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二章 小丑(第1/2页)
    未知名的空间,萦绕着淡淡的蓝光,大约一千个人位于此处,一个男子面容颓废的躺地不起,旁边的人也有不少注视到了他,某些人觉得眼前这个男子非常的脸熟,就是想不到他究竟是谁。男子似乎昏迷了好久,此刻,他终于迷迷糊糊醒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后就是疑惑不解:“我不是挂了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我瞅着也不像啊?”

    也不知是恰好,一道阴沉沉的声音应付道,“哈哈哈哈,.蔡,我见过天堂,天堂的确不是这样的,有兴趣你可以自己看看。”蔡先生转身看向声音来源,只见,一名应该在电影出现的人物,迈着幅度摇摆不定的步伐走来,画着夸张的彩妆,嘴角挂着诡异微笑,手持黑色礼杖,紫色西服套装,手里把玩着一把金属小刀,好像能吸引人的目光一般,他一出现,人们的视线立刻移不开。

    面对这样突然出现的人物,各位人士都是显得慌张,因为他实在太像小丑了!哪知道看到这幅场面,蔡先生眼神一变,好像换了一个人,面部忽的充斥了难以言喻的笑意,“算算时间,我们好像应该在这里见面了,我该怎么称呼你的,小甜椒。”

    面对这样莫名的询问,这位人物对了有些诧异,有些奇异的打量了一会儿蔡先生,慢慢的,嘴角疯狂上扬:“嘻嘻嘻,是的呢,我的小甜心,唔~你跟别人好像不一样?算了,管他呢,亲爱的离弃者,请允许我介绍一下,你可以称呼我为小丑,你们的领路人!哈哈哈哈哈哈!如果有什么疑问尽情问吧,因为时间来不及了。”

    顿时,场一片哗然,纷纷开口,诸如,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死了吗,甚至还有威胁小丑送他回去,当然也有人在冷静思考这一些的古怪之处,蔡先生脑子想着,小丑他称呼我们为离弃者,那“离弃者”究竟什么意思?毕竟实在太奇怪了,这一切都是那么诡异而突兀,毫无协调感而言。

    可面对这些回答,小丑只是微笑,以奇怪的姿势站立着,强大的压迫感阻止人们靠近他。

    直到蔡先生想通了一点,或许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解答。他点点头,并没有如他人再发出什么疑问,只是轻轻鼓掌,“那还是真棒呢~小丑先生。可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加入了,那么接下来?”

    小丑似乎很注意蔡先生,舔舔嘴角的伤疤,立刻回答道:“唔,小甜心,等会你们就知道了,毕竟繁琐的讲解终是那么无意义,我认为还是血淋淋的事实好说话,我一向喜欢这样,毕竟身为名誉教授的你也会体谅吧。”随即他哈哈哈大笑,那疯狂的大笑,甚至伤疤都渗出鲜血,“尽情享受吧,离弃者们!”

    话音刚落,大家还来不及思考,下一秒就彻底消失在了空间深处,只留下小丑孤独的站立,回荡他疯狂的大笑,慢慢的,似乎感觉到已经没意思了,他回想着蔡先生对他一开始莫名的回答,有些不解道,“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好像知道了什么?真奇怪啊,好久没遇到怎么有意思的人了。真想跟他玩个游戏呢......”意义不明的话语,疯狂的小丑摇晃着左右手,炸成一团礼花。

    滴..滴..滴..完成载入!(亲切的声音响起)

    随着耳边声音响起,大脑也瞬间清醒过来,来不及明白发生什么的蔡先生,扶靠在周围犹如箱子的内壁,刚长呼了一口气,亲切的声音又是传来,“你好,我是世界机端,法克朗,姑且称呼你为什么?”

    蔡先生脑子一蒙,但很快反应过来:“蔡先生就可以。”

    “那么,蔡先生,请自行阅读接下来的指示,我们将不给你提供除此之外任何信息,在十分钟,你将进行第一场的考验,是否开启?(是/否,五秒后直接判定)”

    然后蔡先生的手上就冒出了一本古朴色的小本子,摸了摸,他就开始翻阅起来,也没有吐槽什么,面对这样不符合常理的事,蔡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他看来,自己莫名在原来世界被抓进监狱就很奇怪了,还有那什么空间秘士啥的,猝死来到这里也没有这么奇怪的。

    可等到他仔细阅读小本子首页后,他的眼神总罕见的浮现了一丝笑意,“离弃者,有意思,只有被世界抛弃的人,内心绝望的人才能来到这里吗?难道我也算?”苦笑了一声,他摇摇脑袋,内心叹了口气:是啊,自己欺骗着自己啊,我呢,其实也是个被抛弃的人啊。

    抛开杂念,他又快速翻阅起来,他很快整理出来些关键信息:一,这是一个中转站,他现在经历的是首的次考验。二,之前所在地,是一个所处真实世界与中转站的休息处。三,考验是,抽在随机的七张名为“命运”的卡中任意一张,进行所谓的对应考验,考验会死!四,离弃者只有在活过首次考验,才能存活,且回到现实世界,而离弃者在本来世界都已经死了活将要死。五,卡为五星难度制,内容多样多变,不可逾越规定,否则代价严重,成功通过考验,可得到神秘奖励。六,考验时间一次与现实的一天同步,考验不限次数,但一个月必须强制考验一次,否则,领路人小丑将与离弃者玩轮盘游戏。每次之后难度将应对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