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章.棋局(第1/2页)
    京都城外。

    爱宕山。

    深山之中,一处能够仰望星空的空地间。

    空间忽然产生了一点扭曲。

    一个人影从空间的缝隙中走出来,虽然脚步游刃有余,但脸上却带着一丝后怕。

    “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还在京都”

    他咋舌道,又看了看比叡山的方向。

    “而且那老不死的东西竟然没能冲破封印,不妙不妙。”

    念叨着,他正准备离开。

    忽然。

    他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没有接近的感觉,对方就只是这么站着。

    或者说,等待着他。

    是的,这个人就这么一直站在这里,直到他通过特殊的手段来到这里。

    月光从流云中露出了半边脸,照亮了对方的模样。

    身穿蓝白相间的狩衣,露出人畜无害笑容的正是晴明神社的神官,荒井孝。

    “!”

    他下意识就要出手,但荒井孝又开口了。

    “比叡山的事件已经被解决了,你如果现在出手的话,有自信躲过京都这么多位大人的追捕吗?”

    他一愣,最终还是按捺住了杀意。

    “你是谁?”

    竟然能够预判到自己的逃跑线路,眼前这名神官,虽然看起来实力孱弱,但似乎不能小觑。

    “我是谁不重要,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名的棋子,重点是,是谁将我放在这里的。”

    荒井孝此刻面色变得严肃,月光下,竟然有几分狐狸的狡黠。

    “阴阳寮的那一位?”

    他脸色变得阴郁起来。

    谁不知道阴阳寮这一代出了一个不世出的天才,堪比安倍睛明之后的最强除灵师,占卜能力冠绝一世。

    晴明神社本就与阴阳寮关系密切,眼前这名神官会认识那一位,也并不奇怪。

    “京都发生的这一切,我家少主早已预料到,包括你教唆那些被怪异影响的人类试图解开封印,实际上只是为了制造混乱,前往京都御所取走那样东西的事情,当然,也包括那怪异并不会造成大灾祸,在这场骚乱中,甚至不会有人死亡的事情。”

    “策划一场阴谋,最重要的并不是滴水不漏和万无一失,而是无论如何都可以达成目的,我家少主说,你的这次阴谋,比起热田神宫那一次,勉强及格。”

    荒井孝平铺直叙,但每说一段话,对方的脸色就越发难看。

    “少主安排我在这里,而不是一堆除灵师,想必你也能理解他的用意。”

    “他想要什么?”

    他挑了挑眉毛。

    “他想和你下一盘棋。”

    荒井孝笑了笑。

    “下棋?”

    他愣了愣。

    还是第一次有人类对他说出这种话。

    区区人类。

    他甚至有点想笑。

    “我家少主说,很期待与你十月的交手。”

    荒井孝的下一句话,让对方彻底笑不出来了。

    他深深地看了荒井孝一眼。

    随即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荒井孝站在原地,抬头仰望满月。

    “该怎么下山呢。”

    他烦恼道。

    除灵演武最后一天的骚动,总算是在半夜平息了。

    得益于乔桥与下鸭神社巫女们的及时反应,用来破除封印的仪式并没能完成。

    深埋在比叡山之下的大妖怪,又回到了封印之中。

    之后,京都除灵师协会对比叡山进行了搜索与重新调查。

    结果虽然没有出来,不过至少能够肯定的是,这里被封印的大妖怪至少是人类文明出现之前就存在的,来自远古的妖怪。

    这种程度的妖怪,实力强势,甚至能够影响天气。

    另外,由于年代久远,封印也因为地震等原因有所松动。

    所以妖怪的意志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一些相关的人类。

    或许这就是比叡山之前发生的惨案的根本原因吧。

    八坂神社等三十多间神社,与京都的各个寺庙,阴阳寮等,重新对比叡山进行了封印。

    至少在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封印被破坏的事情了。

    由于在除灵演武上的精彩表现,以及被众多除灵师目击到的利用火箭弹破坏狭间的举动。

    下鸭神社莫名就成为了京都各大除灵机构争相拜访,交流学习的地方。

    连带着还招收到了许多年轻的巫女。

    看到那些年轻巫女站在烈日下站军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