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难缠的对手(第1/3页)
    “同是丹劲修为,对方就算有备而来,想要维持形貌变化的同时击倒两人,可能性不大,应该是真实形貌,不过对方蒙面,无法知道真实容貌,根据三人的描述和事后周围之人的形容,画出了劫匪的大致模样。”南仲道说着拿出画像给楚向。

    楚向看了下画像,劫匪是用防寒面罩包着脸,天气寒冷,很多人都蒙着面,一来可以防寒,二来可以遮掩自己面目,防止被人认出,方便做不可告人之事。

    “按你的想法推断,劫匪会是哪里人?”

    “从穿着打扮、动手前后的种种痕迹来看,对方很可能常年在武城周边活动。”南仲道道。

    每23形成个地方的人都有每个地方的特点,无论怎么扰乱视线,怎么刻意改变,说话做事都很难脱离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武城的人始终会带着武城这边的一些特征。

    “那就先将目标锁定在武城周边,根据修为和体型等特征筛查,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楚向道。

    “会是什么人专门对讲武堂下手?”南仲道问道。

    “我本来觉得是天师世家或者轩辕姬家,但是现在一想,又不太可能,以他们的力量,这种动作意义不大,他们可以用更有效率,打击力度更大的方式。”楚向道。

    “会不会是那几家之人还不死心?”

    “可能性很小,我已经和他们的主事达成共识。”楚向道。

    “会不会这种动作不止针对我们,而是针对很多人,我们只不过其中一个?”

    楚向眉头一皱,道:“有可能,妖魔巫道皆已出世,蜀山、蓬莱三岛都会出手,说不定是有人为达到自己的目的,想要搅乱这个江湖。”

    “会不会是魔尊?”

    楚向想了下,摇头道:“讲武堂已经解散,是谁都已经关系不大,但是这仇不能不报,你继续调查,南华别院有事,我要先关注那边的情况。”

    “明白。”南仲道点头。

    南仲道离开之后,楚向变换面貌回到武城,径直来到南华别院。

    知客僧认得楚向,躬身请进,楚向径直往小和尚的后院而去。

    两个小和尚正在方丈中讲经,一个讲,一个听。

    迦叶与佛陀行于林间,见落叶满地,问佛陀曰:落叶除不尽,纷纷地上影,如何解决这遍地扰人的树叶?

    佛陀曰:今日扫,明日扫,日日勤扫,便得清净。

    迦叶曰:今日落,明日落,日日落叶,终究恼人。

    佛陀曰:风吹屋上瓦,瓦落破吾头,吾不怨此瓦,此瓦不自由。

    ……

    温润讲经声袅袅回荡在小院中,楚向静立院门之外,待小和尚讲经完之后方才进入小院中。

    “楚大哥。”见到楚向,小良高兴的叫道。

    “你是大师了,稳重点。”楚向露出笑容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唇红齿白的小和尚满脸佛光的道。

    小良腼腆的笑了笑,学他师兄那样合十默念阿弥陀佛。

    “你师兄都教你什么了?”楚向问道。

    “师兄教了我很多佛经。”小良道。

    “知易而行难,知行须合一。”楚向

    道。

    “师兄有说。”小良腼腆的道。

    “那就好。”楚向点头道,转身离开。

    小和尚知道楚向只是来看看,没有停留之意,没有挽留。

    了因正在方丈之内处理事务,听到脚步声抬头发现是楚向,连忙起身合十作礼。

    “大师久见。”

    “久见久见。”了因满脸笑容的道。

    “我听说有人想对别院不利,大师可有收到消息?”楚向道。

    “未曾。”了因道,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严肃。

    “大师谨守方圆便可,其余事情由我来处理。”楚向道。

    楚向这么说,心知事情必定是因他而起,能让楚向亲自处理的事情,必定不是小事情,了因合十躬身:“施主小心。”

    出了南华别院之后,楚向转身进了武当别院,武当别院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三个糟老头在打发时间,后院几名年轻弟子在练武。

    没人知道楚向和武当别院的三个老头说了什么,自从楚向进去之后,武当别院里面就再也没有声音传出来,直到第二天早上,楚向才离开了武当别院。

    其实楚向并没有和三个老头商量什么事情,不过是闲聊了半天,听听前辈说说旧时江湖上的事,说说最近江湖上发生的事,顺便把轩辕剑放在别院,否则拿着这么显眼的东西很容易被认出。

    楚向把轩辕剑放在武当别院而不是南华别院,是因为这把剑的因果太大,南华别院绝对无法承受得起这么大的因果,武当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