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趣味游戏(第1/2页)
    第二关是一个叫投壶的小游戏,以盛酒的壶口作目标,在一定的距离间投矢,箭矢投入户口为胜。参赛者。每人可投八枝箭矢,以投入多少计筹决胜负。这游戏考眼力,准星,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游戏。

    “我先来!”二十一号桌坐的一个胖子首先站出来,来到指定的位置,接着小厮递过来的箭矢,瞄了瞄,很快投了起来。这胖子敢主动上来,还是有些本事的,一箭箭投出去,居然只有一枝箭矢没有投中壶里。

    “二十一号桌,投入七筹,非常厉害!”柳飘飘站起来,笑吟吟地让众人报道。

    紧接着上场的是十二号桌的一个小个子青年,这青年实力也不错,八枝箭投中了六枝。但他由于二十一号桌那胖子成绩实在太好,他只得失望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们别看我,这我可不行!”巨远光见几人又看着自己,连忙摇手拒绝。

    “唉!以前玩这个,我还是挺厉害的,这两年时常醉酒,反应不入从前,准星差远了!”姚文睿看了看离得很远的酒壶,摇了摇头。

    “哈哈,轮到本高手的表演了!”姚侠站起来,得意地向前走去。第一箭,中壶、第二箭中壶、第三箭中壶……。看来姚侠得意还是建立在自己的实力基础上的,他连投七箭,居然全部中壶。

    姚侠拿起手中最后一枝长剑,看了看远处的酒壶,这一次投中,他们所在的桌子就将取得最终的胜利。这时,气场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放在姚侠身上,想看看最终的结果。

    姚侠轻轻吸了一口气,手抖,长箭脱手飞出,向壶口飞去。箭尖很快到壶口前,但却一在壶口边缘滑过,掉落到壶边地面上。居然没有投中,姚侠诧异地看了看落在地上的箭枝,脸色微红,无奈地问到自己的座位上。

    “高手,坐吧!”钟文睿和姚侠从小都经常在一起玩,经常互相损对方,这时当然不会放个这个机会。

    “咳咳,意外,意外!”姚侠红着脸,尴尬地笑着。

    这时,只见柳飘飘走到台中,笑着说道:“居然还有两桌客人没有分出胜负,那个我第三关就考考大家的头脑。现在我来吧出一道算术题目,先答对者胜。”

    见众人都安静下来,显然已经做了听题的准备,于是她缓缓念到:“今有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雏三,值钱一。今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鸡母。鸡雏各几何?”

    大涪人大多重文重武,但对数学知识却不太重视,所以涉猎不多。所以见此题,纷纷陷入了沉思之中。

    可是杨云却不一样,他虽学的是医科专业,但从小学起,数学一直是必学学科,这一道对大涪人而言有些难度的算术题,现在的初中生都会解答,当然难不倒名牌大学毕业的杨云。

    在众人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杨云已经拿起笔,将答案写在纸上,递给一直站在旁边的小厮。

    柳飘飘接过小厮手中的答案,不由得吃了一惊,这道题自己研究了好几日,方才解出的算术题目,满以为能让这些人知难而退。没想到居然被杨云这么短时间就解答出来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宣布,杨云等人答对了题目,获得单独自己为其单独弹奏的机会。

    小厮将杨云等人带到一个非常雅致的房间,火盆将房间烤得十分暖和,里面的熏香将房间熏得让人感觉非常舒适。几人一进房间,立即有侍女送上热水洗手,桌上摆着点心和新鲜的水果,还有泡好的香茶。

    杨云看着这一切,呵呵的笑着:“这VIP待遇的确不同一般啊!”

    这话刚说出口,杨云就后悔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姚侠离得最近,看着杨云,好奇地问道:“殿下,什么唯爱屁啊?”

    这段时间来,杨云经常无意间冒出一些奇怪的词语,已经有好多被这几个家伙拿来当成常用语了,现在又听到一句,几人当然不愿放过。

    “嘿嘿,这叫为爱辟,就是专门为最爱的人,最尊贵的人开辟的最高待遇。”想了半天,杨云才想到这样一个勉强可以搪塞过去的说法,没想到这几人还专门记下来,准备到没来那几个人那里去炫耀一下。

    几人在房间品茶聊天,不一会二,柳飘飘过来了,她又换了一件淡绿色的衣衫,又是一种别样的美。杨云看着柳飘飘,暗暗为她觉得可以,这样的女孩,要是生活在自己那个年代,要么已经成了艺术家,或者成为影视明星。但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女孩却不得不委身于青楼。

    “看公子不像个好色坯子,怎么老是看着奴家转眼啊!”柳飘飘见杨云老是看着自己,娇笑着说道。

    “呵呵,我是在想,姑娘这装扮,似小家碧玉又像是大家闺秀,真是绝了!”杨云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

    “公子是不是想说,这么好一个姑娘,怎么成了青楼女子了啊!”柳飘飘接口说道。

    “飘飘姑娘真是蕙质兰心啊,连在下心里想的什么都知道。”杨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