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6(第1/2页)
    ()    “这孩子,喝水小心点。”

    老太太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哪里不对,也是,在老太太心里,早就把夏安看作了亲外孙女。

    夏安接过叶矜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想着刚才老太太的话,尤其是叶总听了后脸上的神情,她禁不住又咧嘴笑了起来。

    叶矜淡瞥,“……”

    探望完老太太,叶矜正好接夏安下班。电梯里,叶矜自然而然拉过夏安的手牵住,夏安扭头看了眼叶矜,相视笑着。

    叶总现在,够自觉。

    医院有不少人都知道夏安已婚了,即便不知道结婚,也知道她有个漂亮出众的女朋友。叶矜时常来接她,举止行为又暧昧亲密,两个美女在一起,总是引人注目。

    “姥姥不信我们怎么办?”上了车,夏安将头慵懒靠在座椅上,歪着脑袋问叶矜,满脸疲惫。

    “慢慢解释吧。”让老太太真的相信,还是需要时间,叶矜说罢,探过身贴心去帮夏安系安带。

    “嗯……”瞧叶矜朝自己凑了过来,夏安还是笑望着她的脸,目光不移开。

    叶矜稍一垂眼,忘了手边的动作,而是压低了头,在夏安小巧柔软的唇上,轻轻吻了吻。

    从一开始的不抗拒到现在的享受,面对夏安,叶矜越来越情不自禁。夏安调侃她“黏人”,叶矜也认了,有什么办法,就是喜欢抱她吻她时的感觉。

    夏安抿嘴笑,每次叶矜的唇一贴过来,就觉得好甜,她喜欢叶矜亲她,正好,叶矜也爱这样。

    起初,夏安还担心这些会成为叶矜的负担,而事实证明她多虑了,叶总只是表面上看着冰山禁欲,不食人间烟火,可实际上……

    叶矜最爱把她吻到脸红透不过气。

    “姐姐,你干嘛啊?”叶矜在她唇上啄吻以后,夏安突然低声喊了声“姐姐”,脸上的笑耐人寻味。

    叶矜原本想松开夏安,可听夏安一叫“姐姐”,她又堵住了夏安的唇。

    这一次,吻得深了。

    吻着夏安,叶矜想起她们第一次见面,夏安也是叫了她姐姐,那时夏安叫得就像现在这样,听不出丝毫纯洁的味道。叶矜当时听了很恼,但她也承认,的确有被这小姑娘撩到。

    叶矜轻咬了咬夏安下唇,又含着温柔吮了一下,才慢慢松开。

    这一下,让夏安骨头都要酥了,气息微乱,嘴里还呢喃着,“姐姐,你欺负人。”

    一叫姐姐好像别有情-趣似的,更别提夏安还带着撒娇的口吻。

    “还叫。”叶矜轻声说着夏安,不过,夏安越是这样喊她,没来由的,她就越想“欺负”眼前的人。

    夏安只是一脸俏皮的笑。

    叶矜克制着自己,没再继续吻下去,毕竟还在外头,看夏安有点洋洋得意的模样,叶矜心想,回家再好好收拾。

    帮夏安系好安带后,叶矜摸了摸她头发,“陪我去个地方。”

    日暮西沉。

    叶矜带夏安去了墓园。

    不管什么季节,何种天气,墓园给人的感觉总是肃杀而压抑。但这次,却是叶矜最释然的一次。

    这是夏安第一次看到叶矜母亲的照片,黑白照片里的人眉目温润,年轻漂亮,虽然面带微笑却也透出几分忧郁。叶矜眉眼很像她母亲,但多了傲气。

    叶矜沉默站在墓前,想说的话都在心里,想告诉她母亲,她遇上了合适的人,结婚了,对方是一个温柔又可爱的女孩。

    夏安静静陪在叶矜身边站了许久,扬头看,灼热金黄的余晖映在她脸上,她神情依旧清冷,好似一切都漠不关心一样。

    但现在,夏安懂叶矜的脆弱,也懂得自己的陪伴,对她来说有多重要。

    夏安怕叶矜又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往事,于是悄悄牵紧了她的手。十指扣握在一起,让人安心。

    掌心的暖热让叶矜思绪回到当下,一阵风拂来,一片夏叶落在她发间,夏安抬手去拈,夕阳下,笑得很暖。

    叶矜总是爱看夏安笑,有时候连她这样不爱笑的一个人,时不时也会跟着一起。夏安就是折射到她心底的光,慢慢驱散着弥漫已久的阴霾,再填满心房。

    “我们走吧。”叶矜释怀笑了笑,不再拘泥于往事,有的事应该看淡,而有的事应该看重好好珍惜,好比当下。

    离开墓园后,叶矜又带夏安去见了蓟霜。也是从这时起,夏安才知道叶矜一开始决心接受心理治疗,竟是因为自己。

    一直以来,她都把自己在叶矜心里的位置看得太轻了,原来当初自以为的错觉,都不是错觉。

    她和叶矜之间折腾了许多,有误解有纠结,有酸楚有委屈,可经历过这一切后,夏安并不觉有什么遗憾,因为彼此间会更了解,也更坚定。

    周末,叶矜和夏安带着小家伙,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