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三章 在这里,是噩梦(第1/2页)
    灰蒙蒙的雾气在黑夜来临的一刻,化为巨兽,迫不及待地席卷了森林里这可怜的小镇,贪婪注视隔着一面窗户后,颤抖的每一位病人。

    ——蔡

    悠闲自在的生活中一杯热茶对于蔡来说,自然是少不了,他摇晃着藤椅,平静的翻阅着手里的日记,黄色的纸张陪着讲述不清的语句,在他看来还真配呢!甚至让他以为这日记是可爱的医学工作者写的,差点字都看不清。随着阅读,蔡后脊背也阴冷的瘆得慌,这日记...处处透露着诡异。

    11月七日,我随着队伍来到这里,路途他们蒙上我的眼睛,摇摇晃晃的马车带我来到了这个与世界隔绝的森林,但是我很奇怪,漫长的路途中,我嗅到了海洋的腥味,不会错的,我曾经在海边工作过,这味道很熟悉,可我上车的时候是在内陆啊?这么短时间,怎么可能?不过,今天是到达的第一天,小镇里的每个人都是那么快乐热情,可是总感觉不对劲。

    11月八日,我想出去打猎,可镇长叫我去事务大厅,还带我参观了他的收藏品,是挺不错的,那些肢体很优美。(字迹被涂抹)奇怪,镇长为什么要这样做,怎么好像在刻意阻拦我?小镇外面是什么呢?好像看看啊。对了,我还交了个名叫缇娜的新朋友。她真是漂亮。

    蔡先生翻动着,后面似乎还有什么纸张,可是被撕掉了,之后就隔了一个多月。

    12月25日,今天圣诞节,好开心呢,这真的是一场“盛大的宴席”呢!为什么缇娜不去呢?

    12月26日,啊,真美好,草地的足球赛太有趣了。

    12月27日,生活在这里真幸福啊。

    12月28日,除了幸福还有什么能形容这里。

    .........

    看到这里之后,蔡先生发现之后的日记越来越潦草随意了,就只是记录着类似于今天不错之类的字句,每一篇都表达了记录者想要生活在这里的愿望,而之前很明显记录者很想出小镇,可这一变化难道是在那空隙的一个月吗?又是在什么时候,记录者思想发生如此剧烈的变动。蔡先生思考着,自语道:“依照日记,缇娜,似乎没有受到影响。其中11月25日的日记有很大问题,提到的镇长也不对劲。”那么突破点必须要在“盛大的宴席”,“镇长”,“缇娜”,蔡先生计划准备拜访两人,并尽可能去询问出关于宴席的信息,否则按照法克朗的提示,15天是他的期限。

    整理好日记,蔡先生把日记放回书桌,等到他再摸到桌面,他敏锐的发现桌面不对劲,有一块地方似乎格外的被清洗过,“好像被洗过?”说完,他捋了捋思绪,“是什么要留下来的痕迹,需要特意去清洗?”

    他又开始在房间晃悠着,不得不说,这位记录者真的有很多的藏书,他随意翻阅了一下,每一本都像传记?

    他发现,有厚实的惊人的,也有很薄的,他拿了一本最多的也是看上去破旧的书,血肉爵士,读着读着,他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不过他没有着急,又慢悠悠搜查起来,每一丝信息他都不打算放过。毕竟他现在扮演的就是之前的记录者,日记属名为约翰。思考着问题的同时,蔡已经轻轻翻开垃圾桶,找了起来(不要问我为什么),“哈!我就知道,一小节绷带!唔,有血迹,果然桌面上应该有过血渍,至于为什么洗掉,估计是什么记录者遗留的什么关键信息。看来我需要一些鲁米诺。”

    于是他临时又想去警局了,那里的发光氨的药剂可以帮助他得到这个关键信息。又一次透过窗看向外面,外面还是昏暗暗的,外面的大雾似乎还没有褪去,可现在已经早上五点了,“这个雾好奇怪,灰色雾,总感觉不妙,我还是不在有雾的时候出去吧。看来打算去警局的事情现在还不能去做。”说完,就在蔡先生拿起架着的猎枪,准备看看能用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和熟悉的声音。

    “请开门,.蔡。”

    是小丑。

    蔡先生有些无奈摆摆手,打开门,“难道考验中,你可以出现在每个地方吗?你是来帮助我的吗?”面对一连问题,小丑进来后,却是捂住了蔡先生的嘴,嘻嘻笑道:“嘘~蔡先生,注意点啊,大声说话可会付出代价啊。”

    蔡推开他的手,皱眉,难道这是在提醒不要暴露自己不是约翰的身份吗?他也没有试着拿猎枪攻击小丑,因为在小册子里告诉他,小丑是帮助他的人。

    “我先声明一下,在表演之台,其一你要尽量不要暴露自己剧本中的身份,好好表演剧本,其二,信息自行寻找,其三我会出现在需要的时候,但前提是你那时候很安。你可以用你的东西来兑换一些我可以提供的东西,目前我拥有的是,鲁米诺药剂,缇娜的日记,镇长的信息。你可以考虑一下。”小丑摸了摸白色手套,如此说道,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分别的三样物品。

    “那我要用什么来换?”蔡示意小丑坐下,小丑一屁股坐下,玩弄起来那把不离身的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