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章 真相(第1/2页)
    听到戚威前来报告,这络腮胡汉子已经被悄悄抓住,杨云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他忽然记起,这汉子正是当日自己在地道中,听到地道外假山旁两人对话中的那个男子。当时自己虽然没有看到此人的样子,但他独特的声音自己是不会听错的。

    当日听两人的对话,知道这络腮胡汉子就是当日杀青竹灭口之人,只要找到了他,就有机会顺藤摸瓜,找出究竟是谁一而再再而三想致自己于死地。

    次日清晨,杨云从睡梦中醒来,柳月端来一盒热水准备服侍他起来,姚侠却匆匆赶过来了。这时的姚侠,眼晴红红的,显然一夜没有睡好,但是他脸上却露出兴奋的神色。

    “招了!招了!这小子还真经扛,兄弟们轮流招呼了他一夜,快到五更的时候,他终于交待了。巨先生估计得不错,果然是太子想要殿下的性命。”姚侠大声说道。

    姚侠一边说,一边还将这络腮胡汉子的供状交到杨云手中,杨云仔细看着这份供状,慢慢的,眼中不由露出了凝重之色。

    这络腮胡汉子名叫巩成,居然是皇宫中右领军卫副统领。除了这一公开身份之外,他还是太子杨越偷偷建立的私人力量中的骨干分子,经常替杨越完成一此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日行刺杨云的宫女青竹,就是太子杨越安排在宁玉宫的眼线。而为了担心青竹被涪皇查到,杨越就安排人对青竹进行灭口,而执行这一灭口行动的人,正是这巩成。

    本来,完成这次灭口行动后,杨越让人给了巩成一笔钱,让他到乡下暂避风头。但这巩成贪恋京城繁华,又好赌成性,在乡下待了几个月后,实在忍耐不住,于是偷偷潜回西京,没想到却遇上了杨云。

    同时,巩成还交待,当日行刺杨云的黑衣蒙面人,正是太子杨越偷偷招募的私人武装。他们是杨越花大价值组建的队伍,这支队伍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却十分彪悍,是太子杨越十分倚仗的一支队伍。

    “你去吧巨大哥叫过来!”看了这份供状,杨云神色凝重,这东西的分量太重了,得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充分利用这个东西。

    巨远光很快赶来了,见到这份供状,也陷入沉思。良久之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杨云,缓缓说到。

    “这东西,对我们非常重要,但是也是个烫手山芋,如果太子的人知道我们手上有这份供状,可能拼了命也会来抢回他的,我们这点力量可挡不住他们。”

    “我们趁太子的人还不知道,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东西交给陛下,这太子不死也会脱层皮。”姚侠一拍大腿,狠狠地说道。

    “光凭这个东西,想要扳倒太子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接下来,我们不得不成为对抗太子的先头军,那就没有办法慢慢发展我们的力量了。还有一点,不知大家是否想过,就算现在扳倒了太子,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巨远光的话,让几人陷入了沉思。

    “对!我们得想一想,如何利用这个东西,让我们得到最大的利益。”杨云说道。

    “我老姚是个武人,最不喜欢这种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事了。老巨,你就说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吧!”

    见姚侠问到自己,巨远光沉思一下,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现在有两个比较好的选择:第一,我们拿着这东西直接去找太子殿下,和他换取我们需要的利益,例如让他帮助我们从冷宫中迎出玉妃娘娘等。”

    “这可不行,这样做的话,我们和五皇兄的联盟就没法继续,我们不能做这样短视之人。”对于胜王杨明,杨云心中还是十分感激的,在皇宫中,对自己还算友善的人太少了。

    “呵呵,我也知道殿下做不出来这种事情,所以我还有一个方案,就是把这事完交给胜王,相信他不会亏待我们的。”巨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

    “这法子好,就这样办!”巨远光这个办法很合杨云的意,他马上就答应了。

    就这样,这份供状很快摆在了胜王的案桌之上,这一下,轮到胜王手下的智囊们忙碌起来,坐在一起足足好几个时辰,终于有了一个他们觉得最合理的方案。

    这事说起来也算曲折,最终,把这份供状交到涪皇手里的,竟然是相王杨献。

    “父皇!大哥平日行为不端,没有给众兄姐妹们,我们可以忍,不关心我们兄弟,这我们可以忍,但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等残害手足的事情,有朝一日,他登基为帝,还有我们众兄弟的活路吗?”杨献说得声泪俱下,旁边,杨献的生母皇后李婉,杨明的母妃淑妃曹莹,也适时地在旁边哭了起来。

    “高德,你去把那畜牲给我叫过来!”涪皇最担心的事就是,这些皇子们为争夺皇位而兄弟相残,所以他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

    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太子杨越很快到来了,得知事情来龙去脉后,他先是一愣,然后就可是哭天抹泪打呼冤枉。这一群“表演艺术家”的倾情演出,让涪皇杨成奉头疼不已。最后一道旨意,将太子杨越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