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Chapter 62(第1/3页)
    ()    夏安原以为叶矜会答应, 短暂沉默过后, 却等来了对方一句“我不同意”。

    老太太住院以后, 叶矜就每天陪在医院, 身心俱疲, 整个人都消受不少, 这些夏安都默默看在眼里。

    心疼,夏安自然会心疼。

    在节骨眼上提出离婚, 的确不太合时宜, 可毕竟她和叶矜只是假结婚啊,如今老太太又得知了这一切, 她要以何种身份留在叶家?况且刚刚对叶矜说的那番话, 早在情人节那天,她便想说清楚了。

    夏安正是这样,她做任何选择都是深思熟虑过的结果,而一旦做出了选择, 便不会轻易动摇。

    纵然叶矜现在在她心上, 迟早也会淡忘的吧,夏安时常开导自己, 做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能太患得患失,感情也不外乎如此。

    夏安今晚面对叶矜时, 有着前所未有的冷静和理智。她在等叶矜的解释,目前的情形,她们没必要再继续合约关系。至于叶晚, 更不是理由,因为在她们决定假结婚两年时,就已经酿成了伤害。

    “这时候不能离婚,姥姥需要我们。”叶矜缓缓吸了口气,“她的病情你也了解,原本就不太乐观,医生说让我们随时做好心理准备……”

    夏安低埋着头,老太太的情况她怎么会不明白?当初叶矜约定结婚期限是两年,夏安虽然没有问原因,但她们都心知肚明,老太太的身体状况,即便是最乐观的情况,也只剩下这么点时间了。

    “你就当帮我一个忙,让姥姥再开心一段时间。”叶矜阴沉沉说着。

    “可姥姥已经知道我们是假结婚了。”夏安语气里有掩不住的懊悔,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晚的冲动,老太太现在也不会躺在病床上昏迷好几天,还随时有着病危风险。

    “那就真的在一起。”叶矜脱口道。

    盯着夏安说出这句话时,叶矜觉得,就像是说出了自己内心最真实最渴望的想法。

    夏安抬眸望着叶矜,倔强的眉头微微蹙着,一瞬间听到叶矜这样说,她面上不管多么坚定淡然,但心跳还是不受控制,明显加快了,仿佛某个东西窜进了自己心房,横冲直撞着,久久没有消停。

    不过,此情此景,夏安能理会到叶矜的意思是指继续哄骗老太太。做个假设,即使叶矜真的提出从假结婚变成真结婚的要求,夏安也不会同意,她再喜欢一个人,对爱情也有自己的原则。

    叶矜继续道,“告诉姥姥,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演一场戏中戏,假装她们假戏真做了,这大概是唯一的补救的办法。

    “好。”沉思许久,夏安还是点头答应了,但她转而也认真和叶矜解释,“以后,我会严格遵守合约,希望叶总也可以做到。”

    叶矜料到了夏安会这样说,可心头还是说不出的滋味。

    “还有,我想搬回学校住。现在姥姥也住在医院,我们只要在医院……演演戏就好,不需要回家。”

    叶矜感觉出来了,夏安是坚定要和自己划清界限,她今晚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不是在赌气,也不是在试探,只是在告诉自己她的选择。

    两个人在一起如果都觉得累,还有坚持的必要吗?夏安怀着这种想法,其实这也是叶矜的想法。但她们不是怕自己累,而是怕对方累,最怕对方厌倦,不再喜欢。

    可这样的念头不说出口,另一个人又怎会明白呢?

    许久以后,当叶矜敞开心扉、卸下心防去抱着夏安时,感觉再也离不开了。她才深深后悔,为什么不早些坦白?为什么要让爱着的人因为自己受尽委屈?

    只是这样的后悔又显得无奈,只能说,了解一个人和认定一个人,总归需要时间。对叶矜而言,更是如此。

    “嗯。”叶矜迟疑过后,她答应了夏安的要求。

    几个月的暧昧不清后,两人的关系好像又回到了原始的起点。

    夏安低头,努力释然笑了笑,她和叶矜之间,这也算是有结果了吧。她们就像一开始走在两条平行线上,好不容易越靠越近,觉得快相遇了,可再往前走,就是擦肩而过、渐行渐远。

    这就叫有缘无分吗?

    叶矜见夏安手里拿着汤匙,却一口都不曾吃,她低声提醒,“吃吧,要冷了。”

    “噢。”夏安低头慢慢吃起馄饨,食不知味,恍然间又有些心不在焉,她记起当初,自己是怎样喂给叶矜吃的。

    叶矜悄然看着夏安吃馄饨时,心里想的,与夏安是同一件事。“你忙你的,我喂给你吃……今晚要哄你开心。”

    一幕幕,连夏安说话时的语气,叶矜都记得一清二楚,她目光瞥了夏安一阵,又偏过了头看向别处,不再去想。

    两个都善于伪装的人,看似平静,面对面坐着,谁也没窥探到对方心底的酸楚。

    夏安还是去见了老太太。