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章 甜蜜的负担(第1/1页)
    纳兰一脉一世而亡,他爹就坐了几年江山,没子嗣,没子侄,传位给了一个路人甲,就这么隐退了,真是太悲伤了。

    落败了,落败了。

    以后要赚钱养阿娘。

    小小年纪就要考虑赚钱养家的小太子非常忧愁。

    去北方,又带一个孩子,开车需要四五天,晚上住宾馆,要了一个标间,小伙子还给欢欢买了几套衣服换洗,刚放下包裹转身,差点没吓晕。

    “你……你……你头上……是什……什么?”小伙子的声音都尖起来。

    欢欢进了房间,就脱了帽子,因为太热了,毛绒帽子戴了一天,他的头发都湿了,两只鲜红的角闷在帽子里,越发的鲜红欲滴。

    平心而论,齿白唇红,又长了角,看起来像是一个吉祥物,一点都不可怕,反而非常可爱,萌萌哒,可欢欢聪慧。

    阿爹说,他的角不能被人瞧见。

    他心性简单,且尚不明白善恶,且很清楚喜恶,带了一天帽子,一直捂着头,宝宝不舒服啊。

    欢欢摸了摸头上的角,“漂亮吗?”

    小伙子此刻也明白了,人族的三岁孩子,哪有这么聪明,口齿伶俐又逻辑缜密的,他是一只妖啊,憨厚的小伙子恐惧指着欢欢,“你……你……你不是人!”

    小欢欢奶凶奶凶地吼了一声,背后冒起了火,小伙子双眼一翻,吓晕过去了。

    欢欢高贵冷艳地戳开一瓶牛奶,呼啦地吸了一口,“哼……人类,弱小,无知。”

    盛景平复后,开了空间门回沙漠,给木莲生打电话,交代他去寻找欢欢的下落,他隐约有预感,欢欢会来找小茶。

    他只要守株待兔就行了。

    可他不太愿意欢欢和小茶过多接触。

    这熊孩子!

    盛景阴沉着脸,打定主意要给他一顿教训,且人心险恶,他一个人没身份证,不能坐飞机又不能坐火车,就一个三岁孩子,异能又弱,中途碰上危险可怎么办?

    被人拐卖倒是不担心,就怕……遇上异能者。

    若是被人举报,被异能局给逮回去,算是最好结局,就怕……盛景心中不安,又恼怒,可他这人喜怒哀乐早就被时光磨得一丝不剩,面上看不出什么来,照常演戏,木莲生三个小时就给他一次消息,暂时还没有小主人的下落。

    江小茶第一场戏,磨了两天,丁博果然就不折磨她,虽没找到最完美的状态,好歹超过及格线很多,磨一天就是多一天的钱,相当的痛苦的。

    江小茶敏感地察觉到盛景的情绪,似是有几分浮躁,可他不拍戏就在闭目养神,实在也捉摸不透,江小茶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都在盛景身上。

    “盛景,你不开心吗?”江小茶想起他爱吃羊肉窜,特意拿了二十窜烤羊肉过来。

    对羊肉过敏的盛景,“……”

    真是甜蜜的负担。

    可这一次,或许是担心欢欢的缘故,他不打算折磨自己,万一欢欢出事求救,可他身体不适就糟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