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花开花谢(第1/4页)
    这句话从胤皇那凉薄无情的口中说出时是那么地自然,寒潮终于开始结冰,像是一层看不见的冰霜般,将在场的人都封冻住,将地上的尸体和石块一同冰寒了下去,由外向内地冻结这些事物,终于这样的寒冷变成了刺骨的冰晶,朝着这方天地一直蔓延出去,直到将临安城变成一座寒冰之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解除这种寒冷。

    即便所有人的心都冷了下去,可花幽月的心燃起了愤怒的火焰,比起她腹部伤口,胤皇口中那句话才让她疼得浑身哆嗦,将自己的嘴唇咬得血肉模糊。

    胤皇居高临下道:“你和你姐姐一样愚蠢,朕不仅是胤国的皇帝,也是你们头顶的神明,任何敢挑战朕权力的人,都会死于神罚!”

    “你不是什么神,只是一个可怜虫罢了。如果神可以为了权力这种东西牺牲掉自己的孩子,像你这样的神,早该被人间的父母用刀剑将你捅死在王座上。”

    “你不要逼朕……”胤皇缓缓握紧拳头,眼角抽搐,咬牙切齿道。

    花幽月松开捂着腹部伤口的手,张开双臂,任凭小股的鲜血直流而下,说道:“你要杀了他可以,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否则一切免谈。”

    胤皇愣愣地看着花幽月的身影,最后那句话直接击中自己的心扉,此时的她是那么地风姿飞扬,让人没法从她身上移开视线,像是让每个男人着迷的梦中情人般,没有谁会拒绝她的冷艳和魅力。

    直到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儿子为何会喜欢上她了。

    花幽月到底还是抗不过腹部撕裂的疼痛,倒吸一口凉气半跪了下去。

    楚瞬召看着她大口喘息脸色发白,想看看她腹部的伤口,却被她拒绝了。

    此时嬴栎阳也走了过来,伸手扶着楚瞬召的手臂,花幽月看了看大秦公主,又看了看楚瞬召,气急道:“你怎么……怎么又多了一个,先前你不是说最多也就四个吗?”

    “她不是……”楚瞬召急了想着和她解释什么,花幽月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道:“没关系,像你这样的男孩子值得很多女孩子喜欢你,能教出你这样的学生我很自豪,我这辈子已经无怨无悔了。”

    “这辈子……你在说些什么?”

    “你脚下的路还很远很远,你今天不会死在这里的,这一路上你会看见很多风景,你还会认识很多很多人,你要善待他们……”

    花幽月再度咳嗽了起来,用力捂着腹部的伤口,以免让楚瞬召担心,“我不仅做了你的老师,连你的情人也做了,给你做牛做马也就算了,

    连那挤出来的第一口奶都让你这个小混蛋尝了,我已经尽到对你的责任,之后的路会有其他人陪你走的。”

    “不行,我不能把你丢下!”

    楚瞬召慌神般使劲地摇头,花幽月看着这忽然倔强起来的小混蛋,一个手刃打在他脖子上,让他立刻昏了过去,扭头对着大秦公主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我要你带着楚瞬召离开临安城,离开胤国,城西大门知道在什么地方吗?就在那边一直走,到了尽头向左拐……等你去到那边的时候,会有一辆黑色的马车接应你们,到时候你们就可以离开胤国了。”

    嬴栎阳郑重承诺道:“我会照顾好他的,你放心。”

    花幽月看了一眼大秦公主那高耸丰腴的胸脯,又看了看自己同样高耸的风景,摇头道:“有你这样的美人在他身边,我还真放心不下,这小子净爱挑胸大的下手,也不知道跟谁学来的?”

    她忽然踏前一步抓住嬴栎阳的手腕,嬴栎阳顿时感觉一股热力从花幽月身上灌入她体内,让她忍不住低叫了一声,那一瞬间她脑中出现巨大的凤鸣,这股力量像是要挣脱她的身体般。

    她拼尽力稳住心神,双眼的骤然变得深黑,用自己的王息将这股力量硬生生压制下去。

    花幽月的手掌慢慢从她手臂上松开,嬴栎阳手腕处出现一道像是凤凰展翅般的花纹,她已经将凤凰琴的力量部移交到她的身上,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可以承载住这份神之力。

    花幽月道:“看来你还真有点能耐,居然可以完接受凤凰琴的力量,我现在把凤凰琴也给你了,老娘这下连根毛都不想留给楚骁华那个王八蛋,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他,不然我就是变成厉鬼也要去找你算账!”

    “你把最强的力量给了我,那你怎么办?”

    “这不用你管,做好你许诺过我的事情,让我再好好看看他……”

    她那双冷艳的眼睛此时变得晶莹了起来,仿佛又变成了那个爱穿绿裙的女孩,女人呆呆地看着楚瞬召的脸,慢慢微笑了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脸蛋,轻轻吻着他的额头上。

    “老师希望你能成为自由之人,掌握力量的同时不威逼虐待他人,失去力量的同时不挫折冷落自己,若遇困难磨炼时,不放弃坚定强大的内心,不向凶邪之人俯首称臣……”

    她最后嘴唇翁动,声音是那么地轻柔动听,像是远游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