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他怒了!!(第1/2页)
    什么,他还凶你了?”周思雨皱眉生气道:“这个陈阳到底搞什么?前阵子回来找你的时候,连我都被他感动了,现在无缘无故的,又玩冷漠,他这是什么套路?”

    林悦溪渐渐平静下来,道:“思雨,你说他是不是装出来的?其实他根本不爱我了。”

    “我觉得不太可能。”周思雨回道:“如果你没受伤前,说他不爱你还能信,但现在我敢肯定他爱你。”

    “听到你出事的时候,他可以婚都不结,不顾一切的回来找你,替你报仇。还有亲自带你去国外,对你无微不至的照顾,如果不爱你,你觉得他对这样吗?”

    林悦溪心里暖暖,点头道:“没错,眼神不会骗我,这段时间他对我的好,不像装出来的。”

    “他心里肯定爱着我,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对了,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周思雨猛然想起,道:“昨晚我看新闻才注意到,现在陈氏集团陷入了很大的麻烦,被外地财团一直打压,确实形势非常不好。”

    “他们损失惨重,很多合作商纷纷终止了他们的合作,股市也被打压得价格降了几十个点,或许因为这件事,他才会这样吧。”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林悦溪急道:“一定是这样的,陈阳也是,发生这么大事还憋在心里自己扛,难怪那天飞机上见他忧心仲仲的。”

    “不行,这个时候我一定要陪在他身边。”

    林悦溪抓着手机站起来,直接走了出去。

    “你干啥去?不工作了?”周思雨叫道:“今儿可是你复出第一天。”

    “工作没有陈阳重要,你自个人处理吧,我要去找他。”

    林悦溪哪还有心思工作,从公司出来,直奔别墅。

    然而别墅里,却一个人都没有,她甚至不知道,陈阳已经把别墅还给了苏云初,还以为他没在,又跑去了陈氏集团在深城的分部。

    见到林悦溪,黄世华诧异的站起来,道:“林小姐,您怎么来了?”

    “黄总,陈阳在吗?”林悦溪回道。

    他摇头道:“少爷很久没来公司了,他已经回省城了,你不知道吗?”

    “回省城了?”林悦溪气道:“他还真是没告诉我。”

    “今早才走的,我老板出事了,也就是陈阳的父亲。”黄世华痛心道:“李明生此次来势汹汹,昨晚有一批狠人,袭击了我老板。”

    “老板至今躺在医院,仍未醒来。”

    “这么严重?”林悦溪疑惑道:“陈老板不是广省的首富吗?谁敢这么挑战他?李明生是谁?”

    之前林悦溪一直在深城,对于省城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所以很不可思议,更没想到上升到了这个地步。

    “林小姐,你连这个事都不知道?”黄世华苦笑道:“李明生也算是华夏的大人物了,恩怨是从他儿子李成开始的。”

    “陈阳刚回省城之处,就不巧和这位顶级大少发生了不愉快的冲突。后面越演越烈.....”

    黄世华如实把这段过程告知了林悦溪。

    听完,林悦溪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痕,她很揪心和难过,甚至有些后悔自责。

    原来陈阳在省城经历了这么多,他向来报喜不报忧,林悦溪一直以为他在省城过着大少的生活,滋润着呢。

    没想到他傻到把自己的骨髓捐了,遭受了那么大的打击,甚至一度抑郁。原来他的双腿被断,背后是这个原因。

    他自责没有在那个时候,陪着他走过痛苦的阶段。后悔没有去省城陪他,更后悔他发生那么多事,自己从来没在身边替他分忧,哪怕只有安慰。

    “我要去找他,黄总,你可以把陈家的地址给我吗?”

    从陈氏集团分部出来,林悦溪开车直奔省城。

    而此时的陈阳,已经赶到了医院。

    陈铭军的病房外,里外三层都站满了黑衣保镖,看见陈阳,纷纷让路,恭敬招呼道:“少爷!!”

    陈阳阴沉着脸,没理会他们。

    “儿子,你回来了。”

    陈阳走进病房,一直陪在丈夫身边的柳芳,急忙擦眼泪站起来。

    陈阳走过去,心疼的帮她擦眼泪,道:“妈,是我的错。”

    “你说这些干什么?!”柳芳止住眼泪,因为她知道自己表现得越脆弱,陈阳就会越自责。

    陈阳转头看向病床上的陈铭军,脸色苍白,戴着氧气罩,身体还插着连根管子。

    鼻子一酸,陈阳忍着眼眶的泪花,周围的人,能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杀气,从这个男人身上流露而出,连空气都变得十分压抑起来,仿佛拿打火机一点,空气都会燃烧。

    “医生怎么说?”

    陈阳张了张嘴,声音低沉沙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