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风吹草低现牛羊(第1/2页)
    ()    永乐七年(1409年)二月,朱棣命张辅督师,发兵二十万大军南下。这次朱棣不敢轻敌,上次派的人少,让安南占了便宜。尚有另一层意思,朱棣未讲,但他予张辅下达的命令为:速战速决!

    因为此时北方鞑靼等蒙古部落不断袭扰疆土,朱棣有心收拾他们,但安南拖着后腿,实是让朱棣无法集中精力对付他们。在朱棣看来,北方部落才是大明最大的隐患。

    但张辅此次却没做听话的好孩子,他反而慢悠悠地开始战争。张辅上次出征,因朱能半路去世,而临危受命,最后取得安南的完胜。此番再次出片,还是此地,仍为自己挂帅,所以只能胜不能败!

    同时,鉴于叛军水军厉害,张辅在大明沿海征召水军近五万人,一同进入安南境内。同时,张辅利用之前俘获的八千六百多艘安南船只,组建水军,控制海岸线与河港。与此同时,陈季扩如今仅余两万兵力与六百余艘战船。

    锦衣卫文章大人被张辅请入军营,为张辅军提供各类情报讯息。实在是因为之前文章与张辅配合默契,并且好用;与大明境内的锦衣卫相较而言,张辅有种感觉,大明境内的锦衣卫是用来添堵的!

    张辅抵达安南,先是安抚当地因战乱逃亡的流民,严惩当地贪暴害民的明朝官吏,实施攻心战略。

    派至安南的官吏,与大明琼州府的官吏,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均为大明官场之上混得不得意之辈,然后便被派至大明化外之地。

    如琼州府,自宋室王朝始,便为一些犯官、得罪皇帝之流,或在官场上混得不如意之辈便流放至此化外之地;时至如今的大明王朝,仍是如此。而这安南收归大明版图,则这流放之地又多了一处而已!

    安南之的的锦衣卫却是何等了得。锦衣卫指哪,张辅便打哪。仅一个月时间,来自大明的贪官污吏便被清洗一空,安南百姓拍手称赞。

    张辅此举确有奇效,不但保证大军开战前的稳定,而且确保了大军向南进发途中不会受到背后的干扰。

    二十万大军,吃喝拉撒,开销极大。

    三月,张辅率军直捣慈廉州,向叛军老巢咸子关进发。

    鉴于敌军依仗水军,张辅在北江府仙游大造战舰。陈季扩部下邓景异扼守卢渡江太平桥,阮世每率二万余人与六百艘战船,严防死守。

    八月,当西北风呼啸而来之时,张辅已做好准备,凭借强大的武力与事先锦衣卫详实的情报与布局,令方政等多路水军齐发,万箭齐射,阮世不能抵挡,三千余人被杀,二百多人被俘,四百余艘船只落入明军之手。

    兵贵神速。大军进击邓景异,邓景异仓皇逃走,交州等六府平定。明军穷追不舍。

    至十月,张辅军赴安南作战的已小一年,叛军大部分地区得以控制,明军已基本上控制了局面。而此际,锦衣卫已探知叛军主力在神投海。

    张辅悍然发动了神投海之战。

    张辅命朱福、蔡荣率骑后自陆地包抄,而他自己亲率海军对叛军发起强攻,水陆并进,斩杀叛军四万余人……邓景异大败。战场之上,一队身手敏捷的黑衣人突入重围,将叛军中为首之人一举拿下。这个便是叛军头目范必栗。

    战事至此,张辅已将安南局面彻底扭转。

    永乐帝朱棣得到汇报,觉得这已足够,叛军虽然尚未完歼灭,但已达到威慑目的。

    张辅已基本打跨叛军主力,陈季扩逃入美良县的大山之中。张辅大军将大山重重围困。数小队黑衣人开始入山搜索。十一月,叛军一路主帅邓景异被潜入深山锦衣卫“睚眦”小队活捉……

    不得不说,这“睚眦”着实好用,主帅张辅对这睚眦赞誉有加。

    如今的陈季扩节节败退,但无论如何,陈季扩却成为安南人抗战的一面旗帜。陈季扩派使者与张辅交涉,要求封其为王。而张辅看也不看,一刀便将使者杀了。

    双方于是再战。

    时光踏入永乐八年(1410年)一月,张辅在东潮州安老县与阮师桧两万余人大战。

    张辅已杀出真火,他的耐心已被耗尽;原本一直在河内的王九亦是坐不住,与张辅一同在前线督战。张辅与王九终在安老县的张辅帅帐会面,却实在是有“逸气凛凛横清秋”的味道。

    “我说王大人,您终于舍得站出来了?”张辅如兔子般的红眼睛瞪着王九。

    “张将军,不站出来不行啊,陛下催得太急了。”王九亦是不堪重负。

    张辅所率二十万军队,粮草补给,却是压在王九身上。按永乐帝朱棣的说法,帮你们安南乡下佬平叛,兵不需你们派,但粮草,你们总归要负责罢。平了足足一年叛乱,这钱粮花了无数,尽皆落在王九身上。

    幸好这明月酣是个生钱机器,开足马力运转,方保张辅这班人马后勤无虞。王九亦不客气,再扯着交阯王陈天平的大旗大做文章,将安南的百姓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