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 78 章(第1/4页)
    ()    许棠舟豁然开朗, 难怪看演唱会时,应宸会恨铁不成钢般笑骂“求不搞演唱会告白那一套”, 原来是这样。

    从粉丝抠出来的糖中得知真相,许棠舟被甜到要和太阳肩并肩,但凌澈本人对此并不承认。

    “粉丝脑补的而已。”凌澈说,“以后他们再发现点更离谱的也不奇怪。”

    那时两人并没有说开, 他就一厢情愿地在演唱会隐晦告白, 这种事凌澈才不会亲口承认。

    许棠舟就很急:“我明明记得, 你以前弹过琴骂我, 还学我说话的音调。”

    所以弹琴来告白一定是凌澈会做的事。

    许棠舟能记起来的事情很少, 都交待得差不多了。

    凌澈有些欠揍地说:“那你就都想起来。”

    许棠舟泄气:“我一想就头疼。”

    “不想了。”凌澈把人揽在怀中,亲他发顶, “笨蛋,以前并不重要。”

    身处于热恋中, 有时候许棠舟却觉得凌澈没那么希望他想起以前, 凌澈似乎更希望他把现在当成第一次恋爱。

    以前怎么会不重要呢?

    他很想记起以前和凌澈在一起的点滴, 记起他们更多的甜蜜回忆,记起过去的凌澈到底是怎么样的。

    两人都暂时推掉工作,休息了两天, 直到这场轰动娱乐圈的新闻稍稍降低了热度, 《御风》这部戏也正式剧组杀青。

    许棠舟不得不出席活动了。

    《御风》新版息游戏上线前一周, 游戏方展开了大型发布会,邀请了剧中角色的演员们站台宣传。

    游戏方与剧方是做梦也没想到,当初定下来的新人演员许棠舟作为男三号, 凭一己之力将这场发布会造势得如火中天。

    活动正式开始前三小时,场馆就被蜂拥而至的各家粉丝、玩家及媒体们满满的占据了。

    时隔大半个月再次穿上宋摇的衣服,即使游戏中的扮相与戏中扮相有所不同你那个,许棠舟还是有一种回归到剧组的感觉。尤其是秦宝与肖扬都在他旁边,还都有角色扮相,让他想起了在剧组的美好时光。

    肖扬还笑他:“舟舟,这回好了,化妆师不会再问你脖子上的腺体贴是怎么回事了。”

    许棠舟的脖子上赫然一张腺体贴:“这么明显吗?”

    这是昨天凌澈咬的。

    肖扬:“还好,和在剧组的时候差不多,一会儿戴了头套,假发就能挡住。”

    许棠舟才松了口气。

    乌娜娜方才去前面看了一眼,给后台的许棠舟拍了照片回来,只见场馆里有举着秦宝牌子的粉丝、也有应援肖扬的、应援那位唱游戏主题曲歌手的粉丝,但更多的是零糖崽崽这样的灯牌与横幅。

    只是一个游戏宣传而已,黄千也跟来了,就怕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出点什么事,和主办方沟通后加强了现场安保。

    这是许棠舟与凌澈公开恋情后的第一次露面,使他更加真切的感受到了凌澈的影响力。

    凌澈不是爱豆,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王者,早已站在娱乐圈的最顶端。他的低调与骄傲使得他几乎没有绯闻,唯一一次曝光恋情就来得这么迅速而直接,因此他的另一半人气暴涨是必然,别说许棠舟也是个明星,就算他是个素人现在应该也红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许棠舟这次真的是蹭到了凌澈的热度。

    出门前,凌澈和他说过:“今天人肯定很多,完成你的工作就好,不用管和工作无关的事。”

    凌澈讲得很随意,许棠舟却看得出来那份无微不至。

    凌澈懂他的紧张。

    明明公开爆-炸性消息的人是两个人,首次公开露面的却只有许棠舟独自一个,偏偏凌澈还不可能一起参加活动,那也太喧宾夺主了。

    天下都知道他们没能彻底标记。

    公开后,零糖cp超话下面的小h文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无法彻底标记的ao情侣让粉丝们刀尖舔糖不亦乐乎,纷纷疯狂产粮。

    这腺体贴一会儿要是被粉丝们看见了,他们怕是要用尖叫声嗨翻场馆,然后去超话下面化悲愤为力量,疯狂产出更多的粮。

    这就很尴尬了。

    #今天零糖标记上了吗#and#崽崽什么时候发情期#,被粉丝提上了议程。

    成了天下都在操心的事。

    秦宝穿了颜星渊的衣服,看起来剑眉星目,颇有几分倜傥意味,但他现在没进入角色,一开口就破功:“我们现在都是要被关注后颈的男人了,这和脱了衣服走秀有什么区别。”

    秦宝的语气充满怨念。

    可不是吗,一个想离婚,一个标记不上,咬痕什么的还老是被围观。

    许棠舟欲言又止:“……”

    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