们似乎是被从雾中,吵醒了,一个个隔着玻璃看着,那些眼神让蔡感觉自己要被剥离了,太难受了,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他。

    “终于到了,呼~”蔡喘着粗气,看见门没有锁,便推大厅的门,像逃亡一样迈入,额头亦是大汗淋漓,大厅仿佛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一踏入,人们都不再盯着蔡,那股不适感也是终于消失了,“该死,精神状态太差了,不知道我精神数值掉到多少了,这能不能人性化点!”

    这时候法克朗的声音响起,“应要求,离弃者的精神数值接近要求值才会提醒,如果需要特殊情况待遇,可在心里思考,数值同一时间会反馈。目前蔡先生,你的精神数值为七十分,一共下降了30分。时间还剩14天18小时,注意你的时间。已触发指示条件,来到事务大厅,指示1——(独步寻觅的人才能找到幸福)。”

    “哈?fuck!”蔡忍不住说了句脏话,你好歹也要给个明显的提示啊!不过他也没太激动,毕竟有指示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至于内容提示疯狂杀戮他目前只有小猜测,而这个指示他隐隐已经明白了什么。

    大概十分钟,他缓了过来,优雅地整理了一会儿仪表,走了楼梯来到了镇长的办公室,他探头一看,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已经在早早坐在座椅上,不过值得奇怪的是,桌面上点着油灯,带着一副老花眼镜,艰难地阅读着手上的书。书名“血肉爵士”。

    “不错的书,我不久阅读过,一般意义来说如此荒诞的书,我阅读是觉得毫无意义的,可这本真的充满代入的美感啊,第一人称的视角,经典的恐怖气氛刻画。性格开朗且极端分裂的病人,也就是本书主角:利拉德,即血肉爵士,以为对肢体美的喜爱到了极点,矛盾的杀人和他热爱生命的行为并没有冲突,他救济着哪些被他拿去肢体的人,啧啧啧,内容不得不说一绝,以我来看,我认为利拉德,是一位优雅的收藏品家,不过是一位爱好有点偏否。如果你翻阅起很困难的话,我可以帮你讲,我自认为口才不才,镇长先生。唔,亦或者说?利拉德爵士?”蔡报以微笑,轻声说道,目光紧视着这位老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坐坐,我有点累了。”说完,不客气地拉开座椅,慵懒地躺在上面。

    老人在蔡称呼他为利拉德的时候,似乎触及到了他的情绪,手不禁抖动,一刹间,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让蔡不由皱眉,不过很快消逝,镇长摘下了眼镜,和蔼解释:“亲爱的约翰,请不要把书里的人物,认为与我同名,就大咧咧开玩笑,很不礼貌哦!”

    蔡眼神略带思索,拒绝承认吗?但还是配合着大笑:“哈哈哈,开个玩笑,镇长先生,我来只是想问你个事呗,缇娜在哪?”

    “你老去她家里玩,不是很清楚,她一直待在家里吗?大家都知道啊,约翰,你要再这样不着调,我可要生气了。”似乎镇长对说到缇娜的事,表情不悦,语气也变得生硬些许。

    已经得到了信息,蔡也不会再问,那样太暴露自己的无知了,会显得他不像小镇的人,只是打了个马虎眼,回答:“那还真是不意外,我还以为或许今天的好天气,她会主动出来找我。那么镇长,要跟我一起去打猎吗?”

    镇长抬了抬手,摆手道:“你自己去吧,我还有事要办。”

    蔡嬉皮一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试着说,“镇长啊,那个有小镇详细的地图嘛,我想看看那里适合打猎。”

    “拿去!快点滚,看着你我就来气。”镇长无奈地丢过地图,气冲冲地骂道。

    蔡拿过地图,心里没想到,如此好简单,不过地图还是要审视一番,再三感谢后,他悄咪咪关上门,便溜出了大厅,挥挥手告辞,“如果有啥野味,就请镇长谢纳了!”

    待到蔡离去已久,镇长的身影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了门口,阴暗的面孔流露些许奇异之色,“约翰啊,约翰,你知道的越来越多了,是否还要在安排一次消除呢?”

    视角一转,镇长消失不见,下一刻镇长已是悠然躺在床上,翻阅着书籍,床上面铺满了厚厚的绷带,上面似乎清洗多次,可还是有难以掩盖的血腥味,房间充斥福马林的气味,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装着尽是,泡着药水的肢体......

    蔡并没有心情去缇娜家,为何?按照现在发展的情况来看,书架里的每一本书就对应着小镇里真实的病人,是的,病人!每一本书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