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 修真小说 > 凡尘一剑 > 第287章 师徒相遇
    狂风呼啸,方圆百里的灵气竟然是轰然一空,天地灵力一片散乱。

    仅仅一剑之下,慕容狂便再也生不出任何争锋之意,瞬息之间坠入了虚空远逃。

    然而刘紫阳并没有在意。

    剑指稳定的划出,空气中又有一道剑气长虹紧随着慕容狂的身影而去。

    通向外界的虚空隧道之中,产生了极大的轰鸣声和爆炸声,同时还伴有某种无法抑制的痛苦闷哼声,空间气流紊乱的气息扑面而来。

    生死不知。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刘紫阳看着那处,脸色出奇的平静漠然。

    面对魔宗老祖级别的邪恶修行者,一剑过后便将对方吓破胆,刘紫阳却根本没有任何情绪,甚至都没有要继续追的意思,只是轻轻吸了口气,那些弥漫在天地间的剑意又被他重新收回了体内。

    看见这一幕,仅剩在场的人都有些呆滞。

    慕容狂已经是世间顶尖的修行者,并且在刚才的那一掌上展现出了绝对强大的战斗力。

    若是其它人,甚至在场中除了那人之外的任何人,在这一击面前也会如同蝼蚁一般被击溃。

    然而遗憾的是他此刻表现的越强,就只能越加证明中年男人的深不可测。

    下一刻。

    众人才猛然醒悟起来,纷纷朝着远处天空爆射而去。

    就连慕容狂在此刻都不过是一剑之敌,更何况是现在的他们?

    然而中年男人放过了慕容狂,却似乎没有打算放过他们,轻轻挥手,数缕剑意便弹射而出,朝着众人追去。

    灵柔以最快速度冲向在天空,笔直冲向那道虚空裂缝。

    然而她并不是慕容狂。

    更何况被那人轻描淡写以最简单霸道的方式破了大阵,作为大阵的主阵者受反噬的程度更是远远超过众人的想象,导致这短短数百米之距在此刻竟然宛如天隔。

    感受到身后那瞬息之间便紧跟而来的恐怖剑气,她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苍白,眼神中充满着临死前的彷徨意味。

    看见这一幕,不远处本来已经逃出生天的程玄一微微皱眉,犹豫片刻后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面对这位恐怖男子的一剑之威,哪怕两人合力,几乎都有生命之险。

    然而下一刻,他猛然从怀中丢出一座手指大小的宝塔,宝塔迎风而涨,光芒四射,爆发出了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

    宝塔跟剑气相撞,前者轰然炸开。

    残余的剑气产生巨大的冲击,程玄一抓住灵柔,反而借着这股冲击力一鼓作气冲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九死一生,侥幸捡到一条性命。

    天槐站在不远处,看见这一幕默默的回到了陆沉身旁。

    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黑纱女子在中年男人出现在这里的一瞬间,甚至是他来的前一刻,便已经毫不犹豫离开,所以他从最开始便是最无所事事的的那一人。

    刘紫阳收回了目光,开始望着凉亭内的那名年轻人。

    面对世上几乎是最为强大的修行者,太白却没有太大的脸色变化,只是颇有些遗憾道:“千算万算只差一步,果然还是等到了那个万一,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您亲自来到这里。”

    “不跑?”刘紫阳问道。

    听见这话,太白眉毛微挑,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颇为幽怨的无奈神色。

    “怎么跑?我倒是想跟隐姑娘同时离开,您从来到这里时气息便压在我身上,我若是敢离开凉亭一步,岂不是当场就要被您的剑气砍死?”

    “你倒是挺机灵。”刘紫阳微笑,那股剑气却没有消散,反而缓缓凝固了起来。

    太白的脸色微变,认真询问道:“前辈剑法通天,难道当真要与我一番见识?”

    两手空空的中年男人哪怕没有了剑,但照样是天地间最恐怖的修行者。

    若是他真的动了杀手,那么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放下心来。

    刘紫阳平静摇头道。

    “曾经与院长相遇闲聊过一些,你本是大才,却凭借天赋资质自视甚高,执迷不悟,既然如此,修行界留你不得。”

    太白无奈叹了口气,“就没有商量余地?”

    话音落下。

    没有再说话。

    中年男人只是一指伸出,朝虚空轻轻一按。

    微风起。

    天地间密密麻麻的灵气化为了无数剑意,从四面八方涌向凉亭,遮天蔽日。

    这一指之威,竟然比之先前对付慕容狂的那一指还要更加强大!

    面对这样一位顶尖修行者的必杀之招,太白没有丝毫抵抗的动作,脸上甚至颇有些平静。

    是的,平静。

    若是逃不了,甚至都没有抵抗的能力,那么坦然面对死亡或许便是最好的选择。

    本来他有很多后手。

    但是当来人是剑阁掌教,甚至带着必杀之心时,那么从那一刻起,他的那些后手便彻底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剑气跃过凉亭,砸在太白的身体之上,

    几乎是瞬息之间,那道黑衣连同血肉便瞬间被搅碎,灰飞烟灭。

    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未来得及散发出来,便被狂风吹散,彻底消失了痕迹。

    刘紫阳突然抬起头颅。

    一缕虚无缥缈暗淡无光的幽魂冲向天空。

    “既然来了那便别走了。”

    中年男子轻轻看了一眼。

    脚边的断裂木剑冲天而起,直射而去。

    下一刻。

    木剑追上了那团幽魂。

    裂缝空间里同时出现了一个高大而阴冷的人影。

    他身后带着无尽黑雾,一手伸出,竟然将那柄破碎木剑直接握在了手心。

    黑雾随之席卷而来,数息之后便将其剑意彻底吞噬。

    刘紫阳微微挑眉。

    这个世上能够单手接住他一剑的修行者,也已经是极少数。

    仅仅对上一眼,他便猜到了后者的身份。

    影殿三司之一。

    大司。

    “没想到你也敢出现在我面前!”刘紫阳漠然道。

    那名眼角微红,嘴角带着笑意的男人毫不犹豫收起太白的一丝残魂转身便走,同时笑道。

    “有幸见过阁主一面,所幸阁主今日未曾带剑,那么来日方长。”

    话音落下,那团黑雾其实早已远离此地不知几千里。

    刘紫阳静静的看了看天空一眼,也没有继续追的心思。

    正如对方所说的,自己未曾真正带剑,那么自然便麻烦不少。

    更重要的原因是....年纪大了,有些时候对这些麻烦的事情自然有些抗拒。

    是的,因为懒。

    除了练剑之外,他年少时便有点懒,随着岁月漫长过后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于是就显得更加的懒。

    他转过身,缓缓走到了不远处一处大坑旁。

    微微低头。

    陆沉刚好擦去脸上血迹,感受到了目光,抬头看去。

    两人视线相对。

    空气便安静了下来。

    这对修行界上名义上的奇葩师徒以一种极为戏剧性的方式相遇,没有久别重逢的感觉,因为这其实也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相遇。

    沉默了会。

    陆沉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先打声招呼,毕竟算是被救了一命,更何况还是自己这一世的便宜师傅。

    “多谢...”

    中年男子没有说话,却突然流露出一丝好奇神色。

    他问道。

    “谪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