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投效(第1/2页)
    待二人坐定,杨云站起来,朝二人一拱手。正准备向他们介绍自己,没想到却被那一直没说话的高个青年拦住了。

    “您先坐下,我想和巨兄做个游戏,我们来猜一猜这位小哥身份如何?”高个青年面带笑容,看了看杨云又看了看顶白晢青年。

    “如吴兄所愿!”那白晢青年也来了兴趣,柳月连忙接照两人要求去拿来了纸和笔。两人分别拿起笔,各自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

    不一会,两人分别展开手中的纸笺,众人一看,都不禁笑了起来。只见吴远昱手中纸笺上写着“十三”二字,而巨远光手中纸笺上则写着“莲花”两个字。

    “二位真乃神人这也,不知是如何看出本皇子身份的?”两人居然能猜到自己的身份,让杨云大感惊异,立即问道。

    “殿下虽然穿着平常百姓服饰,但隐藏不住皇家的高贵气质,一看就不是平常人物。其二,殿下腰间玉佩,用锦黄缎丝所系,此乃是皇族子弟方能使用。其三……”白晢青年说道这里停了下来,笑着看向那高个青年。

    “其三,殿下这两个侍女,警惕性十分强,步履及眼神均能显示是两个高手,但对殿下又异常尊重,若非地位崇高之人,不能让这种高手甘心听命。再加上年龄,眉宇间超出年龄的沉稳,殿下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两人一番话说完,杨云立即击掌称赞,对这两人的洞察能力,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也更加渴望得到两人相助,像这种知识面广,善于观察,又事情又有极强分析和判断能力的人太难找了。

    “在下吴远昱(巨远光),见过十三殿下!”确定杨云身份之后,两人离开座位,正式向杨云行礼,杨云也亲自拉着他们的手将二人送回座位

    刚才的插曲,一下子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使他们后面的交谈融洽了许多。

    几人一起,先是交流了对诗词的看法,使得杨云又“借用”了不少古人对诗词的一些观点。特别说到陆游这“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观点,让二人赞不绝口。

    接下来,又是对古今发生的大事的评价,杨云凭借自己多几千年历史优势,对一些大事件的态度,也引起二人共鸣,一番话下来,三人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杨云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见时机成熟,杨云便顺势提出了请二人为自己效力的请求。

    “和十三殿下一番话,让在下受益匪浅,能为殿下做事,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如果有朝一日,吴某孩儿的病痊愈,我想出仕,必首选殿下。”吴远昱这语气十分诚恳,使得杨云不好再说什么?

    “那巨先生可愿出山?”杨云又朝巨远光问道。

    巨远光没有直接答复,只是微笑着说道:“殿下要我辅佐于你,那你能给我一个理由,有太子殿下那么好的条件我不选,为什么选择你这一个落魄的皇子呢?”

    巨远光的话,让杨云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他早思考过,凭自己这毫无根基的情况,如何打动别人的心,让别人心甘情愿为自己效力。

    “巨先生,我认为,其一,我大哥没亲自来,而我是亲自上门的,我比大哥有诚意;其二,大哥手下人才众多,不一定能给你充足的的机会,但我十分缺先生这样的人。”说到这里,杨云笑了笑:“其三嘛,才是最重要的点,为我效力,随时在刀尖上跳舞,是极具挑战性的。”

    “好!好!好!那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挑战吧!”巨远光大笑,然后走至杨云面来,拱手深鞠一躬:“属下拜见主公!”杨云连忙将巨远光扶起,两人相视大笑。

    “恭喜巨兄终于找到明主,也恭贺殿下喜得贤才!”吴远昱在一旁说道。

    几人重回座位,一起举杯。这时,杨云才想起吴远昱儿子的事,于是问道:“吴兄你儿子得的什么病啊?我曾和太医以及一位域外神医学医数年,也许可以给你一些帮助。”

    杨云这句话一说,吴远昱的神色一下凝重起来,脸上露出痛苦神情。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说道:“是痨病,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现在瘦的很厉害,都开始咳血了。”

    居然是这种疾病,这可是古时候死亡率最高的一种疾病了。想了想,杨云拿起毛笔,在一张纸上写了起来。括荷叶、百合、麦冬、丹皮、白茅根、侧柏叶、冬虫夏草、桔梗、川贝……

    写完之后,杨云把这张单子递给吴远昱:“吴兄,这是宫中一位太医治疗同样病人的药方。”听说是太医使用的药方,吴远昱立即来了兴趣,但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皇子,医术其实比太医还高。

    这样一来,这次三人的聚会,每个人都得到自己十分需要的东西,众人心情一放松,又开始畅饮。

    看时间已经晚了,吴远昱着急的儿子的病,于是拿着单子去抓药,而杨云和巨远光似还有说不玩的话。

    “巨大哥,你看我目前我这情况,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