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2(第1/2页)
    ()    一起……

    夏安心砰砰直跳。

    不同于以往,以往叶矜也喜欢同她亲密,但仅限于接吻,夏安感受不到叶矜有再进一步的欲-望,故而她总是隐忍自己。

    即便如此,有时两人亲热起来,夏安还是会把握不好分寸,因为有感觉啊。

    纵然叶矜会一切依她,但夏安心里明白,叶矜是因为爱她在乎她的感受,所以才愿意忍着不适,被动接受。

    可夏安不愿把自己的感觉和冲动强加在叶矜身上,她愿意慢慢等……

    而今晚,夏安觉得等到了。

    终于等到了叶矜真正的主动,夏安感觉到了叶矜温柔动作里传达出的暗示,抑或情不自禁的渴求。

    第一次感觉到。

    “你喝醉了?”夏安搂着叶矜脖颈,悄声问,依旧保持着足够暧昧亲密的距离。

    夏安自然知道叶矜没醉,她们今晚喝的不多,只是小饮几口。

    叶矜勾唇笑,揽紧了夏安腰背,让她再往自己怀里贴一些。

    夏安烧着脸,光滑的皮肤就这样蹭在叶矜身上,浴室里,这样“坦诚”的拥抱,果然会让人纯洁不起来。

    “你帮我。”叶矜抵着夏安额头,红唇微启,笑着轻叹。

    “嗯。”夏安心口起伏渐渐加大,哪里经得住叶矜这样对她说话,好在今晚不用再克制。

    夏安偏头又吻住了叶矜,很快,两人同样坦诚。叶矜微微眯着眼眸,任夏安暖热的软唇熨过。

    温水淌过,似乎更能让气氛升温。

    两人还是不停在亲吻对方,待换不过气时,夏安靠在叶矜身上,将头钻进她颈窝里,撒娇笑着。

    叶矜心都要化了,她低头亲了亲夏安侧脸,再拿过一旁的浴巾,擦着身上水珠。

    夏安就站着,让叶矜细心帮自己擦,时不时再笑着奖励老婆一个甜甜的吻。

    这感觉真好。

    “又傻笑。”叶矜捏捏夏安鼻子。

    “我开心!”事实上,夏安更是在为叶矜开心,她明白不管自己怎么安抚叶矜,说不介意可以等,都没办法消除困扰叶矜多年的心理压力,只有当叶矜真的突破做到时,才能彻底卸下心中包袱。

    现在,看着叶矜在自己的陪伴下,渐渐走出曾经的阴霾,夏安能不开心吗?

    从浴室再到床上,不远的距离,始终不想离开彼此。

    气氛刚刚好。

    叶矜笑望着夏安,这该是她见夏安最急不可耐的一次。

    虽急不可耐,但也温柔。

    夏安抱着叶矜,翻身心血来潮说道,“我教你认骨头。”

    “嗯。”叶矜都依夏安。

    “颈椎……锁骨……肩胛骨……胸骨在这……”亲吻间隙,夏安嘴里断断续续低叹,“肋骨……腰椎……这里是髋骨……”

    叶矜闭眼笑着,一点一滴尽是甜蜜。

    破碎的话语逐渐湮没在唇间,只有两个人的房间,安静而热烈。女人总是最了解女人,对于习医多年的夏安来说,更是如此。

    夜深了。

    叶矜手心紧攥床单,咬唇一遍遍低喃,“安安。”

    “叶矜,我爱你。”

    一晚上,夏安额角微汗,不知道对叶矜说了多少句我爱你。

    每每听到夏安声音软软叫着自己名字,对叶矜来说就像是催化剂。从未体会过的,今晚,淋漓尽致。

    纠缠过后,两人静静抱在一起,叶矜从没觉得这样轻松过,卸下了所有的压抑和负担,是享受也是释放。

    腻歪抱了许久。

    “老婆,”夏安想叶矜是喜欢的,就像她们现在粘腻接吻时一样喜欢,所以夏安没问叶矜难不难受,咬了咬唇,反而厚脸皮问,“舒服吗?”

    瞧夏安脸颊粉嫩,得意洋洋,笑起来却软甜的模样,叶矜就想狠狠“欺负”,想着,她按捺不住直接欺上了夏安。

    霎时,夏安又小鹿乱撞起来。

    “想知道?那我告诉你。”叶矜俯身,低头对夏安说着,声音低哑。

    温暖细腻的深吻继续,今晚不会轻易结束。对夏安来说,同样是隐忍已久后的释放。

    “宝贝,对不起。”叶矜知道夏安为了自己受了太多的委屈。

    夏安笑着只是摇头。

    叶矜又亲亲夏安额头,“我爱你。”

    一句我爱你酥到了夏安骨子里,越发不行了,“嗯,我也爱你。”

    这样美好的夜晚,彼此间说多少句我爱你都不为过,总是情难自禁。

    第一次,给了自己深爱的人。

    不管什么事,在叶矜面前,夏安总是很容易缴械投降,没多久就是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