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吻卷——舞台帷幕 第一章 监狱的特殊日子(第1/3页)
    “李监狱长,今天监狱可是来了个大人物呢!”年老的绅士微笑说道,如果不是其知名度,难以想象如此得体优雅的人士,竟然是在监狱工作,貌似职位还不低。

    “收起你的那一套吧,巴德!你可是丢给我一个烂摊子。”面对绅士的调侃,李志,监狱长,却是略显苦恼,把盛好香槟的酒杯递过去,很不乐观地说道:“档案,蔡先生。国际知名教育家。年龄仅是三十五岁,就声名远扬!

    他发过的论文在教科书已经位于相当的地位。哦,我的孩子,李华东,还曾是他的学徒。我们都还听过他的犯罪教育演讲。人家在各个知名领域的交际圈,你懂有多少吗!他的fans关是唾沫就可以淹死我们!而你们这些蠢货,安了个莫名的罪证,就把他关进来?”

    说完,李志已是气喘吁吁,抓了抓稀疏的头顶,似乎这几天来,又少了不少,他不免心痛。

    “冷静点,先生。”?绅士似乎毫不在意把这名蔡先生关进来的后果,只是从西装里掏出一件镶金信封,放在黑色木桌上,手指推过去:“你可以看看。”

    扫完内容,李志不免脸色铁青,“这是联邦高层的指示?”

    “我想说,是的。”?绅士拿起信封,丢入火炉,投过一个包含深意的眼神后,转身离去。

    幽暗的走廊?中,缓缓地,有节奏地响起了脚步声,然后隐匿不见。

    李监狱长,望着长长的影子,低头沉思,愁眉苦脸叹了口气,“还真是,妙极了....鲁卡爵士。”

    命运的轮盘拨动,一个月后....

    头发凌乱的竖着,已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洗过头,大概进来就没有洗过吧?此刻,蔡先生甩掉脑子的杂念,尽管身体略感无力的躺在床上,可他只想说,那冰凉的橡胶制品,还真是薄的无情。

    嘀哩嘀哩!嘀哩嘀哩!钟声响起,午餐时间到了。

    “呼~”他爬起来,没有心情梳理衣着,快速趴在栏杆上,放声大喊道:“Mr.White!大胖子,我的小甜点在哪呢!我都饿的觉得屎他妈都可以让你尝尝了!”

    听到抱怨,发送午餐的胖子丝毫没有介意,快步递过去一个盛放糊状的盘子,蔡先生一把夺过,大口吞咽,低头看着蔡先生狼狈的模样,胖子不免叹了口气,小声说道,“蔡先生,今天是你入狱以来一个月了,今天你就要被施行死刑了。真的不清楚你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落入如此境地。”

    听到话,蔡先生头也不抬,回了句:“那么,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这还用说吗?!”胖子忽然激动起来,嘟囔道,“多亏了你,我才能让我那个儿子乖乖回到校读书!你知道你在我们心中有多神吗?我的上帝!不知道你这样伟大的善人为什么会被抓到这个狗地方要我说,他们根本是毫无公平可言!”

    “别激动。“蔡先生淡淡的说道,他随意拿起胖子衣角抹了抹嘴,“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想,接我的人已经到了。”说完,眼神略带冷意地对视门口的人,年老的绅士不知何时一脸微笑地站立在那,胖子愣了会儿,眼睛一闭,便直着身体倒了下来。

    “你做了什么?”他的眼睛微眯,一丝寒光闪过,不悦地开口道。“Nothing。只不过让他晕厥了。”绅士回答道,之后一手拉住蔡先生,蔡先生没有挣脱,因为那干枯的手指有力的难以置信,嘴角的微笑却是更加肆意,“不过,蔡先生还真是魅力无穷啊,一个月就让监狱里的人员对你赞不绝口,那么不知道在别的地方还是那样呢?”

    然后,猛的一阵光芒闪过,随着蔡眼前景物扭曲一变,蔡已经出现在一个密封的房间,感觉脑子有些昏昏转,打量了一会儿,“啧啧啧,再一次看见,都还是有些迷糊啊,高等的空间技术吗?”

    “我们实际上还处于老地方,监狱内部,这只是,一点小把戏罢了。”绅士淡淡的话语解释道,却听上去,带着不自然的别扭。

    好像就是,如同一丝剧本的出演。

    还没来得及推测,房间里天花板,已经传来,绅士的声音,再次传过来:“蔡先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还请你告诉我!你那张纸那里得到的!”

    蔡眼睛微眯着,笑容难掩的诡异,他静静地盯着墙壁,说道:“爵士先生,我请求一只烟,可以吗?”

    就像是一个为了满足及时的要求,简单而又正常,一个稍微有烟瘾的人或许在一个月内,加上监狱的枯燥无味,都忍受不了。

    就在那被注视的,银色金属房间的墙壁上,融化出一团团的液体,化作了绅士。

    唔,我们应该称呼为,鲁卡爵士更适合。

    年老的银色发丝,利落地舒展开来,稀碎的皱纹在他的脸上,勾勒出明朗色的酒红,兴奋地神色挂在嘴角,是的,兴奋,前所未有的兴奋。

    一根洁白如玉的香烟,随着一个响指,稳当当,落在蔡的食指与中指间,蔡舒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