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 52 章(第1/5页)
    ()    临时买不到机票, 两地又隔着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只能开车。

    凌澈中途就在服务区小睡一会儿人, 然后再持续赶路, 就为了见他还没分化的oga。等见了面,顾不得休息睡觉, 就把人搂在怀里轻声细语, 一边逗得人羞得面红耳赤, 一边让人笑出声来。

    他会教许棠舟弹琴、玩滑板,也会逼着许棠舟做作业、写试卷。

    平时牵着手上街,假期就去海边冲浪。

    许棠舟最想逃离的是启南那个家。

    他们约好了,高考时许棠舟要考去首都,许棠舟却常常因为成绩太差不想写作业而耍赖,仅有的几次吵架也是因为做作业,凌澈把他管得很严。

    那时凌澈已经快毕业了,有自己的人生要忙碌,却不得不把精力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

    他一点一点地等着人长大。

    可时间太慢,他终究没有等到。

    那些年少轻狂的事不论拿出哪一件, 都非常不像现在的凌澈会做的。

    即使是从秦宝口中由旁观者的角度叙述出来, 也能体会到那种身心的宠溺。炫耀却不会停止,许棠舟那时候三句话不离我哥哥,常常用狗粮把秦宝喂得饱饱的。

    比如——

    “我这次考试提高了总分提高了40!”

    “下次放假我可以去他家,他说再进步一点我就不用写作业了!”

    “这条裤子应该让我哥哥穿,腿长一米八。”

    “……气死了,我哥哥让我写四张卷子!我都亲他了!他一张都不肯减少!”

    “昨天晚上我们一起睡的!”

    “我哥哥太厉害了, 你听一下这首歌好不好听?他自己写的哦!”

    “你看看他的睫毛好长……我偷拍的,睫毛精呜呜呜。”

    “我先走了!今天哥哥在机场接我!”

    “我哥哥的手指特别好看……弹琴的时候最好看了,他四岁就会弹钢琴!”

    这些零碎日常都被秦宝告知。

    秦宝还想起来,原来以前他不仅看过凌澈的照片,还和凌澈说过话。

    有次他们人在国外,在一个时装周结束后的晚上,一群模特在别墅里开了派对。

    许棠舟喝酒了。

    有些冷淡的男声在电话那头响起:“崽崽。”

    电话是秦宝接的,声音好听得让人想跪,这下他终于不怀疑人是许棠舟杜撰的了:“我、我是舟舟的朋友,他好像喝醉了。”

    alpha顿了两三秒,并没有责备未成年人喝酒,而是认真请求:“他醉酒后没有防备心,麻烦你照顾好他,回酒店就给我电话。”

    秦宝当然同意了。

    时隔几年,秦宝得到出演凌澈的机会,当然不可能认出对方。

    出道后的凌澈已经骄傲得不会为任何人低头。

    不管是谁,他都表现得那么不屑一顾。

    作为一个极有才华的s级alpha,凌澈出道即巅峰,却像丧失了同理心与爱一个人的能力。

    许棠舟心里有什么满得快要炸掉。

    脑子里却空空如也。

    除了一些并不能连贯起来的片段,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剧组的人都知道秦宝和许棠舟最近很奇怪,以前从来不讲话的两个人,现在一收工就黏在一起。许棠舟的戏份没有秦宝多,但他拍完后也会待在现场等着秦宝拍完,两个人总是嘻嘻哈哈的咬耳朵。

    肖扬委婉问过:“舟舟,你和秦宝……他是不是威胁你什么了?”

    比如,许棠舟的把柄被秦宝逮住,秦宝知道凌澈的事,用来威胁许棠舟了。

    许棠舟说:“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肖扬还没来得及再说,秦宝就收工了:“舟舟!”

    许棠舟站起来跑过去:“来了!”

    风中凌乱的肖扬:“……”

    两人一起去吃了饭,这几天秦宝断断续续把能想起来的事情都部告诉了他:“其它的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总之就是,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你还非常听他的话。”

    许棠舟:“……”

    听话?

    听话的话,凌澈就会更喜欢他了吗?

    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叫做听话?

    秦宝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别想那么多。他还肯和你在一起就是爱死你了好吗,竟然还和你一起参加综艺节目。反正你下个月就杀青了,我建议你直接把他睡了。”

    许棠舟:“???”

    他是那种肤浅的人吗?

    好吧,他是。

    秦宝:“你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

    许棠舟说:“还有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