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凡尘一剑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青衫
    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在天空中盘旋,逐渐又变得悄无声息,如神华内敛,部没入了陆沉的眉心之中。

    整个过程很短,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可看见这一幕,周围剑阁弟子响起了无数的惊呼与赞叹。

    若说无距境是剑修战力强弱的一个分水岭,那么号称仙凡之境的出尘境便是能够大幅度提高人体寿元。

    而像这种可谓逆天改命的破境难度其实丝毫不逊色于其他境界。

    寻常剑修破境时,必然要配合各种灵宝丹药,寻一处安静洞府潜心修炼,然后才会尝试破境,否则稍有不慎不止破境失败,自身元气也会大伤。

    就算再如何天资绝伦,也不会像陆师兄一样随意。

    可他似乎聊着聊着天就破境了?

    很多人想到这点都露出了由衷的敬佩神情。

    陆沉整个人仿佛被一层光华笼罩,原本就俊逸的面庞显得更加出尘,衣衫飘飘,似若谪仙。

    半响后。

    陆沉睁开眼,吐了一口气,觉得身都充满了充沛的灵力。

    他的泥丸是常人的数倍,所以将泥丸灵力转化为磅礴的生机其实并不是很难。

    “修行界有一种谚语,三境之下,皆是蝼蚁。”

    白落帝说道:“ 就算破境,你现在的境界还是太低。”

    “打不了和差距很大对很多人来说没有差别.”

    陆沉平静道:“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两个概念。”

    白落帝明白了陆沉的意思,然后摇头苦笑,然后不由得心生感慨。

    要说龙凤榜之上最骄傲的人,当属昆仑道一。

    但是遇见了陆沉,似乎这个最字便真的要让人。

    ...

    寒云宗百废待兴,平日里身份不俗的弟子们都变成了寻常杂役,人群来来往往,不停搬碎物品,时不时便能看见一个弟子从远方隔空用道法运来一座座珍贵山石,

    陆沉这些天很奇怪,每日里非但不与剑阁弟子住在一起,反而呆在寒云宗的碧绿湖畔旁。

    他又开始了钓鱼,成天拿着一根破烂竹竿,懒洋洋的坐在一旁。

    这份慵懒样子跟附近忙碌的弟子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是这一次却再也没有人敢找他的麻烦。

    在离湖畔很远的一座破败凉亭里。

    “我实在是看不透他。”

    陆苗望着那个黑衫身影,皱眉道:“他是凭借什么才如此的肆无忌惮?”

    林凡坐在一旁的石凳之上,说道:“陆沉师兄在剑阁也向来如此,可是向来都能出人意料。”

    陆苗扯了扯嘴角,说道:“魏禅可不是你们剑阁摩天之流,只希望到时候无论发生何事不要连累我寒云宗。”

    林凡面无表情,平淡道:“我剑阁向来行事从来只靠自己,更不屑于借助外人,你放心便是。”

    两人针锋相对。

    林凡自然是为了维护剑阁颜面。

    而陆苗则是因为师弟林城被废的事情本就对陆沉心存一丝芥蒂,再加上陆沉到来后白落帝沦落为了现在这副命不久矣的悲惨局面,这丝芥蒂就越发明显。

    虽然陆沉从某种意义上帮了她很大的忙,但她还是就觉得看不顺眼。

    世上有人一见面就相见恨晚,自然也有人一见面就相看两厌。

    前者是善缘,后者便估计是孽缘了。

    熟悉的咳嗽声从两人身后传来。

    陆苗连忙转头,担忧说道:“白师叔,天寒,我们回去?”

    那位相容温和的中年儒生摇头笑道:“一辈子都待在阁楼里,现在倒想在外面看看。”

    白落帝似乎谈性很好,接着说道:“你们可知天海大陆四州名字的由来?”

    林凡率先摇头:“一心学剑,对外事不知,请先生求解。”

    陆苗想了想,说道:“小瓶州地域极小,形状似瓶,所以称为小瓶,至于另外三州,我也不知。”

    “东圣州,中神州,西佛州,便代表着三位远古年间的大修。中土道祖,东州儒圣,西方佛陀。”

    白落帝伸出了三指,笑道:“三人,便代表着佛道儒三教千万年来的根基,也是如今修行界中的顶尖大道。”

    林凡皱眉道:“可是如今东州是道教为尊,中神州大唐反而才是儒教盛行?”

    陆苗神情冷漠,这些事对她来说都太远。

    她现在的目标是照顾好身旁的这个男人,然后就是在书院龙凤榜获得圣人传承。

    白落帝沉思了会,笑道:“具体我也不知,佛道儒三教千万年来,内里的弯弯绕绕早就丢入了历史长河里,真要知道真相的人,或许只有从三千年前的人口中才问的出来”

    林凡听见这话,顿时沉默。

    三千年光阴,除了破境飞升的真仙,谁又能抵抗时间?

    林凡不再思索这个问题,抬起头,一脸心悦诚服地感慨道:“虽然我是剑修,但也极为佩服三教祖师。救世济民,流芳百世,这需要何等通天修为与无量造化。”

    陆苗说道:“所以到现在也就只有三人。”

    “不对。”

    白落帝的嗓音接着响起。

    “应该还有一人。”

    “他还是一名剑修。”

    林凡惊讶道:“谁?”

    陆苗也引起了兴趣,转头望来。

    白落帝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似是在回忆,说道:“三千年前,很多东西都消失在了那个时代,但唯一能知道的便是那是个群雄逐鹿大道璀璨的重要纪年。”

    “那时候人妖魔三足鼎立,人族由于先天限制在地位上依然处于劣势,甚至于某一段时间妖族竟然想攻占我天海大陆,于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场震惊大陆的绝世之战,那一战无数生灵陨落,大陆都被打的千疮百孔。”

    “后来妖族心知肚明即使赢下战争大陆也会被毁,于是就跟我们订下了一个五百年天道之约,每过一百年就要选取两族最强大的五名修行者进行巅峰之战,五百年为注,五局三胜。”

    “最后,人族艰难的撑到了第五百年,两胜两负,而这最后一百年的顶端便代表着赌约的胜负,可是这一战人族却几乎绝望,因为妖族出了一名妖族历史上天赋最为强大的妖帝,那人以无敌之姿来到我大陆诛仙台,连斩我四名人族巅峰强者!”

    白落帝轻言细语,但话语中蕴含的分量却让在场两人不由得紧起心弦。

    “还有最后一人啊!”林凡忍不住问道。

    白落帝抬起头,眯着眼睛,轻声道:“后来...人族第五名强者没有出手。”

    陆苗不解问道:“为什么?他怕死?”

    “当然不是,我人族强者当然没有如此不堪!”

    白落帝摇头,认真道:“只是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已经结束。”

    “因为天空之上出现了一把剑。”

    “那把剑就在中神州那座诛仙台之上现世!”

    “那一剑,剑气磅礴,纵横四洲!”

    一直面色虚弱的中年儒生突然开怀大笑道:“没错,因为有一人隔着千万里出了一剑,而那一剑,就直接将妖族号称万古一帝的年轻男子给当场劈死,神魂俱灭!而那人...就是我人族剑修!”

    林凡猛然握紧双拳,只觉得心潮澎湃,仿佛回到了那个遥远的年代,见证了那一剑的绝世风姿。

    陆苗也是张大了嘴巴,目晕神炫。

    “紧接着那神秘男子独身一人去了一趟妖族,最后妖族大军就部撤回妖域,”

    白落帝叹息道:“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爱穿一身青衫,所以后来又有人将他尊称为青衫剑仙,因为后来,他就真的破开了圣境修为,成为大陆第一位无敌剑仙。”

    林凡沉声道:“青衫剑仙之名我从小便有所耳闻,只知剑修一脉便由他而兴盛,没想到还有如此缘故,实属我辈剑修楷模。”

    白落帝笑道:“这些事都是当年一个我不知道姓名的老人说的,是真是假我也不知,不过他还说想当青衫那般人物的剑修,首先就要有一颗举世无敌的心境与举世皆敌的剑心。”

    林凡叹气道:“只是说起来容易罢了,这种东西谁又能有?”

    陆苗又下意识望了眼远处那个身影,冷笑了一声,微讽道:“这里不就有一个?”

    ...

    湖畔旁阳光刺眼。

    躺在摇椅上的陆沉迷迷糊糊睁开眼,望了望远处凉亭。

    然后他打了个哈欠,将头顶斗笠微微压低,侧过身继续睡了过去。

    “

    三教中的三位顶尖大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