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暗斗(第1/2页)
    最新网址:.

    胜王杨明这句话一说,所有皇子都不由一怔,连忙用目光偷偷打量涪皇,想要从他脸上的表情明白他的想法,从而决定自己的态度。但是他们都失望了,因为涪皇脸色依然那么平静,没有给他们任何线索。

    见杨明居然冒着得罪父皇的危险,为自己向涪皇请求放出自己的母亲,杨云十分感动,他向杨明投过一道感激的眼神,然后跪在涪皇面前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他认为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有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

    “父皇!这万万不可,皇帝的威信不可被侵犯,犯了错误就得让她承受后果。”太子杨越见涪皇久久没有说话,连忙出来,大声说道。

    这时连续又有几个皇子或公主站出来说话,有赞成太子的,也有赞成胜王的。只是让人奇怪的是,二皇子相王杨献和三皇子誊王杨光却一句话没有说。

    在众皇子和公主发表意见的时候,涪皇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没有说一句话,等众人说完,都盯着自己的时候,涪皇沉着脸才说了一句:“此事我自有定夺,以后不得在议此事。”说罢,再也不理众人,直接转身离开了。

    初三之后,皇宫安排的活动方才结束,朝中各重要人物才开始相互的拜年活动,许多府邸门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但杨云属于不受关注的皇子,来往的人不多。期间只参加了一次胜王府的新年宴,算是和胜王的势力有了一个正式的见面。

    没有那么多的迎来送往,杨云也乐得清闲,请四部的骨干人物地吃了一顿饭,拿出一大笔财物,奖励了这一年来各方面作出贡献的各部人员。现在的杨云,可不再是那个囊中羞涩的十三皇子了,雄狮、猎豹和飞鹰三部收入足够组建一支一两千人的军队了。

    过年后这几天时间,大涪王朝一直风平浪静,但没有想到,正月初五,新年的第一次早朝,却发生了一件大事。大涪十多位御史联名上书,请求涪皇罢黜太子,另立贤明。

    御史们提出罢黜太子的理由有:其一、太子身为长兄,没有起到长兄作用,不能替父皇教导众皇子,也不能在言行上为众弟妹作表率,还经常粗暴欺凌自己的兄弟。

    其二、行为不检点,经常在太子府酗酒终日沉迷歌舞。好色成性,有强娶,强抢行为。

    其三、追求享乐,太子府修得极其豪华,府中用具过于华贵,平日里奢靡成性,日常用度开销巨大,不符合皇上勤俭之道。

    其四、身为储君,不知为民思虑。无为君之才,平时里只会吃喝玩乐,不思勤学为君之道。立为太子十余年,无明显功绩,与其他皇子差距甚大。

    其五、广结朋党,将一大群官员拉至自己身边,为他们封官许愿。打击与其政见不同的官员,严重不符合涪皇广纳群臣意见的思路。

    这五大“罪状”,每条都有证人证物,虽然每一条,都不足憾动杨越的太子之位。位是,五条“罪状”加在一起,就有些严重了,再加上是十多位御史联名上书,这影响无疑又加重了许多。

    朝堂上,突然收到这样的奏折,涪皇脸色铁青,思虑了良久,留下了一句话:“容后再议!”。

    可是到了初六,礼部又有多名官员参了太子一本,附议众御史的奏折,说是太子引领了一大批纨绔子弟,使他们不思上进,败坏朝廷风气。

    这一来,使得父皇大发雷霆,痛斥这些官员,不思本职,越权妄议皇家私事。可是,这帮御史多为文人,性子拧,年纪大了,对官职也无欲望,居然敢据理力争,认为储君只是亦是家国大事。气得涪皇着人,将他们从朝堂上拖了出去。

    御史和礼部一起参太子,使得朝中众人议论纷纷。因为许多人都知道,御史中许多人希望立胜王为太子,而礼部官员大多又支持相王。难道这两股势力要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太子了?

    当然,太子党们也不甘示弱,刑部首先发难,亲胜王的宣威将军廖成被查出贪腐,被削职为民。而礼部侍郎王文的妻弟在青楼与人争执,失手伤了人命,被判秋后问斩。

    胜王的人也出手了,太子乳母的哥哥,仗着妹妹与与太子的关系,抢夺邻居的土地,使得邻居老母上吊身亡。当地官府胡乱判案,不仅没有惩罚恶徒,还将土地判给他们。

    胜王接到消息后,马上亲自过问此事,将恶传抓入监牢。

    而向胜王杨明提供此事线索的,正是杨云。太子乳母的这位哥哥,在飞鹰部经营的妓馆纹饮酒,在猎豹部高度酒精的一刺击下醉酒,将此事讲给了陪酒的姑娘。

    这太子乳母的哥哥,虽然不是官员,但作为太子,居然连乳母都保护不好,会让太子阵营的人寒心。

    为了打击对方,三大势力都有不小的损失。

    一时间,朝中马上变得波诡云谲,朝中官员们议论纷纷,而分属太子、相王和胜王三个集团的官员们,忙碌地偷偷搜集对方众人的证据,想要将对手气焰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