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年末宴会(第1/2页)
    年关将至,西京下起了一场大雪,大地变得银装素裹,街道上冷冷清清的,大部分人都因为惧怕寒冷而躲在屋子里,只剩下一些小孩子在雪地里开心地嬉戏着。

    十三皇子府的大殿上,此时却无比暖和,因为今日杨云将宴请这些自己最信任的人。一起欢快地聚一聚,总结过去一年的收获,展望即将来临的新年。

    三部的首领们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这一年的收获。对于他们而言,过去的一年,是他们最开心的一年,同样是这些人,做的是同样的事,收获却是往年的好几倍,这可是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姚侠的这句话,完全代表了大家的心声:以前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当然,这一切变化都来源于坐在上首这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少年。这段时间,三部的首脑们对杨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无法理解,这位少主头脑里怎么会装着那么多的奇思妙想。

    “今年下半年的收入,比起前三年后总收入还高,所以今年给手下兄弟们也多发了些。前几天听几个兄弟说,战虎部的几个和他们要好的朋友羡慕得不得了啊!”铁峰笑着说道。

    “呵呵,我手下有个小子,喜欢上战虎部一个丫头,上门提亲,那姑娘家里人嫌小伙子穷,又说酿酒的没多大出息,硬是没答应。结果见我们猎豹部今年生意火了,现在又专门托媒人来说是答应了。开春就要成亲,小伙子对殿下感激得不得了。”说这话时,姚侠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说起战虎部,燕飞飞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以前战虎部有文睿大哥负责,手下兄弟十分团结,大家干劲也非常足。可是自从文睿大哥出事后,钟文韬接了首领的位子,任人唯亲,大把大把的挥霍农庄的钱财,让许多兄弟都寒了心。”

    “文韬那小子,从小个性就有些阴,还有点小气,不如文睿那么豁达。文睿那孩子,我从小就喜欢他,多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犯了错呢?”铁山接口说了一句。

    几人的话激起了杨云的兴趣,于是他问到:“那钟文睿犯了什么错误,怎连他首领的位置都剥夺了啊?”

    在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谈中,杨云终于弄明白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战虎部老都尉钟勉年纪大了,精力有限,便将战虎部交由自己的大儿子钟文睿负责。钟文睿也的确十分能干,清退了一些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人,吸收了一批有上进心的年轻人,大大的激发了战虎部众兄弟的上进心,使得战虎部得到很快发展,隐隐成了无影卫四部之首。

    可是,正当战虎部兄弟嗷嗷叫着,想大干一场的时候。他们的领导人却出事了。

    那日,老都尉钟勉七十岁生日,大家一高兴,都放开了的喝,作为头领的钟文睿成了众兄弟敬酒的重要对象,喝了个不省人事。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却躺在弟弟未过门的媳妇苏紫瑶榻上,而苏紫瑶已经吊死在房中。

    自己最信任的儿子,居然做了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老都尉钟勉勃然大怒,当场免去钟文睿首领职务,由钟文韬接任。接下来,老都尉又气又急之下,生了一场大病,没几天就撒手人寰。

    从此以后,钟文睿性情大变,终日靠酒精麻醉自己,稍微有一丝清醒,不是待在酒肆就是混在青楼。最初门中兄弟还企图帮他摆脱这种自责,但办法用尽却无济于事,久而久之,就只有任由他了。

    听了众人的叙述,杨云唏嘘不已,这样一个好的领导人,就葬送在一次醉酒中了。

    “那现在这钟文韬有什么喜好,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使他带着战虎部兄弟,重新回到我无影卫队伍中。”对于战虎部没有回归到自己手下,杨云一直觉得万分遗憾。

    “少主,文韬这孩子从小就不太听话,钟老都尉都约束不住他,后来听说又和朝中哪个大员扯上了关系,想让他效忠恐怕很难!”姚老都尉看了看杨云,慢慢说道。

    “那就先不管这个钟文韬,我们先把现有的三部发展好。前几个月各部都发展不错,下一年里,我们主要任务还是在三部的发展上下功夫。我现在正在找一种材料,有了它,铁器的硬度和韧性会更强!”

    “还可以更好,铁峰一下子跳起来,打断了杨云的话。”这几月,用风箱打造的铁器非常好用,所以销量非常好。可是风箱制并不算太难,已经有些铁匠铺开始效仿,铁峰正在苦恼之中。

    “呵呵,慢慢来吧!你们再多多摸索如何把风箱的作用发挥到最大。”杨云说完,又转过头,看着燕飞飞。

    “你们的信鸽还需加强训练,我知道一些使用信鸽高手,可以让信鸽飞行六百到一千里送信,但你们训练的鸽子只有两百里以内才能准确传递。此外,我还听说可以用纸鸢、孔明灯、甚至是用瓷瓶传递消息的。”杨云慢慢地说着,燕飞飞眼睛睁得老大,少主的话给了她很大惊喜。

    在燕飞飞的一再请求下,杨云就简单介绍了各类传递消息的办法,并讲了讲各种方法的优劣,让燕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