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Chapter 65(第1/2页)
    ()    夜里, 叶晚一直闹腾, 她缠着叶矜问夏安的事, 迟迟不肯睡觉, 眼眶渐渐泛红, 豆大的泪珠滚了出来。

    小孩子的眼泪总是特别浅。

    叶晚虽然年纪小, 但平日里总谨记着要乖巧懂事,不能让妈妈担心, 所以她极少像现在这样, 在叶矜面前哭闹着。

    “妈妈……我想小妈咪……我想见她。”叶晚噙着泪,朝叶矜哽咽, 断断续续说道, “她是不是……不喜欢晚晚了……不要晚晚了……”

    “不是。”叶矜拿纸巾给叶晚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看小家伙止不住地啜泣着,哪能不心疼,“乖, 别哭了。”

    “那她为什么不回家?”

    “她工作忙, 才没时间。”

    “妈妈你骗我,以前小妈咪再忙, 也会回家哄晚晚睡觉的。”叶晚认真反驳着叶矜,说着眼眶又有些湿润,“你是不是又惹小妈咪生气了?”

    想着夏安, 叶矜亦心情沉重,她揉了揉叶晚的脑袋,轻声说, “宝宝听话。”

    “妈妈,你多哄哄小妈咪好不好?只要你哄小妈咪,她就会很开心,就会回家了。”叶晚还是缠着叶矜不依不饶。

    叶矜又能说什么,她也没想到叶晚会对夏安这样念念不忘,总是挂在嘴边,叶矜看着小家伙脸上的泪迹,心疼将她抱着,哄她她睡觉。

    叶晚也慢慢变得安静,大概是察觉到了两个妈妈之间的不对劲,就算是闹别扭,也不像之前那样。

    静谧了一阵,叶矜盯着眼前的小肉脸,柔声道,“妈妈关灯了。”

    关灯前,叶晚拉住叶矜的手,一丝不苟问着,“妈妈,你告诉我……”

    “嗯?”

    “小妈咪以后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叶晚撇嘴问,像是在商量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她想起已经一个月,两个妈妈没有一起送自己去幼儿园了,现在,她好像又回到了一个妈妈的生活。

    叶晚认真的口吻,让叶矜怅然,她望着枕畔另一侧,曾经多少次夏安躺在她身畔,发丝微乱,素净一张脸甜甜朝她笑,熄灯后,又悄悄试探往她怀里钻……

    从未正式确定过关系,但叶矜初尝两个人在一起时的甜蜜,都是夏安给的。

    “我们离婚吧……既然都觉得累,为什么要勉强呢?”

    叶矜闭了闭眼,努力不再去想。

    “妈妈?”叶晚又巴巴叫了叶矜一声。

    叶矜回过神,垂眸对叶晚低语道,“小妈咪不会不要你的。”

    叶晚紧抿着嘴盯了叶矜好一阵,她伸出小手,用指尖在叶矜皱起的眉头上轻抚了抚,然后安慰说道,“妈妈不要不开心,晚晚不哭了,晚晚会懂事的。”

    只是这一个动作,又让叶矜想起了夏安,她控制不住地想着,当初夏安给了她多少温暖感动,如今又是怎样的决然冷淡。

    思绪并没有随叶矜闭上眼而被切断,寂静深夜里,床畔另一侧的空空如也,让某种眷恋难舍疯狂如潮水般涌上她心头,反复袭卷。

    也许,再过段时间就淡了吧……

    四月,忙碌一如既往。

    夏安越来越适应医院的节奏,同时,也觉得一步步朝自己目标越来越近。她虽然还在夜色兼职,但就如她对叶矜所说,她有分寸,也会照顾好自己。

    拼了命透支身体去挣钱的事,夏安不会做了,毕竟她父亲熬过了手术,身体日渐恢复,也算迈过了最难的一道坎。

    无论如何,夏安还是感谢自己能够遇上叶矜,站在现实的角度来看,如果不是叶矜帮她熬过那段时光,她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有多糟糕。

    午间休息,夏安在办公室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写着病例,敷衍又是一顿。

    搬出叶家以后,夏安消瘦了一圈,但她并未察觉。

    整理好病例后,夏安疲累揉了揉脖颈,舒了口气,她朝窗外望去,一片春_色正好。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闻久了,让人心生厌倦,夏安出了住院部大楼,利用不多的休息时间,晒着太阳,漫无目的地溜达着。

    正午的日光晒在绿叶上,隐约闪烁着光芒,夏安呼吸着相对新鲜的空气,心念着,才四月份,就有夏天的气息了。

    四月,说起来过些天,是她和叶矜约好去办离婚手续的日子。

    兜里的手机响了,夏安停下脚步,低头一看:夏同学,中午按时吃饭了吗?我还没吃,一起吗?

    是祈沐仪发来的。

    夏安向上滑了滑聊天记录,虽然她早就没待在心外,但祈沐仪对她的关心一点儿没变少,起先她常爱找祈沐仪请教问题,但到后来,她不自觉就在疏远,总觉得再和祈沐仪近距离接触,让她尴尬不自在。

    老师,我吃过了。夏安想了想,还是在屏幕上敲下这一行字,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