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回到皇宫(第1/2页)
    涪国皇宫朱雀门前,一队卫兵穿戴整齐,威风凛凛地站着,那气势让人不敢靠近。

    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居然没有被吓住,正缓缓向他们走来。

    “大胆,皇宫重地,岂是你一个乞丐可以靠近的!”两个守卫拿起长枪就要将此人赶走。

    “怎么回事啊!”门内走出一个军官模样的高大汉子。

    “禀报骁骑尉大人,这乞丐居然闯到皇宫口,小的准备将其赶走。”一个守卫迎上去,满脸堆笑地说道。

    “赶紧赶走,若是被那些大人物看到,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那军官一脸厌恶之色,扫了那乞丐一眼,突然脸上变了颜色。

    “卑职见过十三殿下!”只见那骁骑尉连忙抢上前几步,跪倒在乞丐面前,仓惶地喊到。这一声,吓得门口卫兵部跪倒在地,齐声行礼。

    这乞丐模样的人正是杨云,身上没有银两,又不敢暴露身份,风餐露宿两日,终于赶到皇宫。

    这骁骑尉一边派人去报告,一边引着杨云往皇宫内走去。门口众守卫松了一口气,幸好这十三殿下没有追究自己等人失理之罪。

    “皇上,好消息!好消息!”荣华殿中,涪皇杨成奉正在审阅奏章,高公公走进来大声说道。

    “高德,你侍候了我几十年,怎么今日这么没有分寸?”涪皇抬起头来,不悦之色明显地挂在脸上。这要是其他太监或宫女,恐怕早被拖出去杖毙了。

    “皇上,奴才失礼了,主要是太高兴了,还望陛下恕罪!”

    “说罢,有什么好消息?让你这个老家伙高兴成这样。”涪皇头也没有抬。

    “陛下,十三殿下安回宫了!”高公公由于兴奋,声音特别尖锐。

    “老十三回来了!”涪皇立即抬起头,看着高公公,眼神中充满激动,但不一会儿又恢复了平静。接着说道:“让他马上回宫见我。”

    “孩儿见过父皇,劳父皇牵挂,儿子十分惶恐。”由于涪皇急召,杨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匆匆来到荣华殿。

    “平身吧!”皇宫看着杨云,见他一身破烂衣物,胸口还有血渍。虽然平日不大喜欢这个儿子,但作为父亲,心中仍然异常沉重。

    “谢父皇!”杨云抬起头,看着眼前这老人,杨十三皇子的记忆中,对涪皇没有太多的父子之情,更多的是植根于心底的畏惧。

    接下来,涪皇听杨云讲了事情的经过,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回来就好,让太医好好给你治愈伤口,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涪皇看了好一会,发觉这儿子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不堪,经历这场意外,神情居然还如此镇定。

    “父皇,孩儿还有一件事想请您恩准!”

    “说吧!”

    “孩儿听说您将当日护送孩儿的侍卫部下狱,孩儿想请父皇饶恕他们!”

    “这群没用的奴才,朕今日已经着人将他们送往午门,准备问斩了。”

    “父皇,当日他们也是拼了命保护孩儿的,如果没有他们,孩儿早就没法回来见您了!”

    “好吧!既然你求情,我就拟一道旨,饶他们这次吧!”涪皇考虑一下说道。

    “就让孩儿去宣旨吧!也算感谢他们救命之恩。”杨云再次恳求。

    “哦!”杨云的请求让涪皇觉得有些奇怪,沉吟片刻,他答应了杨云的请求。

    “老家伙,都说这老十三胆小、懦弱、没有主见,今日一看,他也不是那么不堪吧!”见杨云走出荣华殿,涪皇对高公公说道。

    “是啊!陛下,奴才也有这样的感觉,没想到经历这么大的事,还这么从容镇定。看来受到磨难,他反而成长了,真是虎父无犬子啊!”高公公接口道。

    “你过老家伙,就会拍马屁。老十三想示恩,还有点心机。朕就成他,他身边确实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就把这些侍卫调过去负责宁玉宫的安吧!”

    午门广场上,振威校尉戚威跪在地上,一言不发。这次保护十三殿下不力,被下令斩首,他心中十分不甘。作为一个军人,他不怕死,可是这样死,真是太憋屈了。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像自己的好兄弟陈卫一样,战死在当场。看着身边的这些兄弟们,他们都面无表情,想来他们和自己的想法一样吧!

    几名负责监斩的宫员坐在台子上,见时辰还没有到,便聚在一起不知在聊些什么事情。

    “十三殿下到!”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跪在台下的众人迅速抬起头,眼神中充满希冀。

    一乘轿子被数人抬着缓缓而至。还没落轿,便听得一声尖锐的大喊:“圣旨到!”

    这一下,几名官员立即行动起来,带着手下兵丁跪倒一大片。

    轿帘打开,一锦袍少年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走了下来,走上台子,站在众人面前,大声宣读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