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玉妃(第1/2页)
    “此法有意思,可以一试。”经过一阵短暂的寂静,程信说道,身旁也有一些大臣点头表示赞同。

    “好,今日中秋家宴就准备结束了,根据每年惯例,朕准备奖励本年中进步明显的皇家子弟,太子、相王、胜王……上前领赏。”涪皇的心情显然很好,坐在台上大声宣布。

    被奖励的皇族子弟有十余人,这些人大多在众人预料之中,但里面居然有涪皇以往一直爱理不理的十三皇子杨云,这使得许多大臣大感意外,纷纷把目光集中在杨云身上。

    十余皇族子弟来到涪皇所坐高台之下,跪谢涪皇赏赐,没想到,到十三皇子杨云的时候,却出现了状况。

    “父皇,儿臣能否换一个奖赏!”杨云的一句话,让许多人大吃一惊。要知道,这皇上的奖赏,可是恩赐,怎能随意更换呢?

    “唉!这孩子,怎么这时候犯糊涂呢?”成妃是最关心杨云的,杨云突如其来的举动使她非常担心。

    “大胆!老十三,皇上赏赐你还敢挑三拣四,来人,将杨云拿下。今天非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不可。”涪皇左侧的皇后本来就对杨云有所不满,现在杨云的行为让她勃然大怒。

    几个侍卫立即应喏一声,走上前来,准备将杨云擒下。

    “慢着!”坐在涪皇右侧的一个身着绿衫的贵妇人突然喊了一句。众侍卫立即站在原地,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因为这一个贵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涪皇最宠爱的妃子,胜王杨明的生母,淑妃曹莹。

    这淑妃和皇后李婉一向不合,皇后赞成的事淑妃几乎没有不反对的。

    “皇上都还没有发言,姐姐何必着急呢?”淑妃的语气十分客气,但是在场许多人在官场多年。怎不明白这是淑妃给皇后娘娘挖了个坑呢?

    “这……”皇后被淑妃一句话拿住,顿了一下,方才说道:“这老十三对皇上不敬,臣妾一气之下,越俎代庖,还望陛下谅解。”

    对两人之间的龃龉,涪皇心知肚明,但只要没有闹出事来,涪皇也懒得干涉。今天心情不错,所以他也想听听杨云想说些什么?

    “你且说来,到底有什么请求?若是没有充足理由,可别怪朕治你大不敬之罪。”涪皇语气平和,这时就连平日最了解其心意的高公公也不知道涪皇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

    “禀父皇!儿臣已经两年没有见到母妃,所以还请父皇恩谁,让孩儿去见母妃一面。”

    杨云此话一说,场中一片寂静,在不明白涪皇真识想法之前,没有人愿意再说点什么?而此时,涪皇脸色一沉,放在案几上的右手紧握,似乎要发作。但下一刻,他又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众妃子,终于将拳头松开。

    沉吟许久,他轻声说道:“准了!”然后便站起来,没有再理睬在场的所有人,径直离开了。

    中秋家宴上发生的事情,让许多人在中秋之夜彻夜难眠。

    “你看你办的事,不仅老十三开始受陛下关注,从今日情况看,陛下似乎又想起了玉妃当年的好。若是陛下念起旧情,将玉妃从冷宫中迎出,你的皇位可能又多一个对手了。”还是那间密室,老者指着黄衣中年人说道,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

    而在另一个华丽的宫殿中,一个绿衫美妇也在和一个英气十足的年轻人在交谈。

    “这可怎么办?若那女人出来,势必影响我这些年好不容易挣得的地位,要知道,那老家伙当年是最疼爱那女人的啊!”

    “母亲多虑了,玉妃真出来最想针对的可不是你啊!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老在父皇面前搬弄是非,才使得玉妃被打入冷宫的啊?”

    “有意思!”西京城中,一个胖子坐在椅子上,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画像,若有所思。若是杨云在此,一定认识这画中的女子,正是十三皇子的生母,玉妃司马玉。

    中秋家宴后的第三天,西京郊外的一个湖中,一个渔夫正在打鱼,忽视看见一具漂浮的女尸,立即报了官。

    大理寺立即派人将女尸打捞起来,见这女尸是被绑住手脚后扔进湖中掩死的。经查实,这女尸正是当日刺杀十三皇子的宫女青竹。

    得到这一消息,杨云叹了一口气,这青竹一死,自己被刺这一案子就更难查个水落石出了。不过现在也不难判断出,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不外乎就是那几个人。他现在也不想考虑此事,一没有精力,二也没实力去做这件事,他现在一心就是想几日后去见玉妃司马玉,自己名义上的母亲。

    自己占据了十三皇子的身体,对于这“母亲”,杨云既怕见又想见,怕见是担心司马玉识破自己这个假儿子;想见则是希望从母亲那里得到点帮助,摆脱目前这种无奈的局面。

    冷宫,是整个涪皇宫中所有人都不愿意来的地方,住到这里的妃子常年不允许外出,也没有人来探望。

    司马玉呆在这清冷的宫中,她的脑海中常常有这样一些场面,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